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安故事 | 清代震惊全国的“李毓昌案”
作者:李想
字体:【  
浏览次数:

清朝嘉庆年间,在淮安府曾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李毓昌案”。此案一方面涉及的人物范围相当广,上至皇帝和封疆大吏,下至普通平民百姓;另一方面此案不仅仅是普通的贪污受贿案件,还包含赈灾银、谋杀、诬告、进京告状等多种戏剧因素,因此被列为“清朝四大奇案”之一。

案件发生在嘉庆十三年(1808),当年夏秋之际,黄河暴涨,淮安一带受灾严重,几十万灾民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嘉庆皇帝闻讯,立即向受灾地方下拨赈灾银,其中受灾最严重的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区)分得99000两赈灾银,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

赈灾完毕后,朝廷担心赈灾银会被地方官贪污,所以照例要对赈灾银的发放进行审查,称为“查赈”,也就相当于现在的审计。也是这个机缘,山东人李毓昌来到了淮安参与“查赈”。

李毓昌,字皋言,山东即墨人。即墨现在是青岛市的一个区。嘉庆十三年考中进士,当时他已经38岁了。吏部安排李毓昌到江苏省作候补知县——就是只要江苏省下面的县官有空缺,他就立即上任。如果该省巡抚半年内还让新科进士坐冷板凳,那就得小心被御史弹劾。李毓昌在等候上任时,恰好遇到朝廷下令查赈,江苏巡抚汪日章觉得这位新科进士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派他作为查赈专员,与其他八名官员前去山阳县审查账目。

接到委派后,李毓昌立即带上三个仆人李祥、顾祥和马连升到淮安开展工作。李毓昌到了山阳县后,为了避嫌,他不住山阳县令王伸汉为他安排的县衙公馆,而选定了城郊的善缘庵作为寓所。山阳县共辖40乡,每乡数十村,李毓昌带人一村一村,一户一户地核对人数和所领的赈灾银。他在一个月之内完成两个乡的复查,在核查的过程中,李毓昌逐渐发现灾民所领的赈灾银数额与山阳县令王伸汉上报的数额相差甚大,灾民根本没有领到足额的赈灾银!那缺额的赈灾银哪里去了呢?肯定是被地方官克扣和贪污了!而最大的嫌疑就是县令王伸汉。

李毓昌仔细收集王伸汉借赈灾之机贪赃枉法、克扣赈灾银的证据,然后汇总成册,就等上报给淮安知府。王伸汉毕竟是山阳县的地方官,他打听到这个消息,大为惊恐,贪污赈灾银可是一项大罪,轻则官位不保,重则坐牢杀头!王伸汉首先想到的是贿赂李毓昌,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和“官官相卫”么?给他些好处,贪污的事也就被掩盖了。可惜王伸汉想错了,李毓昌是一个忠厚耿直的山东汉子,他苦读诗书几十年,立志做一名清官,上报朝廷,下安黎民,对于王伸汉的贿赂,他严词拒绝。

一不做二不休,狠毒的王伸汉为了不让丑事曝光,决定谋杀李毓昌!他用500两银子买通了李毓昌的三个仆人李祥、顾祥、马连升。然后宴请李毓昌,李推脱不过只能参加,在酒席上王伸汉频频敬酒,称自己知错了,等候上级的处理。喝高了的李毓昌回寓所休息,因酒后口渴,唤仆人上茶。李祥趁机将毒药放于茶内,失去警惕的李毓昌一饮而尽,不久就毒发吐血,但没有立即死亡。三个丧尽天良的恶仆竟将奄奄一息的主人用衣带勒死,然后将尸体悬挂在房梁上,伪造成上吊自杀的假象,接下来假惺惺地报告当地官府,说主人自杀了。

王伸汉知道后大喜,派人先将李毓昌准备向淮安知府呈送的证据取走,然后派人将案情报知淮安府。然而百密必有一疏,他没来得及仔细清查李的遗物,没想到李毓昌担心被害,早就准备了遗书缝在衣服内。第二天,淮安知府王毂在验尸的时候发现李毓昌的胸前有血迹,起了疑心,但王伸汉先后贿赂王毂4000两白银,请求隐匿此事,王毂竟答应下来,以李抑郁自杀上报省里,并通知李毓昌的家人搬柩回乡。案件报到省里后,管司法的按察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荒唐的“李毓昌因抑郁症自杀的报告”便出笼了。

