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尹增淮
字体:【  
浏览次数:

1.jpg

尹增淮考古战线的拼命三郎

我刚所熟悉尹增淮同志时,只知道他从事文物考古工作三十余年,是一位圈内圈外都很有名的资深考古专家,与他接触时间长了,才懂得他是一个在考古战线持躬负重、勤奋工作,为了事业不顾身体的拼命三郎,他还是一名不畏强暴、敢于直言、捍卫《文物法》的忠诚卫士,在我的心目中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子。

追寻先人足迹,铁心考古探幽

尹增淮同志自1980年参加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在泗洪下草湾、松林庄考古发掘,至今已有30多年的考古生涯。其父尹焕章先生原是南京博物院的老一辈考古学家,为我国考古事业做出卓越的贡献。他继承父辈的遗志,对考古事业情有独钟,他把已故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的一句话:“考古工作者要有奉献精神”,作为自己一生的座佑铭。

尹增淮同志原任淮安市博物馆考古部主任,文博研究员,长期坚持在田野考古第一线,使他患有尾椎骶化与风湿关节炎病症,医生要他少跑路,减轻劳累,控制尾椎内缩。但为了尽快完成工程沿线的考古调查,他经常是忍着腰股的酸痛,长时间地奔走,他前后完成了原淮阴地区各县区及洪泽湖周围的考古调查。在配合大型基本建设中,他从一个工程标段跑到另一个标段。每到一地,他总是详细地向群众访问,了解文物线索,认真观察地层,拣选文物标本,做好文字记录。1997年以来,他主持完成我市沂淮江高速公路、沂淮铁路、宁宿徐高速公路、淮河入海水道、宿淮盐高速公路、宁淮高速公路、南水北调、西气东输等八大基本建设工程地下文物的调查、勘探工作。他先后主持完成了涟水妙通塔宋代地宫、盱眙东阳战国至西汉墓群、淮河入海水道苏刘村新石器时代遗址、周杨村唐宋墓群与汉井群、杨庙宋代墓葬、运东村明代熊忠家族墓、盱眙华塘古遗址与古墓葬、千棵柳商周遗址、金湖徐梁战国与西汉墓群、盱眙仁昌汉墓群、范家岗新石器时代遗址、运河村大型战国墓、水门桥六朝家族墓、清浦区韩信城遗址、市经济开发区山头古墓群等近百项发掘工作,其中不少项目列为江苏省的重大考古发现。

在野外考古中,他总是一马当先,勇挑重担,不怕苦,不怕累。1998年8月,时值盛夏,为了完成淮河入海水道苏嘴段与盐河段考古调查工作,他连续奋战20多天,在烈日暴晒下,皮肤脱了一层又一层,人本身就瘦,天黑回来,一身汗、一身泥的,自己差点都变成出土“木乃伊”了。为了争取时间,他早上四点出发,田埂小道草深路滑,几里路下来,衣裤尽湿。有时被暴涨的河水所阻,只好在齐腰深水的草滩中艰难跋涉,衣裳和皮肤被野草杂树划破,到了夜晚又往往受蚊虫叮咬,无法休息。第二天他还会与队友们一道继续深入工地,查看施工现场,为了使地下文物不受破坏流失,尹增淮主任总是身先士卒,那里有文物出土,那里就有他和他队友的身影。有时冒着雨雪清理古墓;有时忙到下午一、二点才回住处吃饭;有时古墓来不及清理,夜晚他就带着民工到工地上看守。每天他总是第一个到达工地,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白天在工地上忙碌劳累了一天,晚上灯下他还要填写工作日记,整理发掘资料,清查出土文物。

2007年夏天,某建筑工地发现4座清代墓葬,其中1男棺为三品官吏,尸体保护完好。在高温下,尹增淮不顾古尸的恶臭,亲自下到坑内,把尸体从棺内扶起,将死者的官服及随葬器物一件件清理干净,连续工作5个多小时,累得他汗流浃背,筋疲力尽。这样的工作,他记不清干过有多少回了。30多年来,他工作一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受到各级政府部门多次嘉奖。1980年至1985年,他先后被评为泗洪县文化工作标兵,省、市、县文物普查工作先进工作者,全国文物博物馆系统先进个人。1985年以后,他调入淮阴市博物馆,先后8次被评为市直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并在2004年至2005年被评为市级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岗位能手。2006年被评为全市文化工作先进个人。2010年被评为江苏省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他所领导的征集考古部多次被评为市直文化系统先进部门。为此《淮安日报》头版题为《追寻先人足迹,铁心考古探幽》的文章,报道了他的先进事迹,弘扬了他为了考古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

