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说淮安 | 诗意淮安
作者:胡健
字体:【  
浏览次数:

一些哲学家爱把“诗、史、思”揉合在一起,这篇“诗意淮安”希望也能有些“史”与“思”在其中。

就让我们从遥远的青莲岗开始。六七千年前,我们的先民们就在淮水边生存劳作,然而这些都早已了无痕迹,但当年先民们制的彩陶盆却被发掘了出来,像国内许多母系氏族遗址出土的彩陶盆图案一样,它们也是抽象而神秘的,表达着一种图腾信仰,我仿佛看到我们的先民捧着它,里面荡着淮河的水……

  水蕴淮安。我们淮安是一座水城。我们城市的一些重要河流与湖泊都是人工开出或形成的。春秋时,吴王夫差向北征伐,从扬州向淮安开挖了著名邗沟,客观上便利了交通,它也成为了古运河,后来还成了京杭运河中的一段。邗沟不仅闪烁着波光,而且也闪烁着剑影……黄河之水天上来,自宋代黄河夺淮后,处在淮河中下游的淮安,水患不断,洪泽湖就是明代淮安人民为了蓄住上游滚滚而来的洪水而建构成的——雄伟的洪泽湖大堤就是人工造就的水上长城,它让洪泽湖成为了一座高高在上的悬湖……淮安是中国水系最为复杂的地区之一,而以清口水利枢纽为代表的淮安的水利设施,则被认为是全国传统水利设施最为齐全的地区之一。水蕴淮安。现在的淮安城区有四条河流穿城而过,境内还有许多座湖泊……淮安的每条河流都会呼呼,淮安的每座湖泊都是映着天光云影的明镜,对人而言,淮安是一个宜居的绿水城市,现在的淮安已由水蕴走向水润,这是一块漂在水上的土地,一座漂在水上的城市……

淮安还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明清的淮安是名副其实的运河之都。从现在淮安的运河风光带我们可以依稀当年:淮安区城中的高耸的镇淮楼、气派的淮安府署……当年这里官僚出没;而临运河的河下镇,当年则盐商云集,商铺、会馆、花园……众多,石板路的石头原是盐商运盐从南方归来时用的压舱石……清江浦区的大闸口则雄伟气派,600年了依然坚挺,“两岸人家尽枕河”,当年清江浦运河两岸多少人家,一片繁华……当年河道总督的花园——清晏园也在清江浦,园子很大,有水有山,有树有亭,不愧是“江淮第一名园”……

清代大诗人龚自珍曾“夜抵淮浦”,留下“一日千艘过此河”的诗句,生动地记录下当年淮安漕运之盛;当年的纤夫号子:“抬起头来朝前看,运河上面都是船”,同样生动地记录下了当年淮安漕运之盛;月上中天,淮安的小巷深处会传出哀怨小曲:“有女不嫁驾船郎,一年半年守空房。有朝一日回家转,带回一包脏衣裳”。而星星还没全退去,运河堤上一男一女正在告别,小伙子跑向了运河,跑上运河上的许多船只中的一只,清江浦的小姑娘却还站在河堤上,看着运河上的那只看不见了的船与那片帆:“船行千里哥记住,妹在岸上等着哥”………风流早已随逝水流去,然今日淮安的运河风光带却融古出新,风景这边独好……

人杰地灵,淮安历史上名人辈出。这里只说吴承恩与《西游记》。明代的吴承恩科举不顺,一生坎坷,但才奇才高,远超当世。“非余求怪,是怪求余”。《西游记》的世界是沉闷而黑暗,而西天取经的唐僧师徒则是世界的光,西天取经与妖魔要吃唐僧肉构成了小说情节的内在张力,小说想象奇特大胆,情节简洁而有趣,人物风趣而夸张,充满了中国小说难得的喜剧性与童心童趣,可以说,这部小说在中国无人不晓,而且早出国门……吴承恩纪念馆就在现在的河下镇,淮安市区还建起了现代化的西游乐园……

戏曲与小说一样是市民的艺术,在明清深厚的戏曲活动的基础上,淮安近现代出现了中国京剧的“百年三杰”:中国京剧通天教主王瑶卿,他勇于革新,让死气沉沉的旦角艺术有了血肉,栩栩如生;他善于育人,因材施教,点石成金;中国麒派艺术开山周信芳,倒呛后巧妙地用沙哑的噪音创出新的流派,梅兰芳的唱腔珠圆玉润,如行书,他的则苍劲有力,如魏碑;还有“活红娘”宋长荣,台下是个貌不惊人的男子,台上却是位让观众心醉神迷的俏丽活泼的女孩……

食在淮安,淮安的美食也是出了名的。清代中国形成了四大菜系,淮扬菜是其中之一,足见其特色。中国文化讲“品”,诗有诗品,书有书品,画有画品——有了品才有文化,才上档次。软兜长鱼、平桥豆腐、开洋蒲菜、狮子头……淮扬菜讲究选料,讲究刀工;讲究火候,讲究调味的平和多变;讲究色、香、味、形俱佳 ,上得了任何宴席,是有文化档次的菜,是有文化品位的菜,食在淮安,美不胜收。

现在的淮安,是一座具有文化品味的现代城市。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林立,宽阔的道路如织,还有那条从古代流到今天的里运河穿城而过,两岸的风光带古今交融,坚挺了600年的大闸口横跨里运河上,中洲岛上的浦楼古朴典雅,岸上的慈云寺高耸……现在的运河风光带大气漂亮,白天里运河波光粼粼,夜晚流光溢彩,是一条迷人的风光带,甚至是淮安最美的地方之一……

淮安还是周恩来总理的故乡。周总理则是淮安的诗中之诗。“人民总理人民爱”。周总理在淮安度过他的少年时期,淮安区有他的故居,清江浦区有他的童年读书处。为了中华的崛起,这只大鸾,奋然而起,搏击风云。在共和国喜庆庄严隆重的开国大典上,他与其他国家领导人一起站在雄伟的天安门城楼上……

在他故乡的学校里,孩子们正坐在教室里聚精会神地听着老师讲着大鸾的故事——

上世纪50年代,淮安水患,屋子被淹,人与蛇都上了树……在北京,周总理力排异议,拨款给家乡治水。“是老区人民用独轮车把我们推过长江去的,我们不能忘记他们”……

飞机每次经过淮安上空时,周总理总爱让驾驶员把飞机降低减慢,让他好看一下自己熟悉的淮安区的镇淮楼、清江浦区的清江大闸……

淮安的诗意,在“史”里,在“思”里,更在现实的创造里……

             

2019年12月

原载《淮海晚报》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