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那一年,我在农中教书
作者:刘秀宁
字体:【  
浏览次数:

我插队所在的十洞林庄是平桥公社两个先进样板生产队之一,一些机会就可能多些。文革中教育已被摧残殆尽,学校几年不上课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中小学陆续招生、复课,又推行教改,搞开门办学,到贫下中农中去。1974年,位于公社东面的红旗农中开门办学就找到了林庄,农中张校长跟我队孟队长商量,要带一批学生到生产队来,参观学习后每个学生写篇作文。这个没有问题,孟队长口才不错,讲生产队的发展如数家珍,问题是作文写完后需要贫下中农评讲两篇作文,这可难倒了孟队长。他思来想去,只有找我帮忙,我推辞不过,只好允诺。

那天张校长亲自带队来到林庄,评讲中学生作文对我其实并非难事。事前我看了学生作文,挑了两篇,学着当年十中语文老师评讲作文的方式,分析评判文章主题、段落、表达方式、修辞造句等,讲解一番。本来只是应个差,不料张校长大为满意,赞赏有加。

过了月余,张校长又带来一批学生,如法炮制,做作文和讲评作文。这一次结束后,他没着急回去,而是先后找孟队长和我,十分真诚和急切地邀请我去农中教书,似有点“求贤若渴”。我其实并不很想去,因为没有编制,不是正式教师,甚至算不上代课老师。但孟队长竭力鼓动我,在他眼里“先生”是受尊重的人物,加上张校长的诚意,我还是去了农中。

老同学王清华已在农中教书几年了,我们成了同事,她是正式教师,我只是临时客串而已。到了学校,理所当然安排我教语文。虽说班级学生多些,每天课时也够多,但那毕竟不是繁重的体力活,我感到得心应手。学校老师不足,还常有的因事缺课,我因为住在学校,天天在学校,经常代课,各门课都教过。较长时间还上过数学课、地理课。教师中,一个老先生和一个年轻的小王先生与我特别谈得来。小王和我睡在同一宿舍,晚上喜欢听我讲故事,记得讲“基督山恩仇记”,每天一段。我也奇怪,只知道知青中吴少良是讲故事高手,怎么我也能讲故事,居然听得小王老师如此入迷。

前两年,我曾在我三哥所在的县农机厂专门实习过几个月,学习农机装配、修理、故障排除和拖拉机驾驶。在去农中之前,我又在生产队开柴油机和手扶拖拉机一两年,相关技术已了然于胸。当时全国中学专业教材就是《工业基础知识》《农业基础知识》,简称工基农基。张校长教育创新,要我将工基教材改造为专门教柴油机拖拉机的课程,我欣然领受任务,这对我来说一点不是难事。这门课对农村孩子也特别实用,学了就能用。

开课第一天,我对学生们说:“认真学好这门课,我保证你们能在生产队做个合格的技师,能开柴油机,能开拖拉机。”学生们听后很兴奋。农村技师在当地很吃得开,对农民来说甚至有点神秘,似乎很有本事。当地人学技师,一般都是跟老师傅,拜师学艺,花费大,时间长,学得不完整,无理论,老师傅往往还会留两手。听说学校可以学技师,而且先生包会,班上学生自然热情很高。没人缺课,课堂上认真听讲,聚精会神,上课的感觉好极了。

我将课程分为上下两个半学期,上半学期教柴油机,下半学期教拖拉机底盘。农村教学条件差,没有实物,学生难理解,老师也难讲清,学校没法实习,学生也难以真正掌握。为此,我联系了附近生产队,借用他们的拖拉机柴油机,结合实际讲课、操作。这样,我就能安排在学校上一阶段课,去一次生产队,结合实物机器讲解与实践,效果很好,学生能理解,能听懂,学习热情更高。

经过几次拆装演示实习,学生们对柴油机的气缸活塞、气门、曲轴连杆、油泵油嘴、燃油供应、润滑等几大系统认识加深,对拖拉机底盘的变速箱、离合器、刹车系统等有了直观的了解和体验,对柴油机拖拉机的神秘感逐渐消失。教学中,我特别把农村技师惯用的一些小伎俩做了说明。某些技师被辞退后,偷偷做点小手脚,让你的机器启动不起来。最常见的是改变提前供油角,柴油机是压缩点燃结构,点火工作冲程中,需在活塞达到气缸顶点前提前向燃烧室供油,谓之“提前供油角”。此角偏离,会造成输出马力不足,过大或过小,则根本启动不了。我多次遇到这种情况,到现场修理,通过调整垫片厚度,对准飞轮上的供油线,保证油嘴喷油即可,故障手到病除。这些技术诀窍实用价值极好,学生学到了真本领非常高兴。

学期结束后,学生基本学会了柴油机拖拉机操作,回队就能派上用。本门课成了最受欢迎的课程,我也因此感到非常高兴,颇有成就感。

离开农中几十年,虽未当教师,但也上过课、教过书,上过百人大讲坛,只是再也没有找到过农中教书时的那种感觉。

 

评论

姚姗姗:刘秀宁写得真好!

陈锡安:刘秀宁,当好教师不易,是需要知识和经验的。我在农业科技、公共管理、人力资源等授过课,仅备课过程就煞费苦心,有时也勉为其难。可以感知你当年付出多少心血!好在你无师自通,令人感佩!

黄光明:刘秀宁,当老师的感觉真好!那一年我被借调到平桥医院做中草药制剂时,被平桥大队的舌簧啦叭厂厂长和大队书记请到厂里给青年工人讲电子知识和电工原理,每天晚上到厂里,车间已坐满了,两盏汽油灯照得亮亮的,我站在黑板前看到了青年们眼里渴求知识的光芒……一个多月的相处,这光芒是越来越强烈。多少年后给电大机电一体化班上课时,正如你所说那样,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感觉了。

王曙光:刘秀宁,写得真好!

赵曙东:读了二刘的文章,感到知青在最后坚守时光是多么令人赞叹。已经是近50年前的事情,二刘对当老师过程中的内容还如数家珍,历历在目,真是值得钦佩。我觉得十中给我们的教育是如此重要,十中不仅传授了我们知识,也传授了在困难时候坚持的毅力。

王清华:刘秀宁,我记得你、丁燕霞、高维强、林桂霖都先后在农中代过课,可惜那时我们之间的交流并不是太多。你是一个办事特认真的人,并能把任何事情都办好的人,我特别佩服。

上一篇: 人鼠大战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