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河儿女的丰碑
——纪念淮河大队归建新四军75周年
来源:淮安日报作者:淮安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字体:【  
浏览次数:

“淮河大队”是抗战时期以淮安地区为主要区域发展起来的一支抗日武装。今年是其归建新四军75周年。

淮安在抗战初期,有一显著特点,就是民众自发抗日,党员主动找党。而淮河大队则是民众自发抗日,党员主动找党,并在党的领导之下,由淮阴、涟水、淮安等县的民间抗日武装组合发展起来的一支劲旅,它于1941年2月大部归建为新四军独立旅第3团,并随这支部队立下了不朽功绩,这既是淮安党史军史上的一件大事,又是淮河儿女的一座丰碑。

民众自发抗日,淮安党组织重建

第二次国共合作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被捕入狱的吴觉、夏如爱、谢冰岩、李干成、赵心权等革命志士,陆续从国民党监狱“反省院”释放出来;当初出走避难的陈亚昌、陈书同、万金培、谢楠、沈肇华等,这时也都从外地回到了家乡。他们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的号召下,以不当亡国奴的共同愿望和坚强决心,积极联络各阶层的爱国人士和青年学生,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在苏北人民抗日运动迫切需要进一步加以组织领导的时候,外出寻找共产党组织的宋振鼎从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带着要他回到苏北家乡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救亡团体的指示,返回老家,随即与吴觉、谢冰岩、夏如爱等地方杰出青年一起,广泛宣传中国共产党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在涟水县李干成陈书同程亚昌、淮安县赵心权及泗阳县谢楠等人的响应与策应下,成立了苏北抗日同盟会及其他抗日救亡团体,组织民众开展了以抗日救亡为主要内容的许多活动,取得了较大的影响。其中,苏北抗日同盟会不仅在淮盐地区各县建立了组织,甚至扩展到高邮、三泰等地。随着苏北抗日同盟会的发展壮大,时任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的韩德勤想要拉拢抗盟为己所用,遭到了吴觉等抗盟骨干们的拒绝后,他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打击抗盟,抗盟不得不疏散抗日力量,而停止活动。但抗盟骨干分子的活动一刻未停,他们一面秘密收集枪支弹药,一面继续寻找共产党组织,希望淮安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能够得到党的直接领导。其中有陈书同带着周文科、周文广等人去郯城找党,有孙海光找党及介绍进步青年卢宝香、张惠李、张克明、张树人、孙庭武等到山东分局找党,东北军57军112师师部移驻到淮阴的中共地下党员李欣,又带孙海光、李干成再赴山东找党,并于1939年1月将李干成、孙海光及苏北的抗日救亡情况向中共山东分局作了汇报介绍。李干成等人回到涟水,迅即派朱慕萍与陆亚东去中共苏皖特委所在地邳县铁佛寺,坐等特委派人来淮开展重建党的工作。2月,根据苏鲁豫皖边区省委的指示,苏皖特委决定由张芳久、高兴泰、戴曦三同志组成中共淮属临时工作委员会,4月,建立中共淮属中心县委(工作范围包括当时的淮阴、淮安、涟水和泗阳4县),开始了淮安地区党组织的恢复与重建工作。

组织民众武装,打响抗日第一枪

淮安地区的沦陷主要来自南北两路日寇的入侵。南面是日军华中派遣军,1938年1月2日,日军第13师团一部由安徽来安经王店、西高庙向盱眙县城入侵,盱城随之沦陷。入侵高宝湖西地区(今金湖县)的为来自高邮、宝应方向的日军;北面为日军华北方面军,参加苏北作战的有日军第21师团、第5师团、第114师团、第7飞行团、海军第4舰队航空部队等,1939年2月下旬,各路日军集结完毕,第21师团由泗阳、沭阳沿淮沭公路进击淮安;第5师团由北潮河经灌南沿盐河进击淮安;第21师团一部由宿迁、泗阳沿运河进击淮阴。3月初,淮阴、淮安、涟水等县城相继沦陷。

富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淮安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日的号召和影响下,高呼“不做亡国奴”口号,奋起抗击日寇。

在中共淮属中心县委书记张芳久的领导下,吴觉、宋振鼎、夏如爱等在淮阴渔沟一带农村首先将贮存的枪支弹药拿出来,武装了自愿参加游击队的农民,同时争取了国民党渔沟一个常备中队,还把国民党的四五十个散兵游勇组成了一个中队。另外,洪泽湖畔在徐州第五战区总动员委员会时留存下来的五六十个渔民也来投奔。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汇集了四股抗日民众武装,人数达200多人,组成淮阴抗日义勇队,并在沭阳张圩设立总指挥部,吴觉任总指挥,张芳久任参谋长,谢冰岩任秘书长,宋振鼎任政治部主任。从此,淮阴县人民有了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一支抗日武装。

