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平民茶馆
作者:张爱宝、张爱祥
字体:【  
浏览次数:

 

———————————————古镇平桥,素有厚重的政治遗存、素有显豁的交通轨迹、素有丰厚的人文底蕴、素有繁盛的商贾积淀。认识平桥,从翻阅《平桥史话》开始。让我们捧读《平桥史话》,见证这座千年古镇的商贾业态。

 

 

俗话说:“清茶一杯在手,能解疾病与忧愁。”茶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由此可见,古镇的茶馆满足了人们日常的需要,带来了别致的市民文化。在平桥古镇的茶馆中,“平民茶馆”是一个比较独特的、老虎灶式的茶馆。

古镇的南段有一条东西向的巷子——一人巷,巷子里的数十户人家以管姓、沈姓、杨姓为主,均为镇上大姓。管以培依靠祖上在此巷留下的两间坐北朝南门面房经营着老虎灶,为街邻和来镇客商供应热水。民国初年,人气陡聚,集镇繁华,用水量大,管以培时值年青体壮,每晚打烊后自担两个大水桶,从运河上挑水五六趟回来盛满五个大水缸,并用明矾搅转使缸水沉淀,只取上面清水进入老虎灶烧用。而沉淀在缸底的浑水部分必须倒掉(叫作“清缸”),此举以保证入灶水的食用度。为了街邻的早(晨)水供给,以培夫妇天不亮就起身烧灶水。“加煤孔”在那个时代并没有煤烧,燃料只是砻糠夹杂木屑、小木头、刨花之类,起灶后要不断添料,烟熏雾绕。冬天则要烧半个时辰,先期的热水必须转入“积口锅”以保温,天放亮时即有街邻前来打水。

“灶形原类虎,水势宛喷龙”。在那个没有自来水、没有供电、没有暖瓶保温的时代,保证民用热水,开老虎灶人是很辛苦的。镇上虽有五六家老虎灶供水还时而吃紧,然而收入却很微薄,以培全家倒也无怨。一次意外使以培的老虎灶又延伸了茶馆。那是巷内沈杨二家都是以培的邻居。沈(荣昌)家为建小锅屋,杨(允禾)家硬说占了他家一尺地皮,闹得不可开交,几近动手动刀。某一天下午以培请来两家人,以茶谈事,以理叙情,竟然圆满调解了两家矛盾,双方都感谢以培的热心、正直。就这一件事,引起了以培开个茶馆的想法。一来自家老虎灶热水不断,二来也可利用空余时间聚来街坊邻里、路人客商以茶结友,以茶找乐。

 

几天后,老虎灶式的“平民茶馆”黄底黑字布招牌悬挂于门外。为何用“平民茶馆”?本考虑用“以培茶馆”,但经镇上沈廷儒(沈氏后人,人称“大先生”)指点,“以培”与“已赔”同音不吉利。这小茶馆多服务于百姓,直接用“平民茶馆”就行了。以培腾出了后院货室,原有两张茶桌、十条凳子,又添置大茶壶三把、盖茶盅二十多个等茶具,买了普通绿茶、龙井、毛峰等粗细茶叶几斤,并订了几条茶室规矩,如禁止赌博、吸毒、诈骗之类,装饰了环境,又请沈大先生写了一副茶联悬于茶堂:“大运河中水,黄山顶上茶。”从此,每日逢早市散集后,男女纷纷来茶馆杂坐。“平民茶馆”为三教九流各式人物提供了一个会所,为士农工商沟通交流搭建了一个平台。

平桥镇天天有市、日日成集,来自四乡八镇赶集歇脚的乡下人,洽谈生意交流信息的、约会见面碰头的生意人,孤独寂寞、寻乐觅趣、百无聊赖的闲人,算命、测字、闯荡江湖的杂人,甚至家有繁琐之事发生矛盾的人,都会来此边喝茶,边寻找生意。邻里街坊产生各种矛盾,赶集客商遇到纷争,甚至分赃不均的都到茶馆调解,各自说理,请以培公断,有时也请来乡约管茂生调解公断,多数是乡约与以培一起调停了断。一次镇上沈仲与妻陈子娣为琐事闹到离婚地步,双方各请数人,约好某日茶馆谈离婚事宜。以培请来乡约和两个壮年街邻,从文明入理、各自批评出发讲了一个下午,双方讲得痛快淋漓,小夫妻言尽面笑,重归于好。以培见状亦开心,免收茶资。损茶资以成婚和,可见其心地良善。

 

 

穷苦百姓坐茶馆只吃粗茶,近乎大碗茶。有的乡下人和远行客,到平民茶馆边喝茶边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干粮饼子吃时,以培夫妇心生怜悯,收费低廉。特别是住在运河边上的纤夫们,他们拖纤时足尖和泥,头低到土,口渴时齐奔茶馆不及洗刷,大碗茶一连几碗下肚,有的纤夫丢一两个“时钱”茶资,没有钱的以培夫妇从未计较,一切从便,离开时总是道声谢谢而已。

民国11年(1922年)冬,大雪纷飞,从宝应过来了一个近乎乞丐的李姓妇人,自称羊肠集人,因去宝应求借无门,回程路上天寒冻饿想找口水喝,在平民茶馆门前跌倒。以培夫妇见状扶其入屋烤火,并呈上热茶祛寒,又供应饭菜,留宿两日待雪过天晴后,才放心让其上路。管以培常说:“我开茶馆不为发财,也发不了财,天天见人见事,看见好事能做就做吧,做了心就安了。”

民国16年(1927年)下半年,国民党明为征兵,实为抓壮丁,平桥镇被抓走三人,其中就有管以培儿子管根生(时年18岁),无论以培夫妇说了多少好话,作了多少揖,还是被抓走了。管以培本想儿子继承祖业,把茶馆扩为茶楼,美好的想法被打破了,只得安慰儿子说等你回来再建茶楼吧。此后管根生由江苏辗转江西、湖南、贵州等地,一年难见一信,兵凶战危,生命难料,作为唯一的儿子只要平安即可告慰父母。但到民国24年(1935年)以后,儿子就再无消息了。自儿子走后,茶馆虽照常营业,但夫妇俩总无心打理,只有偶尔接到儿子来信才为之一振,老虎灶茶馆只能惨淡经营。

抗战爆发后,镇上有了日本的炮楼和常住的日本兵,并不断骚扰民众,商贾行市日渐萎缩。管以培夫妇总感觉儿子出事了,夫妇二人关了老虎灶和茶馆,去江南寻子。几个月后,失望而归。古镇老虎灶式的平民茶馆,终没逃脱破产的命运!管以培夫妇于民国28年、民国29年相继去世。

来     源:《平桥史话》

出 版 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主     编:张志友

副 主 编:徐爱明  吴  磊

执行编辑:叶占鳌

 

 

往期回顾

 2018

 

 


 

 

上一篇: 三仙池浴室
下一篇: 平桥的轿坊业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