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平桥铁匠业
作者:吴磊
字体:【  
浏览次数:

 

铁匠业在平桥历史久远。据记载,大约在咸丰年间(1870年左右),平桥镇上已有铁匠铺。到清末民初,平桥的铁匠业逐渐发展起来,杨席西及其侄杨平、杨三秃子的叔侄铁匠铺,管兆仁及子管龙生、管秀生的父子铁匠铺,葛步才及子葛宝铨、葛宝链的父子铁匠铺,葛步华及子葛宝贵的父子铁匠铺(葛步才、葛步华为亲兄弟)等多家铁匠铺陆续开业。后来涟水人潘文武在平桥农具厂学艺后留在平桥,其弟潘文龙亦开设铁匠铺。平桥逐渐形成了专业化的、以铁匠业为生的杨氏、葛氏、潘氏、管氏等家族。

常言说,“世上三般苦,撑船打铁做豆腐”。打铁是非常辛苦的一个行当。夏天高温炙烤,工作间闷热难熬,尚需竭尽全力拉风箱,烧红的坯件高温近千度,赤裸的上身,黄豆大的汗珠一层又一层。飞溅的铁花,外行人见了退避三舍。而师傅必须乘坯件火红时抡锤反复敲打,千锤百炼,才能打制成功一件优质产品。

工作虽然如此辛苦,但看到客户满意的笑脸和衷心的感谢,他们都感觉到工作的愉快和付出的价值。平桥铁匠能能够根据客户需要,按图索骥帮他们圆梦,且质量优良,经久耐用,交货及时,价格合理,以至客户纷至沓来。客户源遍及周遭乡镇溪河、七洞、施河、曹甸、黄埔、南闸、三堡、林集,更远至高邮、兴化等等。特别是夏收秋收前,前来打造镰刀、割草刀、三齿耙、林叉、草叉、大锹等农具的生意更是忙碌不停,各家都忙得不亦乐乎。锤击的叮当敲打声,风箱的嗡嗡抽拉声不绝于耳;炉火的红光,飞溅的铁花,在凌晨,在暮色中,在灯光下,更显得红火,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

开创平桥铁匠业先河的为管氏(生卒年不详),后传子管步发。管步发尚武,体格健壮,力大无穷,平日里打制铁件,闲暇时习武健身,石锁、石担等器械玩得得心应手,娴熟自如。更绝的是他能将锤铁的铁砧(约130斤)的尾巴咬合,平举起来,在室内走一圈,脸不红气不喘,观者无不惊服!管步发力气虽然如此之大,但从不欺凌弱小,而是嫉恶如仇,维护正义,主持公道,声誉很高。管步发将手艺传授其继子管夕喜,管夕喜将手艺传授给长子管玉龙、次子管玉民(从事铁业手艺30余年,十多年前病故)。其三子管兆良原从事其他行业,40岁后半路出家学习铁艺。

建国前后,平桥铁匠铺从业人员20多人,手艺各有所长,生意都很兴旺,农具、炊具、用具、车具,琳琅满目,各种门类均有涉猎。1954年3月(合作化年代),杨席西、管兆仁、葛步才、管夕喜等率子侄组织起铁业生产合作社,在现在的平桥大会堂北侧支起几盘炉子,开始合作生产经营,后搬到现供销社煤球加工厂处生产经营。1960年左右,平桥农具厂建立,杨席西叔侄、管兆仁、管龙生父子、葛步才父子、葛步华父子等铁业工作者加入平桥农具厂,管夕喜、管玉龙、管秀生被分配到大兴公社农具厂,支援那里新设立的铁匠炉。据管玉龙、管秀生回忆,平桥铁匠打制的三刀(镰刀、割草刀、厨刀)用料精湛、火工充足、淬火精准、锋利耐用,不卷刃、不掉口,在1958年度举办的淮安县农具厂系统比武大会上,平桥农具厂选送的“百人活口刀”荣获一等奖。