在中共淮属工委的领导下,涟水县民众抗日武装发展亦很迅速。在涟西地区,1939年3月7日,林士钧、朱启勋、张景文、王雨洛、王晓楼等搞到了国民党第57军北撤时留下的武器,在朱南荡成立“涟水民众抗日救国独立营”,推选林士钧为营长。几天内,队伍发展到六七十人。与此同时,李干成、陈亚昌等在红窑乡龙兴寺组织了抗日义勇队,有30余人枪,李干成任队长。3月12日,两支武装在龙兴寺会合,合编为涟水民众抗日义勇队,推选李干成为队长、林士钧为参谋、陈亚昌为副官。在涟东地区,1939年3月下旬,由万金培、陈书同、薛华甫在南集、大东一带串联发动,以国民党常备队为基础,联合部分武装,成立涟水常备队独立中队,薛华甫为中队长。

在淮安,以高心泰、赵心权为首成立了民众抗日自卫队。

这些武装建立后,斗争活动相当活跃,为了扩大影响,鼓舞民众的抗日信心,他们除了积极扩大队伍和打击汉奸、土匪的破坏活动,还分别在本区域内打响了抗日第一枪(如淮阴义勇队五条路战斗、涟水义勇队的鲁渡战斗、淮安县民众抗日自卫队的青龙庵战斗等)。

抗战初期,苏北虽是敌后却是国民党统治地区,淮属中心县委处于地下活动。此时,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也想借抗日之机扩充实力,企图收编民众抗日武装。如国民党淮阴县政府县长陆选之就曾以同学名义找吴觉商谈收编义勇队的事。在此情况下,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在得到淮属中心县委的汇报后,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党和军队坚持独立自主的敌后游击战争的精神,认为需要尽快打出八路军的旗帜,否则,民众抗日武装就有可能被国民党顽固派的势力收编,那么,艰苦工作努力建起的抗日武装就将拱手让人。为此,“决定授予他们八路军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八团的番号,并任命要江苏淮涟一带颇有影响并任淮阴动员委员会主任的朱德轩为团长,张芳久为政治委员。还决定由八路军陇海南进游击支队抽调杨汉章同志带着委任令随宋振鼎(淮属中心县委的代表)去淮阴地区组建队伍。”(钟辉《回忆陇海南进支队》)

然而,因地方党的组织初成立,抗日骨干又多无军事方面的经验,对于抗日工作如何开展,打什么旗帜抗日各地甚至一县的骨干之间存在着很大争议。部分人认为打八路军的旗号条件不成熟,力量弱小,易于被日伪顽各个击破,不如打着国民党的旗号,借机发展,等八路军主力过来再将队伍拉出来,参加共产党。而队伍中的青年学生,由于受党影响大,对于国民党的腐败深恶痛绝,坚决不同意用国民党的旗号,一致要求打“八路军”旗号。正因为内部有争议,意见不一致,队伍的组建延迟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张芳久、戴曦、高兴泰等以中心县委的名义一边在队伍中做青年学生的工作,要求“不当国民党兵”,一边做涟水淮安两县抗日骨干的工作。1939年6月在涟水五里庄召开的会议上,各方终于取得了一致意见。6月21日,淮阴、涟水两县的抗日义勇队和淮安民众抗日自卫队在涟水二区成集会合,成立“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八团”,正式打出八路军的旗号。上级根据新的形势派万众一同志担任政委,吴觉任团长,陈书同任副团长(朱德轩当时德高望重,但因国民党的压力已离开家乡去了上海),张芳久任参谋长(7月下旬,在淮阴县渔沟遇害),李干成任政治部主任,高兴泰任副主任,谢冰岩任秘书长。全团设4个营。

7月,苏皖边区党委决定成立三地委,并任命万众一为地委书记,张芳久和杨汉章为地委委员。三地委的工作范围除原淮属四县外,还包括了盐城和阜宁等县。

应对变化形势,定名淮河大队

第八团成立后,经过一个多月的整训,于8月间西进淮阴渔沟、五里庄一带活动,宣传党的政策,发动群众进行抗日,同时,清剿匪伪,为民除害。第八团的活动使敌顽大为震慑,于是他们妄图采取极其卑劣的手段搞垮这支武装。