舍小家为大家,拼命三郎美名扬

2004年8月,他老母亲过九十岁生日,各地的亲友欢聚南京。此时尹增淮正在主持发掘运河村战国墓工作处于决战阶段,为了考古工作,他又没有回去。年老的母亲生气地说:“活着你不来看我,死了你也不要来看我”!有人说他是“工作狂”,我要说他只是把责任看得比什么都重,后来工作中闲话碎语听多了,老尹只是淡淡一笑,其实他内心也很纠结,他爱母亲,爱自己爱人和儿女,只不过他多少年来,为了田野考古工作,为了配合工程建设,他舍小家、顾大家,一心扑在文物事业上,很少顾及到家庭。当他主持发掘的淮安运河村一号战国墓,2010年被江苏省文物局评为“江苏省田野考古优秀成果奖”。尹增淮笑不起来,他多次对身边的同事说:“我的确对不起家人”。说着说着这位硬汉眼眶湿润了。

2007年8月在涟水污水管道工程抢救发掘金城桥明代墓葬时,因墓地濒临灌溉总渠北岸,地势险恶,按相关规定可以要求建设单位增补考古经费。但时值水稻灌溉期,如果长时间断水截流将影响涟水以东五个乡镇的农田灌溉。当时,他作为考古发掘主持人,决定宁可贴钱也要加班加点迅速挖掉这座夫妻合葬墓。为争取时间,避免渠塘溃坝的凶险,他不吃午饭坚守在墓地连续工作10多小时。当墓坑下挖5米多深的时候,为勘察地层与棺具的位置,他冒着墓坑四壁的泥流,爬进挖掘机爪斗沉下坑底,指挥发掘工作继续进行。这种不畏艰险,情系与民,勇于奉献的职业道德,在群众中造成良好的社会影响。就在他没日没夜地奋战工作时,与他分别十年侨居美国的二哥回乡探亲,他二哥几次打电话要他回去,但为了考古工作,他反复向二哥解释,赢得了亲人们的谅解,他的老母亲对他二哥说:“你弟就是一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拼命三郎”。

经过艰苦奋斗,他发现有价值的古遗址、古墓葬(群)、古石刻(群)、古井等文物点165处。其中楚州区城东乡孙徐村明代杨淮家族墓、季桥乡周杨村汉代古井群和唐宋古墓群、淮城镇运东村明代熊忠家族墓、苏嘴镇苏刘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盐河镇杨庙村宋代绍圣纪年墓、洪艞村西周遗存、盱眙县华塘新石器时代遗址、千棵柳西周遗址、新庄汉墓群、十里营宋代墓群和唐代寺庙遗址均为重要发现。主持发掘战国至明清墓葬300余座,新石器时代、西周、汉唐遗址17处,汉唐古井30眼,许多发掘成果填补了我市考古资料的空白。收集出土玉器铜器银器陶瓷器古钱币等各类文物标本2500多件,其中吴承恩为杨淮之妻撰写的墓志铭、明代宣德皇帝诰封熊忠的祭祀碑、杨庙出土的宋代绍圣二年墓志铭、汤朱出土的明代状元丁世美家族墓石刻雕像以及新石器时代的石耨刀、石斧、春秋连珠纹铜鼎、铜戈、战国绳纹灰陶鬲、六朝四系盘口壶、四神大铜镜、联体青瓷杯、唐代三彩刻花枕、宋代白釉绿彩瓶、明代龙泉印花大碗等198件器物均为国家珍贵文物。

解惑授道良师,勇敢文物卫士

尹增淮同志身为我市文物考古业务骨干,市政府聘任文物保护专家。他既是解惑授道的良师,又是一名勇敢的文物卫士。在30余年的文博生涯中,他先后参加中国科学院、南京博物院在我市境内的多次重要考古发掘。他致力于田野考古,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他先后完成了《淮安金石录》、《淮阴市历史》、《江苏文物地图集·淮阴分卷》、《淮安胜迹》、《涟水文物综录》、《淮安运河村战国墓》、《淮安运河村战国墓木雕鼓车保护与修复报告》、《淮安里运河·名胜篇》等书的编写与考释工作。撰写文物报告40多篇,考古学术论文20余篇,工作报告百余篇。三十多年来,他的考古工作日记无一天终断过。为研究淮安古代历史增添了一批有科学价值的考古资料。他关心年轻一代的成长,做好传帮、带工作。尹增淮同志是我市资深的考古专家,熟知淮安地区及洪泽湖周围的考古学文化,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他毫不保留地向年轻人传授考古实践知识,介绍全市文物古迹的分布情况。他淡泊名利,器重年代人,给他们提供机会,创造条件,把他主持调查与发掘的学术成果谦让给年轻人。他对年轻人苦口婆心,严格要求他们在思想上、业务上追求上进,树立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在野外考古工作中,他要求年轻同志要尊重群众,保护群众利益。指导年轻同志的学术研究工作,使他们多出成果,少走弯路。不论是馆内还是馆外,他都乐意奉献,帮助他们解决业务上的难题。他走进高校讲授《考古学概论》,宣传淮安历史文化。在他退休以后,还承担《淮安地区古旧石刻的调查与研究》课题编撰工作,身先士卒地做好全市石刻资料采集工作。他参与淮安市博物馆基本陈列的内容设计和布展工作。淮安市各县区(包括宿迁市)文博单位,聘请他为专业顾问,指导陈列展览、文物鉴定、田野考古及文物保护等业务工作,是文物考古工作的实干家。是国家文物局审定的“中国当代文博专家”。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盗掘古墓之风有所抬头。老尹长期工作在前方第一线,他不畏强暴、敢于直言,不怕黑势力的威胁,经常与文物犯罪分子作面对面的斗争,坚决捍卫《文物法》。

