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读《淮水悠悠文集》有感
作者:王庆元
字体:【  
浏览次数:

1995年,我在淮安市清河区任区委书记时,郭应昭在区体改委工作,那时认识了他。他给我的印象是工作认真、踏实,喜爱读书学习。2004年我调省城工作后,我们一直未见过面,也未有联系过。去年,在淮安文史网上,我看到他先后发表了《清江浦文笔峰塔寻踪》《清江浦的纤工号子》《东大街的口福》《冬天里的春意图》等散文,写的都是淮安市的故事。我在那里工作过十多年,对他所写的内容,熟悉亲切。有一次,在网上阅读他的作品,我作了点评。随后,接到他的电话,谈文章,叙旧谊,拉家常。2021年春节前,他电话告诉我,说他要出版一本书叫《淮水悠悠文集》,接着便把文集书稿邮来,并请我为文集写序。春节期间,我把《淮水悠悠文集》读了一遍。从文集内容里可以看出,每一篇文章,作者都赋予了日常生活诗意的温润和承载了太多的情感与思考。让我感受到,一个人只要少年时代那些身体性的记忆存在,那些对世界原初的感触存在,他就拥有了一个完整的故乡,郭应昭就是。

具体来说,我读《淮水悠悠文集》有三点感受。

其一:真实历史。《淮水悠悠文集》中,诸如《清江大闸》《清江古清真寺内的两块记事碑》《清江浦文笔峰塔寻踪》《东大街上的口福》《淮阴城头红旗扬》《五十年前的清江中学》等等,都是记事性文章。为撰写好这些实物遗存、人文景观、风土人情,作者退休后,悉心地收选资料,认真地走访了解,客观地论证考证。当年原新四军第28、29团,是攻克淮阴解放淮阴的主力部队。为写好《淮阴城头红旗扬》一文,作者查阅了大量的新四军史料,先后两次赴辽宁海城,访问解放淮阴城的部队,参观团史馆,了解真实战况。依据新四军三师十旅刘震旅长等当事人的回忆,还采访了亲历淮阴第一次解放时的东长街、西长街的老人。作者笔下的淮水城市中的一草一木,都有“我的观察、我的所闻、我的思索、我的感受、我的欣赏”。因此文集体现了尊重历史、尊重自我、尊重情感,让人能触摸到原生态的审美质感。在作者的文字中,村庄的旧貌、城市的变迁,消失的旧物和人事,传统农业生产方式与现代文明的冲撞,一一复原。他在现代工业气息的激荡之下,记录和回忆那些日渐退隐消逝的事物。它们的退隐消逝,是新旧的更迭与替换,是生活的融入与接纳,是大地上的承接与延续。因此,阅览这些文字让人有一种浸染人世烟火的味道,有一种真、善、美的感受,有一种洞穿岁月云淡风轻的美好。这个美好,就是从世俗中来,到灵魂里去,是来自灵魂对世俗的觉悟,让世俗的日常生活涌动出诗性和智慧。

其二:真人真事。一部文学作品,能不能把生活中的故事写到人的心里去,能不能成为读者内心世界和文化潜意识的一部分,是衡量其文学海拔的一把尺子。写到人心里的文字,随着阅读记忆和精神价值的传承,会被一代人又一代人继承相传,最终成为文化传统乃至精神形象中不可剥离的一部分。《淮水悠悠文集》中的《南乡周庄读书人》《西长街走出的儒家泰斗庞朴》《淮阴专区首批援疆移民记事》《凤二爷》等篇,让我觉得,在郭应昭的生活里,仿佛有一片丰饶的原野,生长出了很多文学奇木佳卉。尽管他写的这些都是一些七零八落的故事,一些芜杂片段的印象,与所谓重大题材缺乏直接的关联,却总是容易打动阅读者。在他的笔下,那个“受命于危难之中,勇于作战、勇于担当,造福于民”的清代漕运总督吴棠;那个“将中国人文精神概括为忧乐圆融(即儒家思想的忧患精神和道家思想的怡乐精神),从西长街小巷里走出的”中国社科院首批学部委员庞朴;那个为躬行“守祖宗清白二字,教子孙耕读两行”而“典田当地”的周有功;那个“讲课生动风趣,批改学生作文的红色毛笔小楷工工整整,眉批、旁批、总批文字恰到好处”的语文老师方杰;那个“人家常请他去帮忙,很热心尽心,从不计较别人给多少报酬,只要有人请,认为这是瞧得起他,便爽快地拿起斧头带上锯子随人家走,哪怕自家的活计正忙”的好心人凤二爷……这些鲜活人物的生动故事,读来让我们的灵魂沉浸于一种温暖之中。

其三:真情实感。文学是我们最生动、最刻骨铭心的记忆,能使我们的心灵得到升华。《淮水悠悠文集》中有不少记忆当年,回顾往事的文章。这对于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更是值得一读。诸如《杜鹃声中忆耕田》《我们的知青房》《离乡回城的往事》《我的爷爷奶奶》《清江浦的票证年代》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篇目,现在读来,仍然使我们激动不已,它让我们陡然回到了那个过往的年代:清苦极简,甚至是涕泪交流,却又是美梦如霞,仍然不乏天真与一厢情愿。在《我的知青岁月散记》一文中,作者记述了当年夜睡坟茔滩看山芋的故事:已经天黑了,过夜山芋怎么办?队长郑重其事地把我们三个知青叫到一块说:“你们三个先回去弄饭吃,今天晚上就在地里看山芋。”刚到队里10多天,队长就那么信任我们,好玩的我们既感到光荣,又觉得夜里看山芋新鲜有意思。吃完晚饭,我们三个一人带着一张席子、一床被子和手电筒来到这四周都是河流而又随处可见坟头的山芋地,把席子铺在坟茔滩平整的地方。两人轮流钻进被窝里,一人坐在坟边观察,观察的人一会儿用手电筒向四下里照照,生怕有人潜进来偷山芋。我们在小学语文课本中学过刘文学勇斗地主的英雄事迹,刘文学的形象已高高屹立在我们的心中。心想,今夜要是有人来偷山芋,我们一定奋不顾身跟他搏斗,将他逮住,当一回“刘文学”。怀着警惕,不敢有丝毫大意,一直在看守着。

过了白露的野外,深夜凉气大,露水重,我们的头发和脸颊都湿漉漉的。环顾四周,都是黑魆魆的,只见天上的星星在忽闪。耳边传来秋虫高一声低一声的长吟,和远近的庄上偶尔的几声狗吠……我不由想到身边坟里已故多年的死人,头皮发紧,心中涌出阵阵害怕。一开始还觉得好玩的心情,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尽管不是我一个人看山芋,而且还多穿了件外套。但是,心里一紧张,更觉浑身冷得瑟瑟发抖。此时的感受真是应了那句俗话——“远处怕水、近处怕鬼”……

这是一幅动与静,有烟火,有声有色的生活画面。短短的几行文字,把作者夜睡坟茔看山芋,由兴奋到害怕的心里描述得真切清晰。

老来著作为抒情。作者现已年过古稀。我想,他在退休之后,还能拿起笔来,用文字挽留时光,以此来慰藉心田,感恩生活。还能用文字去寻找心灵的源头之水,让生命之河重新荡漾,并映照出心中的故事与美好。起码说,老郭是一位具有高于柴米油盐品相的人。这在物质横流、金钱至上的凡尘里,确是难能可贵,令我为之感动。因此,读完他的《淮水悠悠文集》提笔随心写了这些读感。

2021年2月27日于南京

(作者系江苏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江苏省信访局局长;江苏省炎黄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下一篇: 我老了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