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军事要冲
作者:张志友、徐爱明
字体:【  
浏览次数:

 

———————————————古镇平桥,素有厚重的政治遗存、素有显豁的交通轨迹、素有丰厚的人文底蕴、素有繁盛的商贾积淀。认识平桥,从翻阅《平桥史话》开始。让我们捧读《平桥史话》,继续穿越这座千年古镇。

 

军事要地

平桥古镇因地处运河线上,南北分别距宝应、淮安各约20公里,扼水、陆交通咽喉,因此历来就是军事要冲,设有重要的军事据点,曾经发生过许多重大的军事事件。

《宋史》卷477《列传》第236《李全传》中记载:李全乱淮,多次杀害楚州长官,忠义军内部亦常互相攻杀。宝庆三年(1227年),贼将国安用、阎通、张林、邢德等素受李全排挤,就将李全的将领李福及李全妻杨氏杀了(实际杀错了人,并非杨氏),朝廷命彭、张惠、范成进、时青一起发兵进驻楚州。“(张)绘、(范)成进二人即提兵入楚城,与(张)林等五人欢宴,议分北军为五,使五人分掌之,每军无过千人,一屯南渡门,一屯平河桥,一屯北神镇,城中、城西各一。”

次年春,李全在扬州与赵范、赵葵的战斗中战死,二赵向北追歼李全余党,三月“己酉,范、葵分兵进至平河桥,剿贼甚多”。四月,几路兵马围向淮安,大获全胜。

这是史书中记载的发生在平桥的第一次重大战斗,攻占了平桥,就可直抵淮安城,可见平桥的战略地位的重要,所以后世的史籍中说平桥是“淮甸之门户”,用今天的话说,平桥是淮安的南大门。

元明清时期,在平桥发生过多次战争,尤其是清朝剿灭捻军的战争。《续纂山阳县志·杂记》:“(同治元年)三月初八日,(捻军)阑入成子河至湖滩。初九日,窜清河,清江浦集兵民守围。围南火光连绵二十里入山阳境。初十日,捻军掠岔河、山阳沟,直抵杨家庙,焚杀不可胜计。十一日,捻军窜平桥,沿西岸行,南窜宝应。东岸乡团发鸟枪,毙捻魁二。国瑞督兵至,截杀百余人,生擒五人。十二日、十三日,连胜于平桥,剿捻数千。十五日,捻困于宝应湖,伤亡几半,由泥淖中窜回武家墩,国瑞追击之。捻退出成子河。是役也,国瑞败捻于湖壖,而于堤头扼其归路。”从这则记载我们可以看出,平桥的这场战争“剿捻数千”,规模应该是很庞大的。捻军的情况在1880年06月19日出版的《申报》第2562期第3版中也有记载:“漕运总督奴才文彬跪奏,捻首刘大祥率党围攻扎营三十余座。又悉众来犯,该员于山阳之平桥、岔河、清河之王营西坝堵截,痛剿贼,遂不敢东窜里下河。” 

此后,在清末时期的报刊中屡有关于平桥的军事方面的记载:1882年09月03日《申报》第3355期第2版《漕宪校武》载“漕宪于初二日考校武员,将拔其优者以补海州千总等缺。是日与考之漕标现任候补共百余人,马步箭之中靶四枝者甚多,而中靶六枝者仅平桥汛把总周秉魁一人,呈即给札拔补,其次各缺亦只迁就酌补云”。1903年07月28日《申报》第10873期第2版《虎勇到扬》载:“扬州访事人云,淮北平桥、板浦诸要隘向来驻有新胜虎字营四哨。闰五月二十八日忽全队到扬,暂驻南门外静慧寺等处。”1905年05月06日《申报》第11511期第9版《营弁调兵围攻小轮》载:“驻扎扬属宝应县之虎字营某哨弁于前日鸣号排队,饬令部下各持快枪,将经过之和济公司某小轮包围攻击,汛官杨某闻信飞往镇压,询其原因,营弁谓前有某兵在平桥地方搭轮,船价照给,特未取票,后为查票人追问,又被索取酒资,之茶房殴伤小轮上人,则称该兵丁先拔刀行凶,汛官以小轮固有不是,然营弁亦无庸大动干戈,爰居间排解消弭巨祸,然小轮中人虽未遭重创,然已有受伤者矣。”以上报道表明清代一直驻有的“平桥大营”属新胜虎字营四哨,领兵者有千总一名,其官阶还是相当高的。

到了民国时期和抗日战争,又多有报道。1916年05月20日《申报》第15541期第7版《镇江缉获江北巨匪》载:江北巨匪徐,二日前在淮安县属之平桥地方,持械纠党运劫多家,潜逃来镇,被驻扬七十六混成旅部某侦探访悉,特于昨日亲率兵士由邗来镇,在江边平政桥将徐匪逻获,当场钉以双镣,随乘戴生昌小轮押解回扬。

1925年12月28日《申报》第18978期第6版《清江军事杂谭》载:第九军顷有兵船多只,停泊淮安平桥一带,以缺乏煤斤致各小轮不能拖驶。昨派副官郑昭鼎来淮阴县署,请代办煤十吨运往。

