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安历史上的“西湖”
作者:罗志
字体:【  
浏览次数:

 凡古今辉映的文化名城,一泓活水是必不可少的“标配”。城水交融,城倚湖而兴,水润文脉,湖因城而名。

古城的湖泊,多以方位而命名。南京有玄武湖,玄武即北方;武汉有坐观白云黄鹤的东湖,嘉兴有“革命声传画舫中”的南湖。当然,更多的城市都有一座精致的“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漫步在西子湖畔,杭州的诗画梦境,扑面而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历经繁华的扬州,总能唤起“烟花三月”的旅途。作为千年运河之都的淮安,历史上也曾经有这么一座“西湖”,正如诗句所写,“袅袅烟柳垂运堤,娉娉绝胜映古城。”

自古淮河下游两岸就多湖泽,邗沟以东有射阳湖,以西有津湖、白马湖、白水塘、洪泽浦。沟通江淮的古运河——邗沟,原来是从今天淮安区北面的古末口入淮河山阳湾故道,经过是淮安老城由南往东绕城的路线。而淮安老城西面,水天一色,湖荡纵横,北连钵池山和古淮河,南通白马湖,因在古山阳县之西,便称为山阳津或山阳湖。“门对十洲烟岛路,寺临千顷夕阳川”,宋代西湖中有仁济桥、望淮亭、澄清亭等名胜,秀色氤氲而起。

到了明代永乐年间,陈瑄开辟清江浦运河,山阳、清河之间的湖泽水系产生新的格局。末口废弃,古邗沟运河从淮安老城南边往西改道入城西湖中,北宋故沙河的旧道修整为清江浦运河,建移风、清江、福兴、新庄四闸节制水位,从淮安老城往西经清江浦沟通清口。

清江浦运河开辟后,运河长堤穿湖而过,便将淮安西面的湖泊分为两部分。大堤西面最大的一块,沿用陈瑄开清江浦时的称呼,为管家湖或西湖。运河长堤东面的小片水面,碧云黄叶,芦萧瑟瑟,命为萧湖或东湖。

淮安西湖,古来甲秀一方。明代天启《淮安府志》列“淮安八景”,“西湖烟艇”便是其一。烟雨茫茫,泛舟湖上,望钵池丹井、金牛高冈,瞻运堤春柳、庆成西门,比之杭州西子湖,也不遑多让。民国《淮安河下志》录有咏淮安西湖同题诗数十首,其中淮安探花的《西湖烟艇》脍炙人口:“三年京国纷尘鞅,十里西湖劳梦想。披图一见已欣然,况复移家对萧爽。杭州颖州天凿开,渔舟远泛苍烟来。倚棹回看天欲雨,鲤鱼吹浪声如雷。”

淮安西湖,见证着古镇河下的兴盛。河下镇南,为古运河堤弯曲之处,明代河堤以西,尽是西湖烟波,因此原为深入湖中的沙嘴,故名湖嘴。清代《续纂淮关统志》云:“今运河西岸,淮城西门以北,历湖嘴至板闸,皆西湖故迹也。”湖嘴这处运河大码头,继成为南北客官、船队泊舟歇息的避风港,更是淮北食盐行销全国的集散中心,从西湖嘴这处码头,商贾辐辏,人文蔚起,甲第相望,孕育出明清数百载河下古镇的繁华。《山阳河下园亭记》描摹了河下历史上的一百多处园林,其中不乏西湖畔的别业佳墅,“名公巨卿,耆儒硕彦,主持风雅”,“四方知名士,载酒问奇,流连觞咏”,“而湖山之胜,播闻海内”。明代诗人邱濬有诗赞曰:“十里朱旗两岸舟,夜深歌舞几曾休?扬州千载繁华地,移在西湖嘴上头。”

淮安西湖,不乏帝王笔墨。西湖岛渚中有古寺,俗称湖心寺,为淮上名刹,康熙四十四年(1705)皇帝南巡,敕赐寺名为“佑济寺”,成为西湖之中独特景致。西湖嘴上,还有闻思寺,也是康熙皇帝驻跸赐名。

然而,淮安西湖却比杭州西湖命运多舛。明清淮安地处黄淮运交汇之处,治水乃是头等要务,明代清江浦运河开辟后,从北面、东面将西湖之水隔开,湖水只能南泄白马湖。万历十年(1583),总河凌云翼从西面清口到淮安老城之南另外永济河以通漕运,却阻断了淮安西湖排水之路。到了天启年间,山阳知县孙肇兴为免西湖泛滥,决定建伏龙洞,将西湖之水从运河底的涵洞引导运河东边排泄,“于是河西千顷之涛,复为良田。”

晚清民国,河下古镇繁盛不再,西湖也时过境迁,淤平为陆。如今的西湖旧地,古运河和大运河夹流,工厂、学校、小区错落,湖心寺等地名犹存,历史上的湖光盛景一去不返,永远定格在时空的长河之中。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