更让平桥铁业师傅骄傲的是,1972年4月平桥农具厂选送的镰刀,因锋利无比,竟能吹毛断须(将头发吹到镰刀口立断,用镰刀可刮胡须)。杨席西师傅打制的镰刀被一农户使用13年。杨师傅的徒弟潘文武,葛氏传人葛宝铨、葛宝链,管氏传人管龙生等的手艺也是有目共睹,众口夸赞,曾荣获省农具厂系统刀具制作一等奖,杨席西师傅的高徒潘文武获先进个人一等奖。自此,平桥农具厂的铁具更是声誉鹊起,声名远播,为当年缺乏机械的农业生产做出一定的贡献。

杨氏家族、葛氏家族、潘氏家族、管氏家族的老铁匠师傅,自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中叶起分别作古,子侄辈也已年届古稀,几近全部退出生产领域,安度晚年。唯有葛氏第三代传人葛宝贵以及管玉龙、管兆良兄弟尚在坚守心中的一方田地。

葛宝贵17岁随父学艺,后在平桥农具厂工作。2000年平桥农具厂解体,葛宝贵在位于平桥老街北首坐北面南的家中垒起铁匠炉,打制刀具、农具等。一直工作到68岁,才歇业贻养天年。他打制的镰刀尽得其父真传,可谓一绝:镰刀像弯弯一轮明月,上部有特别的厚度,坚固耐用,刀口锋利无比,割多少亩麦子、稻子都不会卷刃崩刀,磨几下即锃光明亮,轻巧而实用,可连续使用好几年。据葛宝贵遗孀管洪英回忆,周遭几个乡镇多年来都是慕名前来打制,麦收前、秋收前到他这儿定制镰刀的络绎不绝,常常是发扉子,定次序,几天后再来取货。当时一把镰刀一般市价4~5元,而她家的售价却高达15元,还是供不应求。每年冬春之际,她家都备足材料精心打制,日日辛劳不辍。从清晨到黄昏,一天仅打制10把,绝不偷工减料,绝不粗制滥造,慢工出细活,才打制出一把把优质的镰刀,才获得如此良好的口碑。管红英回忆起一件趣事:某一年,本地一管姓农家,定制了一把镰刀,在请木匠师傅安刀柄时,被其调包,管女在割麦过程中,一会就不快了。管女到葛宝贵处责问,葛师傅一看就明白他的产品被调包,大度地给她调换了一把自己的产品,双方握手言和,冰释前嫌。2012年葛宝贵病逝。

管玉龙18岁起随父学习打铁,后来被分配到七洞农具厂工作20多年,由于认真负责,吃苦耐劳,带好徒弟,得到领导及工友的一致推崇,每年都荣获“先进生产者”光荣称号,获得奖状、背心、毛巾、圆领衫、衬衫等奖励,虽然奖品微薄,但那可是那个年代荣誉的象征啊!1990年左右管玉龙回到平桥,支起一盘炉子重理旧业。现在需要手工制作铁件的人少了,生意很淡薄,唯有零星的刀具、粪叉、草叉、大锹等业务,偶尔也有来样修配的刀具、农具,还有供电部门前来定制一字铁、刀字铁、接地棒等,拖拉机手打制的开沟机刀片、防滑轮、旋耕机犁刀、盖齿机刀片等,尚有来自江都油田的托滚机上的托滚轴、化工配件阀门等前来按图打制。

目前,平桥镇铁业仅剩管玉龙、管兆良兄弟惨淡经营。他们兄弟俩的铁匠铺位于平桥老街北首,坐西面东,弟兄俩比邻而居,各一间门面房。虽然风箱已被鼓风机取代,铲刀口被砂轮替代,劳动强度减轻了许多,但锤打坯件还是需要人力抡锤。他们俩的子女早已劝说他们不要再辛苦下去了,何况管玉龙有近3000元的退休金。但管玉龙、管兆良兄弟痴心无悔,还是日作不辍。他们习惯于这样的辛苦,习惯于每天出一身又一身透汗,习惯于洗一遍舒心澡,喝几杯小酒,吃几样小菜,睡一个好觉,第二天再继续辛劳地工作,并为之感觉舒坦,感觉安逸。他们朴实地表示,几十年从事打铁已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不能让古镇平桥这个曾经辉煌的行业消失掉,这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他们的追求,他们要继续干下去,直到实在抡不动铁锤为止。    

 

往期回顾

 2018

 

 

END

 

上一篇: 天元银楼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