由于当时的三地委和八团远离主力,实际上,八团是三地委直接领导的部队。在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时任地委书记的万众一代表中共苏皖第三地委指示:部队必须迅速扩大,建成一支可以对付国民党一个县的武装力量,以便随时驰骋、跳动、穿插,旋转于苏北各县。当时涟东的薛华甫部是支首选争取的队伍。薛华甫部挂的是国民党的招牌。这支队伍中的许多人是拥护和支持共产党,主张抗日救国保家乡的,但因受国民党的掣肘,有些犹豫不决,举棋不定,对国民党仍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万众一了解到这种情况后随即指派夏如爱到涟水,通过与他们有密切来往又享有一定威望的万金培去做国民党涟水县第七区区长、涟水常备队独立中队中队长薛华甫的工作。万、夏同薛三人一起冷静地分析形势,权衡利弊,统一了思想。后来,薛华甫的这支队伍和扩充来的新兵及其他小部队合编为南进支队第九团,由薛华甫任团长,万金培任副团长。九团与八团于12月汇合时,部队已发展到五六百人。

中共三地委书记万众一是在7月间离开苏皖特委到达淮海地区的,当时陇海南进支队第一、二梯队已成立。此时,在形势紧张、日伪封锁、没法与上级领导机关取得及时联系的情况下,他毅然决定将新合编的部队番号,命名为八路军苏皖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三梯队(时任陇海南进游击支队司令钟辉在回忆文章中说其是“自称为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三梯队”)。吴觉任梯队长,三地委书记万众一任政治委员;八团由陈书同、陈克天分任正副团长,九团由薛华甫、万金培分任正副团长。第三梯队成立后,淮海区形势大为改观。

第三梯队钱集被围(1940年3月23日),激战后虽突出重围,但元气大伤,仍面临着国军33师赶来配合王光夏部的“清剿”,形势十分严峻。而在研究部队的去向时,意见不一。一是北撤,靠近主力陇海南进支队,一是原地勉强支撑,有人甚至提出追究钱集被围的责任,难以决断。最后派刚刚病愈的杨汉章到苏皖区党委汇报,请求指示。苏皖区党委书记金明在泗县半城听了汇报后,没有表态,而是让杨汉章去青阳镇见刘少奇同志。刘少奇听了杨汉章的汇报,得知淮涟地区有一支打着八路军旗号的民众武装时,十分高兴,这为他开辟苏北的构想增添了重要力量。刘少奇明确指示,再坚持三个月即有八路军一支主力到此。1940年5月,二地委书记杨纯兼任三地委书记,不久,二三地委合并,称为“二三地委”,杨纯为书记。她提出保存力量,迎接主力。为迷惑敌人,坚持地方斗争,提议部队对外番号改为“淮河大队”,吴觉任大队长兼第八团团长,薛华甫任副大队长兼九团团长,万众一任淮河大队政委,林士钧任参谋长,高兴泰任政治部主任。另,据《阜宁县人民革命斗争史》记载和吴觉在《主力到来之前》的回忆,阜宁的地方抗日武装改编为淮河大队第十团,由汤如山任团长。从此苏皖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第三梯队即以淮河大队这个新名称响彻淮海。

策应主力南下,接替主力保卫淮海区

淮河大队旗帜打开后,增强了人民群众抗日斗争的信心,也得到了淮海地区人民的大力支持。1940年春节前夕,涟水城里300多名日伪军,开着军车,耀武扬威地进入淮河大队活动区涟西,一路杀人放火,抢劫财物。淮河大队立即派出第八团朱慕萍营,划出若干战斗小组,利用村庄等有利条件,进行阻击、尾击、侧击,尤其是洪码头的口袋阵,出敌不意,痛击回归之敌,毙日伪军100余人。