2002年淮河入海水道淮安枢纽工程开工后,发现数以千计的明清古墓,当地一些村民利用夜晚和中午的时间进行盗掘。尹增淮带领考古队员吃住在工地,每日巡查。当场抓获盗墓分子28人,向市区公安部门报案12起。在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老尹单独一人来到偏僻的河湾工地,他忽然发现有两个不法分子正在盗墓,棺盖已经撬开,两个盗墓贼正准备取棺里的瓷器,老尹果敢地冲上去,一把抓住为首分子。开始,这个不法分子还嚣张地说:“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老尹毫不胆怯地说:“我要是害怕你们也就不会一个人来了,你们要想家里日子过得太平,还是老实点”。随后尹增淮立刻报警,十分成功地处理了这起盗墓事件。2004年1月,老尹在宁淮高速公路考古调查,接到群众举报,说盱眙东阳古墓惨遭盗掘,他痛心不已。盱眙有关部门为制止打击这一犯罪行为也曾不遗余力。身为地方考古专家,他深知道东阳古墓的历史价值。为尽快打击这批盗墓团伙,他决意发挥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作用,急切地呼吁全社会来保护这批珍贵的文化遗产。他联络两名记者深入实地,调查取证,随即以题为《东阳被盗古墓在哭泣》的文章,在《扬子晚报》、《人民日报》等报刊杂志真实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强烈反响。消息报道后,市县公安部门组织大批干警重拳出击,一举抓获盗墓涉案人员并追究其刑事责任54人,追缴出土文物二百余件,其中70余件经省市文物专家鉴定,可定为国家一、二、三级珍贵文物。盱眙县公安局向社会公开承诺:“我们保证不让东阳古墓再哭泣”。

运河申遗发余热,清口考古结硕果

2011年至2013年,为配合中国大运河申遗,我市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在清口枢纽地区开展了明清水工遗存的考古发掘。尹增淮原任淮安市博物馆考古部主任,具体负责这些申遗项目的发掘工作。2013年下半年进入大运河申遗的最后阶段,此时正值尹增淮同志办理退休手续。但他不卸担子,不推诿,依然心在工地,情系运河申遗,没有丝毫的松懈。他与队员们吃住在码头镇,起早睡晚,四处奔波,认真做好发掘与展示工作。先后完成了天妃坝石工、顺黄坝埽工、小里河故道、天妃闸、御坝、七堡堤工、惠济祠、高堰关帝庙、木龙等十几处遗址的考古勘探与发掘项目,并配合市文物局设立了惠济祠与天妃坝遗址、顺黄坝遗址、高堰关帝庙遗址、码头三闸遗址及U型运河故道展示点保护规划工作,搜集了大量的运河遗产考古资料,为世界遗产专家的验收提供了重要的历史见证。他全面完成了申遗项目考古报告的编写,对淮安运河考古成果进行系统地总结。他还兼任遗产点历史遗迹的宣传讲解工作,接待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与专家学者,自愿为社会各界及民间团体做向导。他不厌其烦,充满激情,查阅大量的文史资料,结合发掘实况,把清口枢纽遗产价值介绍的有声有色,受到了中央文化部长蔡武及全国政协考察团的表扬。在他精心地组织下,整个考古工作有条不紊 ,发掘成果丰硕。每当遇到考古工作与经济建设及群众利益相冲突时,他都能冷静思考,心平气和地做好调解工作,既考虑到国家的利益,又要兼顾到集体与群众的利益,正确处理文物保护与经济建设的问题。他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与关心群众利益的思想,得到地方政府和群众的称赞,夸奖老尹是共产党员的好干部。他为淮安运河申遗成功付出许多汗水,在考古第一线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为清口枢纽文化遗产保护立下了汗马功劳。

上一篇: 周平
下一篇: 刘乃亚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