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港澳台的情结
作者:王荣、王抒滟
字体:【  
浏览次数:

 《毛泽东、周恩来与台湾问题》封面.jpg


周恩来为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为和平统一台湾、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做了很多“播种”“开路”的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为香港、澳门顺利回归祖国、成功实施和推进“一国两制”,为今天海峡两岸关系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为民族统一大业作出了独特的历史性贡献

 

“东江水”“三趟快车”,心系香港稳定和发展

 

周恩来与香港有渊源:1924年,中共中央派周恩来第一次参与国共合作时期,周恩来曾经过香港,之后投身革命;而在南昌起义后,他也曾南下香港秘密治疗。

上世纪60年代,周总理对香港居民的生活和民生问题十分重视。在他关心下,供港鲜活冷冻商品快运货物列车(“三趟快车”)等惠港措施得以施行,1964年石马河工程全线开工,完成对港供水计划,“输入东江水”改变了香港长期缺少饮用水的局面。

除了物质上的关心外,周恩来还十分重视两地的文化交流,丰富了香港地区的文化生活。他多次派各种文化和文艺团体到港澳演出,多次会见赴港澳演出团,亲自审查剧目。他指出:“通过演出应该使香港观众看到京剧的新气象,使他们对党的推陈出新的方针有所了解,改变他们对京剧的旧的观念。”

1957年,周恩来曾召集工商界人士在上海开会,对香港很多人,包括盛华仁、荣毅仁家族都非常关心。周总理即使在因病住院的时候,在1975年曾三次接见过香港来的人士,一直关心香港的事。

1956年7月

1956年7月,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中南海接见香港大学师生.jpg

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中南海接见香港大学师生

 

确立“长期打算,充分利用”方针;向澳门商绅何贤敬酒

 

1955年10月8日,香港总督葛量洪到北京访问。当时,葡萄牙正在准备庆祝澳门“开埠”400周年。周恩来在会见葛量洪时对他说:“葡萄牙准备大规模的庆祝,为时一月,这不仅会刺激在澳门的中国人的感情,也会刺激在香港的中国人的感情。因此,中国会有所答复。”

葛量洪问:“如果葡萄牙把庆祝由一个月改为一天,而且是静悄悄地庆祝,则如何?”

周恩来回签说:“……我们既然主张和平共处,就要用和平的方法解决问题。因此,我们迄今并没有提出澳门问题,但是,这并不是说,我们已经忘记这个问题。……整个典礼要取消!不然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葡萄牙当局执迷不悟,周总理指示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公开社评,严厉抨击葡萄牙当局的做法。

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给殖民者以极大的震慑,澳葡当局被迫以“经费不足”为理由,宣布取消筹备中的纪念活动。

1958年底,周恩来在武汉出席中共八届六中全会期间,用专机将港澳工委秘书长祁峰接到武汉,在那里进一步明确了“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对港澳工作的方针。

何贤(1908-1983),广东番禺人,何厚铧之父。1938年赴香港经商。1941年赴澳门经商。1947年后任澳门中华总商会副主席、副理事长、理事长、会长。1950年后,任澳门政府政务委员会、立法委员会华人代表,澳门东亚大学校董会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全国工商联常委。从上世纪40年代起直至1983年去世,何贤一直起着纽带的作用,联结着澳门社会的方方面面,为澳门的稳定繁荣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1955年底至1956年初,何贤应邀回内地观光。在北京,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都接见了他。1956年,何贤作为特邀委员参加全国政协第二届二次会议,宴请时被安排和毛主席、钱学森同桌。周恩来向何贤等港澳人士敬酒,并留下了珍贵的合影。

1956年1月

周总理在1956年1月全国政协第二届二次会议期间与特邀代表、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何贤先生(左)和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高卓雄先生(右)在一起。.jpg

周总理在1956年1月全国政协第二届二次会议期间与特邀代表、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何贤先生(左)和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高卓雄先生(右)在一起。

1956年7月

1956年7月27日,周恩来总理(右一)在中南海怀仁堂,与中华医学会第十八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及港澳来宾座谈。香港的侯宝璋教授(右二)和李崧医生(右三)被安排坐在周总理身旁.jpg

1956年7月27日,周恩来总理(右一)在中南海怀仁堂,与中华医学会第十八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及港澳来宾座谈。香港的侯宝璋教授(右二)和李崧医生(右三)被安排坐在周总理身旁

 

 

永远放不下的台湾情结

 

1955年4月,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上代表中国政府第一次向全世界公开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台湾有两种可能的方式,即战争的方式和和平的方式。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此后,周恩来代表党和政府先后提出并逐步完善了一系列的对台和平政策,为实现两岸和平统一进行了不懈的努力与探索。

1975年9月4日,周恩来看到3日出版的《参考消息》上转载有香港《七十年代》编辑部的一篇专稿《访蒋经国旧部蔡省三》。周恩来看了很感兴趣,特意用铅笔把报纸批给罗青长和钱嘉栋,要求他们了解蔡省三的谈话内容,并进行分析,最好再找王昆仑、屈武等人弄清真相。当时周恩来已经进入到自己生命的最后阶段,写字时他的手抖得很厉害,可他却在签上自己名字后,颤抖着手连写了“托、托、托、托”四个“托”字,可见他对这篇专访文章的重视,也充分体现出他对台湾问题的关切。

周恩来生前嘱咐邓颖超:他的骨灰要放在人民大会堂的台湾厅,让他的最后一夜在“台湾”度过!表达他最后还要和“台湾”在一起,以了其生前冀望祖国统一的夙愿。

周恩来的骨灰是根据他生前愿望撒向祖国的山山水水的。一共分四次撒在了四个地方,最后一次是撒到山东滨州的黄河入海口的,其中表达了两层意思:一是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周恩来的骨灰撒进母亲河后就表示他最终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好让他报答(祖国)母亲的养育之恩。二是周恩来生前十分关心台湾朋友、台湾同胞。他希望自己的骨灰撒进大海后,通过海潮的作用,能将他的骨灰带到台湾,让他和台湾同胞在一起。

1954年8月

1954年8月20日,周恩来在全国政协常委扩大会上作关于外交政策和台湾问题的报告.jpg

1954年8月20日,周恩来在全国政协常委扩大会上作关于外交政策和台湾问题的报告       

 

作者系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中华职业教育社社员。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