我参加的两次中学谢师宴
作者:吴绪略
字体:【  
浏览次数: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总勾起我分外怀念中学时代的老师。我中学六年是在当时的淮阴县王营中学(现淮州中学)求学的,我熟悉的任课老师不下三十位,五十多年过去,如今健在的老师已难觅一二。“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对老师时时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永远不忘老师的教诲。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始,我们高中64级同学,已举办师生聚会和祝寿活动不下五次。我回淮参加的有2006年和2009年两次,印象深刻,特回顾记录于此。

 

一、2006年的师生聚会

 

2006年4月在淮师生聚会,四位老师位居正中

 

这年4月6日,我回淮陪同从杭州疗养回来的四叔看望家乡。我到淮的第一站,就是高中同学苏守儒家。我知道她是个很重同学情谊的同学,她是从市政府机关退休下来的,之前就组织过多次师生聚会,被同学们尊称为“组织部长”。她和她爱人老唐留我吃晚饭时,她就说,你难得回来一次,我们得找些同学一起聚聚。让我点名。我点了几位同学,又说:“守儒你最好能再邀请几位老师和我们一起聚聚,有的老师忘不了啊。”守儒同学爽快地答应了。

4月19日,苏同学请来了曾繁茂、葛超和陈锦荣夫妇4位老师;又邀来了朱士栋、曹占岐、徐贻春、孙寿玉、孙家轩、庄业殿等8位同学。我们师生就在健康路聚龙大酒店聚首了。曾、陈两位老师,三年前在中学校庆时我们见过面;校医葛超和陈老师的爱人牛老师,我们还是第一次相见。

守儒提议先合个影,于是出门在酒店北侧的竹林旁照相。回到餐厅里就坐后,苏“部长”有个简短的致辞,表示热烈欢迎老师与同学相聚。

席间,我对葛超老先生说起了一段往事。我问:“葛老,还记得您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吗?”他说:“记得,那时学生党员很少,高三全年级才吸收两个”。我说:“我的入党介绍人还有一位,是校团委书记朱家玲。”葛老说:“朱书记后来调到淮阴会计学校去了。”我接着说:“1964年我到西安上学后,第三年就遇到了‘文革’运动。混乱中学院组织部一时找不到我的入党档案了,怀疑我的党员身份,竟追查下来。我毫不犹豫地告诉党支部,你们找不到是你们的责任。要我找证明人,我只能找我中学时的入党介绍人。于是我就给您写了信,你很快就给我回了信。这件事葛老你还记得吗?”葛老毕竟年岁大了,说记不清了。我说,当我把葛老您的证明信交上去不久,系里又说找到了。真是虚惊一场。

席间,我还对陈锦荣老师说起了我对她的记忆。我说:“陈老师您大概是1957年调来王营中学的。”她说:“对,1957年底。”我说:“陈老师,你知道学生对你是什么印象吗?你标志式地穿着翻领上衣,头上别着一个大发卡儿。你腊月寒天在露天洋井打水洗衣服,过来过去带着个小女孩,怎么就见不到孩子的爸爸呢?后来我们才知道——”陈老师接了话:“噢,他‘反右’运动中栽了跟头。”她指着做在旁边的牛老师:“你看就是这位呀!”于是我对牛老师说:“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只知道那时你在清江中学。你被打成右派抓过劳改受了苦,但是受到株连的陈老师也受了不少苦,这些你都知道吗?”牛老师说:“怎么不知道,那是后来知道的。但那些磨难早过去了,我早恢复了工作,并已光荣退休。”

聚会前,我们同学也大多是毕业后第一次晤面,忆往昔,谈笑风生。师生聚会不知不觉间已快到两点了,到了告别的时间,真是聚散两依依。

想不到此次与老师相聚没几年,陈老师就因胃癌在南京匆匆走了。

 

二、2009年的师生聚会

 

2009年3月在淮师生聚会,前排为老师葛超、曾繁茂、丁承宏

 

2009年我来淮照顾病中的母亲,在王营驻留了大半年。期间忙里偷闲,联谊了我的中学同学,促成了初中毕业50周年的同学聚会;并在之前邀请了葛超、曾繁茂、丁承宏三位老师,有了个师生小聚会。前来的同学有:59级初中的周学和、范玉宝、石殿云,61级高中的王耀祥,62级高中的谢寿莲、张耀香、丁承宪、尹勃,还有64级高中的苏守儒。