这一年的十一月十六日,山东即墨的李毓昌的家中,突然接到江苏官府送来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噩耗:李毓昌在江苏省淮安府山阳县查赈的任上,竟“心神不宁”上吊自杀了!李家上下万分悲痛,李毓昌膝下无子,只留下一个寡妻林氏,家族的大树倒了,林氏央求家族中见过世面的亲叔叔李泰清做主,前去江苏接回丈夫灵柩。这件事不仅在李家,在整个即墨县民间,都觉得实在太蹊跷。一个新科进士,前途似锦,怎么可能“心神不宁”而自杀呢?这实在不合常理。疑窦重重的李泰清赶到淮安,将侄儿棺柩运回即墨,离开山阳县时,王伸汉还假惺惺地送上了150两银子做路费。

李毓昌的灵柩回到即墨后,悲痛不已的林氏清点亡夫遗物,从箱笼中翻出一件皮马褂时,发现胸前及两袖血迹斑斑,衣服中缝有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山阳冒赈,以利啖毓昌,毓昌不敢受,恐上负天子。”林氏马上找到叔叔李泰清,在他的主张下,李家决定开棺验尸,检验证明毓昌死前身中剧毒。更为奇怪的是,李毓昌的三个仆人在李死后竟然没有回到故乡,而是在王伸汉的举荐下在江苏几个县当了衙役——堂而皇之做公差了!显然山阳县令王伸汉有害死李毓昌重大嫌疑。

然而李毓昌自缢身亡,是江苏当地的省、府、县三级官府做的结论,要推翻这一结论,是何等不易!如果冒冒失失去京城告状,不但打草惊蛇,弄不好被当成刁民解押回山东。恰好这时候李毓昌的老师安徽巡抚初彭龄回乡省亲,李家便向他哭诉冤情。得知自己的学生被残害,初彭龄十分震怒,他亲自撰写了状纸,让李泰清及李毓昌的堂伯李士磺携带诉状前去京城,在都察院前哭诉。有初彭龄在高层运作,这状纸较顺利地递进都察院。掌管全国监察的左都御史看到此案太复杂,牵扯太广,干脆上报给嘉庆帝,听候皇帝圣裁。

嘉庆帝见到诉状,震怒可想而知。一个查赈的新科进士竟然被当地官员给害死了,若属实的话,那背后该有多严重的贪污腐败行为。于是他立即下了两道圣谕:一是命山东巡抚立即组织公正精干大员验尸;二是责成两江总督铁保及江苏巡抚汪日章将原报案卷及涉案人犯火速解京候审。同时,嘉庆皇帝还在谕旨中严厉强调:如果各级官员不细心研究,致使真凶漏网,我绝对严惩不贷!

山东巡抚接旨后,不敢怠慢,立即调集省、府、州、县各级的九名官员,并选拔精干“法医”前去即墨验尸。检验结果果然如李家所言:李毓昌是身中剧毒后,再被人用绳索勒紧脖子挂起来,是被人谋害无疑。

嘉庆皇帝闻奏,在京城成立以军机大臣、仪亲王永璇为首的专案组查案督查该案。嘉庆十四年(1809)七月,案情终于大白:李毓昌确是被王伸汉买通李的仆人所害,再伪造成自缢假象,而王伸汉侵贪赈灾银竟然多达23000两!其中自己独得13000两,其余10000两用来收买、贿赂上司和其他查赈专员。

经嘉庆帝谕批,山阳县令王伸汉及其仆人包祥斩立决,籍没家产,王伸汉的儿子流放乌鲁木齐;淮安知府王毂绞立决;两江总督、江苏巡抚、江宁布政使、江宁按察使等相关高级官员分别被判处流放或免职;接受王伸汉贿赂的查赈专员革职、流放并籍没家产;三个谋害主人的恶仆李祥、顾祥、马连升被凌迟处死,凌迟就是活剐。同时,追赠李毓昌为知府,立碑纪念,并荫封其过继子为举人,赏其叔李泰清武举。嘉庆帝还谕制《悯忠诗三十韵》以表彰贤善。

上一篇: 太仓纪行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