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印象二舅
作者:申卫华
字体:【  
浏览次数:

 11月28日,是外来的感恩节!未曾想这一天也是我刻骨难忘的日子。因为在苏家的微信群中,竟接到了二舅去世的噩耗,震惊之余,感伤、流泪、痛哭!

二舅苏鸿宾,我母亲的亲弟,在母亲苏氏的家族中,可谓才华横溢,出类拔萃。论才华,高考之乡(海安)的翘楚;论文采,不愧为苏东坡的后人;论人品,博学中的谦逊大气;论相貌,帅哥中的温文尔雅。

而在我童年的记忆中,二舅的形象,始终停留在父母保存的相册之中。是1972年初,让我面对面,见到了相片中真正的二舅。那一年,我初中毕业不久,二舅是探亲,看望他爸,也是我的外祖父,而专程来到淮阴。

可望着在家无所事事的外甥,二舅不免生气:“这么小小的年纪,为何待在家中,而不去上学?“当我回答,因哥哥姐姐下放农村,我得尽早等分配工作,以减轻家庭负担的缘由时,二舅终于坐不住了。

那一年的二舅,真像我的父母和家长。就在来淮阴的第二天,竟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回到了初中时的母校——淮阴中学。到底是学究型的二舅,当他踏进校长办公室大门那一刻,让我刮目。其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和游说,直让当年的校长连连点头,不停称是,接下来自然是话到成事,水到渠成。只记得那一年新学期的开学,虽然已经半月有余,但在二舅的奔波之下,终于重返淮中的课堂。

而第二次见到二舅,好像是在一年之后。那一年,是二舅全家,从扬州的江都,迁往四川的成都。在途经继父座落于镇江长江码头旁,姚一湾小巷79号的住家时,我终于见到了妈妈经常提起的,苏家漂亮的二舅妈。

二舅妈,标准的扬州美女,用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夸赞,一点也不为过。当年小小年纪的我,还真佩服二舅的魅力和艳遇。而二舅妈可谓女中花魁,除了身材修长,貌美贤惠之外,那琴棋书画乃样样精通。以至于当年,在江都县交通局,曾有扬州交通第一美才女之称号。

二舅找到如此优秀的二舅妈,应该是天赐良缘,郎才女貌。只记得那一年,二舅全家是下半夜,要乘坐镇江开往四川成都的火车。为了尽到地主之谊,咱妈和继父准备让出自己的房间,让他们好好休息。可倔强的舅舅和贤惠的舅妈,不忍打搅,一再推辞。最终仅在堂屋的地板上,打上地铺,度过了亲人相见的曾经。

至于第三次见到二舅,已经是2008年的春天。那一年,春节刚过的正月十六,家母就不幸去世。当二舅、舅妈听到姐姐去世的噩耗,当即派出代表即大女儿苏扬,千里迢迢飞到南京,又转乘长途大巴直奔淮阴。并捎来了她们连夜苦思冥想,由舅妈用隶书写就的一副挽联:”一生艰苦勤劳朴素,克己奉献苏家同胞优秀;终身善良聪慧贤德,尤乐助人兄弟姐妹楷模!“这幅意味深长的挽联,则倾注了二舅同舅妈,当年对亲姐的哀悼、祭奠、祈祷和怀念之情。

为了表达对她们的感谢,在春暖花开之际,我同小弟带上夫人直奔四川成都,看望那千里之外的苏家亲人。那一年,二舅虽才七十开外,但由于身体欠佳,不能陪同一起游览。但舅舅及舅妈安排的四川大火锅,成都下午茶,河边聊天坊;以及表妹苏扬亲自开车,全程导游的青城山、都江堰、武侯祠、峨眉山、乐山大佛、杜甫草堂等,直让我们饱尝了舅舅全家的热度、热心和热情。

近半月的成都之行,是我们和舅舅舅妈,以及他们全家零距离接触,最最快乐的时光。尤其是舅舅的平易近人,舅妈的善解人意,表妹的不辞辛劳,让我们充分感受到,亲人之间的互动所留下的快乐与幸福。虽然我们一行四人,逗留四川的时间短暂,但那份舅舅同外甥血浓于水的亲情和爱恋,却留在了难忘的记忆之中。

如今的二舅虽然去了天堂,但留给后人的印象,却永远刻在了我们的心中!

下一篇: 上河工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