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闸口义贼“二双”
作者:郭应昭
字体:【  
浏览次数:

 清江大闸口,商贩云集,人声鼎沸……一身着长袍马褂、头戴毡帽的二十多岁的男人,怀抱一条京巴,悠闲地在人群中踱行。他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双目如炬,四下溜转,熟人见到他,亲热地称他为“二爷”。这时,他手下几个兄弟正混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挤挤撞撞地忙“活”。

“二爷“名叫温东西,清江浦石桥人,是清江浦的贼头,他有一个孪生哥哥叫温南北,在三岁连病带饿夭折了。但石桥人喜欢把温东西叫为“二双”。
民国十三年生的温东西有一个打渔的父亲,一家人靠着打渔,维持半饥半饱的生活。一次,他父亲在里运河里打了一条20斤重的黄杆鱼 ,渔网被凶猛的黄杆头钻个洞,亏被抄网抄住。黄杆鱼是吃鱼的贼鱼,味道鲜美,很受食客青睐,正可卖个好价钱给温东西的母亲抓几副药。

听说捕获了一条大黄杆鱼,石桥的邻居们都跑到他家来看稀奇,石桥的财主刁有富也捧着水烟枪带着管家来看热闹。见到圆滚滚的黄杆鱼,刁有富贪婪的眼睛顿时放光,他指着这条黄杆鱼尾巴上的花纹说:“这条鱼尾巴上有记号,是我家鱼塘跑掉的……你乖乖地把鱼还给我!”“二双”父亲欲上前争辩,谁知刁有富狠狠地说:“哼!不还的话,你就是偷,我就让你吃官司!”温父胆小怕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刁财主的管家拎着黄杆鱼扬长而去。刁财主的霸道深深刺痛年已十岁的温东西的心,埋下了他对为富不仁财主的仇恨种子。

温东西想 ,你刁财主拿“偷”字来讹诈欺负我们穷人,我迟早让你们这些不义的有钱人尝到苦头!十三岁时,读过几天私塾的温东西硬要去城里学徒,后来他竟拜了在清江浦名义上是开饭店的“神偷”马留首为师,悄悄干起了扒窃的营生。在马留首的言传身教下,他偷技大长,专扒那些经过大闸口的有钱人和权贵,出手神不知鬼不觉,且不留痕迹。警察局接报后多次派人防范,多无功而返。温东西等人偷来的钱物交给马留首处理。马留首将钱物一部分留作师徒几个的生活,一部分则在叫花堂和慈云寺放了粥棚,救济在清江浦的饥民。

为了报复刁财主,十四岁的温东西和同门师兄弟四人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偷偷跳进刁财主的牛圈,用麻药馒头麻倒一头黄牛后并用绳子捆住牛嘴,不让它发出声响,四个人竟活生生地下掉四条牛腿扛走……

八年过去了,已逾花甲的马留首让位于温东西,温东西继承了他师傅的“义”字,偷来的钱多是发散给清江浦饥民。他在东大街上开了一爿小杂货店做掩护,表面上看似本本分分的生意人,背后还继续干着窃富济贫的勾当。警察局时不时地派出暗探查访,对温东西的手下构成了很大威胁。不过,温东西一眼就能识出人群中的便衣探子,于是,为了手下兄弟的安全,他每天上午都要怀抱一条小狗到大闸口溜达一圈。看到情势不妙,他便将小狗的屁股朝外,发出警示;情况正常时,小狗头朝外,告知平安。

听说清江浦城第一次解放后,温东西金盆洗手不干了。他关闭了城里的杂货店,跟曾驻在石桥的新四军炮兵连队伍走了。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