1927年04月04日《申报》第19418期第9版《清江军事杂讯》载:连日清江军政两界长官,筹备迎接孙传芳氏,略见前报。昨日(24日)午时,道署接到宝应谢知事电,知已抵宝。淮属警备司令李荃,当派十师第十九旅三十七团兵士两连,前往淮安、宝应两县交界之平桥地方,迎接孙氏,借以沿运河岸掩护孙之船只。

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平桥处于运河线上重要的军事地位,日本鬼子侵入苏北以后,一直把平桥视作与县城有同等重要的军事价值,始派战机狂轰滥炸,继则派兵反复争夺。1939年04月10日《申报》第23387期第7版《日机轰炸苏北各县》报道:“连日日军派机四出狂炸,二日轰炸平桥镇,该地居民略有死伤。”此次日军对平桥的轰炸,《中国共产党淮安市淮安区历史》第一卷中有较详细记载:“1939年3月1日至3日,日军3次出动12架飞机在平桥上空轰炸,本地村民10人被炸死,炸毁东圣寺殿房16间,南庵殿房12间,北庵殿房14间,店面房11户60间瓦房,居民房35户瓦房104间、草房47间。”平桥集镇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1939年03月14日《申报》第23360期第7版《苏北各路激战》载:省主席韩德勤所部主力部队税警团及缪、于两部,正在各处激战。同时立古部队在淮阴南二十公里之平桥、白马湖、罗家墩、以至宝应,与华军主部发生激战,到处均遭华军坚强抵抗。华军某部已将宝应县城收复,日军退至淮阴以南之平桥。综观日方情形,除空军轰炸外,陆军实力异常单薄,决难在苏北图谋发展。

1939年03月16日《申报》第23362期第8版《苏北华军反攻,击退日军》载:苏北战况,述日转佳。自宝应附近溃退至距淮安40里平桥之日军,连日经华军继续奋勇反攻,已向淮安、淸江浦附近节节后退。

1939年04月21日《申报》第23398期第3版《本月中克復城鎮》报道,四月一日至二十日克复重要城镇发表如下:江苏方面,七日克宜兴,十日克窰湾、平桥,十一日克邳镇,十二日克丰县(一度克复),十四日克邳县(一度克复);苏北形势迩来日趋稳定,黄浦、泾河、平桥八日已正式收复,日军纵火焚烧,乃被华军灌救熄灭。

1939年10月19日《申报》第23577期第7版《苏北各线日军向两淮败退》载:进犯苏北各线之日军,于本月三、四日后巳起重大变化。再经华军之猛烈反攻,五日起即有撤退模样。其中如曹甸、崔堡、塔儿头、蚂蚁庄、张家镇、洪家桥、阳念镇、泾河、平桥各处,日军自五日遭遇华方×××军之奋勇反攻,激战一昼夜,日军卒于六日败退。七日午刻,将宝应以北平桥以南各处日军,予以扫荡尽净,并夺获战利品极伙,已在淸点中。

1939年10月27日第23585期第7版《苏北华军西北两线均反攻中,日军无法打通运河交通线,华军攻入宝应城迫近淮安》载:泰县通信,苏北日军自本月一日作大规模的进犯,企图打通运河交通线以来,经华军浴血应战,予以极严重之打击,日军仅得一二空城。迄今运河沿线之重镇,如平桥、黄浦、汜水界首,仍在华军扼守中。

以上都是来自于国民党方面的报道。再从《中国共产党淮安市淮安区历史》第一卷记载:“1939年3月1日,日军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从淮安城西门进入淮城,淮城以此陷落。”“随后又将伪化区扩展到郊外……南面由二堡、平桥至泾河,并建立区、乡、保三级伪政权。”“淮安又处于日伪军的重重分割之中,他们封锁运河,沿线构筑板闸、平桥、泾河等据点,把淮安分割成东西两块。……”

1948年02月26日《申报》第25152期第1版《苏北宝应境内 匪军烧杀抢劫》载:本报□江廿五日电∶□□方□匪□十一、十二两□队,□□千人,于廿一日窜□□□□天平庄、□□、□林等地,廿二日□(即农历正月十三)分向宝应北平桥、泾河,黄浦等地,及宝应南泛水(氾水)镇偷袭。

1948年02月29日第25155期第1版载:本报扬州廿八日电,汜水、界首、平桥、泾河等地,均次第收复,廿六日起,运河线上已无匪踪。扬清公司恢复客车,廿八日已有两班开出,安然到达。

对上述两则报道,平桥的老人们至今还记忆犹新,1948年02月22日,查农历是正月十三,星期日。为了配合运西地区解放军主力撤出后,留下的地方部队和干部坚持原地,开展敌后游击战,我华中部队一部(前身新四军淮宝支队),从平桥起向南沿运河一线至氾水等地开展进攻,整整打了一夜,战斗异常激烈。我军达到战略目的后,即主动撤出战斗。

 

来     源:《平桥史话》

出 版 社:中国文史出版社

主     编:张志友

副 主 编:徐爱明  吴  磊

执行编辑:叶占鳌

 

 

 

END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