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容不下淮河大队的存在与发展,命令各县和王光夏、李守维的部队监视、围困、限制该部的活动并拟相机消灭。为了对付韩德勤的全面“清剿”,淮河大队改变营团建制,把部队编成若干游击小队,以便隐蔽活动,利用村庄、自然河流、坟堆等有利地形或夜晚与敌盘旋兜转。各小队每天与大队部都有联系。在把部队编成若干小队分散活动时,淮河大队还从八、九两个团中,挑选骁勇机灵善射的60余人,组成一个由二、三地委及大队直接掌握的突击队,专门清除特务恶霸等反动武装,从而使汉奸、特务和反动地主的气焰收敛。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样既坚持了这个地区的斗争,打击了敌人,又保护了地方党组织和广大群众,减少了损失,同时也保存了部队的力量,使部队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由于党领导的坚强和同广大群众的血肉关系,喧嚣一时的所谓联合清剿,只及半月即告结束。淮河大队在残酷的环境和困难的条件下,进行了英勇的战斗,保存了革命力量,保卫了刚刚重建的淮海区党组织,扩大了八路军和共产党的影响,受到了苏皖区党委的表扬。不久,他们根据中原局关于坚持原地斗争、积极准备迎接主力东进的指示,迅即集中和充实部队,恢复团的建制,并在极短的时间内从千余人发展至近4000人。8月,黄克诚奉命率八路军第二纵队第344旅3个团、第二旅2个团共1.2万人南下支援新四军。杨纯派遣地委宣传部长李风,扮成农村妇女,带着一个交通员,到淮阴西豆瓣集一带接到八路军主力一支队大队长胡炳云。李风作向导,带领一支队与淮河大队于8月28日会师淮阴县新渡口。八路军初到淮海区能兵不血刃,是与淮河大队之前的努力奋斗分不开的。而在盐阜区,由于国民党势力的影响,八路军主力到达后,遭到顽军、土匪袭击,还造成一定损失。淮河大队在淮海地区积极开展抗日武装斗争,有力地打击敌伪势力,为八路军主力南下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1940年秋,八路军第五纵队(即后来的新四军第3师)主力挺进盐城,纵队领导机关没有跟随部队,仍留在沭阳县陈圩、钱集,而接替主力承担保卫淮海区使命的就是淮河大队。他们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英勇顽强,敢于担当,打击了来犯之敌。

一天,驻扎在淮阴的日伪军根据奸细情报,得知第五纵队领导机关兵力空虚,便倾巢出动,急奔沭阳,企图袭击纵队司令部与淮海区党政机关。当时驻在六塘河南岸古寨一带的淮河大队第八团,在团长吴觉的率领下,立即投入战斗。他们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先是阻击敌人于五里庄至徐溜沿线,以便领导机关转移,后又在六塘河两岸夜袭骚扰日军,使其不得安宁,还不断伤亡,不得不返回淮阴,从而打破了日军奔袭我领导机关的阴谋。

淮河大队在保卫领导机关的同时,对地方政权也给予了保护。1940年底,各地抗日民主政府由于建立时间不长,社会秩序一时尚乱,地方上的土匪尤为猖獗。据不完全统计,淮海区共有土匪60余股,2700余人。这些土匪与国民党顽固势力互相勾结,抢劫群众财物,杀害我党政干部,破坏新生的民主政权。其中影响较大的就有涟水新渡口顽军刘立卓,他与当地土匪勾结,围捕、杀害我区、乡干部多人,使这一地区16个乡沦入其手。淮河大队得知这一情况后,一部立即赶到涟水,和新四军独立旅骑兵排一起将土匪骨干200余人包围在岔庙孔小荡,经过3天激战,击毙匪徒70余人,活捉11人,给顽匪以沉重打击。

淮河大队贯彻中共中央中原局指示“发展队伍”,发展到4000多人,其中,1941年1月,淮河大队老八团让八路军115师教导第5旅旅长梁兴初“看中”(陈毅语),编入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5旅,番号为教导第5旅第15团,还有数百人补充入115师第8旅、补充入新四军3师师部的80余人及办事处警卫队1个连等。1941年2月间,115师教导第5旅改编为新四军直属独立旅,原教导第5旅第15团则为新四军主力直属独立旅第3团。

另外,在这之前的1940年9月,九团1营改编为涟东县抗日民主政府保安大队;九团2营奉调改编为淮海区专员公署警卫营;九团3营改编为涟水县抗日民主政府保安大队(后改独立团)。

淮河大队4000多人的大部归建主力,这对于经历“皖南事变”之后不久、刚刚完成军部重建的新四军来说,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淮河大队得到了华丽转身,踏上了新的武装革命的新征程,成为一支驰名中外的劲旅。1942年12月,3团随独立旅北调山东,恢复八路军第115师教导第5旅番号。之后,这支队伍也由原来的一个旅发展壮大为赫赫有名的第38军,一路征战,“四战四平”,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千里挺进广西。全国解放后,38军又赴朝参战,参加了抗美援朝的4次战役,由于作战勇猛、战功卓著,38军数次受到通令嘉奖,被彭德怀元帅誉为“万岁军”。(撰稿:陶洪仁)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