3月22日,我们师生13人在王营镇鑫源大酒店欢聚一堂。邀请来的老师葛超、曾繁茂,是2006年参加过那次健康路师生聚会的,两位都已是耄耋老人了。而首次邀请来的丁承宏老师,也已年近八旬。

曾繁茂是我们的初中几何老师,他和代数老师戴治平,都是学生心目中崇敬的数学老师。曾老师讲课非常干练,他手握那个黄色木制大三角板,在黑板上画的几何图形中规中矩;有时徒手画出来的几何图形也横是横、竖是竖。戴治平老师长得帅,同样也是教学上有两把刷子的年轻才俊。

但是在1957年“反右”运动中他们跌了跤。据说是说了错话,虽未打成右派,却被内定为“极右”,控制使用。那时我们年龄小,都是刚上初中的学生,对那场运动并不怎么知情。只是课堂上有时能看得出老师情绪低落,但老师从不对学生吐露半语。几十年过去,现在再见到曾老师,我们学生不会再提他的那段过往。事实上,看曾老师的风貌,是早已告别了过去的伤痛。

而丁承宏老师,其历史创伤则更剧。他是1961年调来王营中学的体育老师。开始我并不知道他曾被打成过“右派”,是转学到我们班的他弟弟丁承宪同学,在与我熟悉后给我流露的。说他哥哥是当时淮阴中学毕业保送到江苏体育学院上学的,在中学里就是学生会主席的,在大学里同样出类拔萃,却在突如其来的“反右”运动中跌了跟头,当了“右派”。

但学生并不看重老师过去的“背景”,我只看重老师在教学中的敬业精神。我只知道丁老师在体育课上,凡要求学生要做的动作,他一定高标准的示范;在学生练习动作的时候,他认真指导并保护每一个学生的安全;课后对体育器材仔细清点和妥善收集保管。尤其是对全校师生的早操,丁老师非常认真负责。那时没有扩音喇叭,领操叫操都是体育老师负责。满大操场上的师生做操,要靠统一叫拍,丁老师先是吹着口哨开始,就一节一节地口叫节拍。他声音洪亮,节奏准确,动作规范,他那矫健的身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就这样的一位体育老师,来校第二年却被下放到农村“修地球”去了,一去多年。直到2006年我们中学同学在丁集聚会时,我才向丁承宪同学打听到他哥哥后来的情况。他说,丁老师自1962年下放到丁集老家务农后,就一直当了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什么苦活累活他都干过,什么修渠扒河他都去过。直到1978年国家落实政策,他才回到中学里来。

聚会上,丁老师的话不多。但他现场“为平生首次与诸学子聚会”而吟作一首《诉衷情》,字字诉心声。丁老师在磨难中还自学中医,针灸、推拿、按摩,样样精到。退休后放下师道尊严,开了个中医小诊所,为黎民解除病痛再献余热。

这次师生聚会后,前年,葛超老先生也谢世了,终年96岁。曾繁茂老师则脑梗塞坐了轮椅,现在已几无出门。

 

三、缺席的另两次中学师生聚会

 

1989年,高中同学为老师祝寿。前二排中为丁梅主任、曾繁茂老师

 

 

 

早在1986年和1989年,我们高中同学就在苏守儒的组织下,举行了首次师生春节聚会,并为中学教导主任丁梅和数学老师曾繁茂举行了的祝寿活动。那时我正从大西北军旅转业山东,没有前来参加。

2012年12月,苏守儒同学又相约八同学,赴南京为史梅华老师祝寿。那次我又因在京冗事羁绊,未能到场祝贺,而是发了个贺信。

2012年12月,高中同学赴南京为老师祝寿,前中为史梅华老师夫妇                  

右为贺信

 

正像苏守儒同学在贺辞中所讲:在所有的称呼中,有两个最闪光、最动听的称呼:一个是妈妈,一个是老师。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老师一生是春蚕,是蜡炬,勤勤恳恳、无怨无悔地在三尺讲台上辛勤耕耘着,培育出万千桃李。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要永远敬重老师,感恩老师。

                                                 2018年9月

                             

作者系济南市科技局退休干部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