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黄河驾校学开车
作者:吴波
字体:【  
浏览次数:

我说我是老司机,是因为我真的是个老司机。我年龄虽然不算大,刚四十岁,但是,我已经有了近20年的驾龄,在我身边同事亲友中,学开车拿驾照比我早的,几乎没有。时至今日,上驾校学个车,家里买辆车甚至买两三辆车,开车上下班、自驾游,这都是每个人极其普通极其正常的事情了。然而,就在这不太遥远的二十年前,学个驾照,还是件花费不菲、很不容易、甚至还不为人理解的行为:“花那么多钱,学开车子,有什么用啊?准备开大货车、出租车赚钱的啊?”是的,二十年前,估计没有多少人敢想自己的家里也能买得起轿车、自己也能开车上班出游,因此,没多少人会想着要学个车、拿个驾照在手里,因为“没多大用”。

 

而二十年前的我,还在上大三,因为自己想学、虽然没敢想能有车开却也幻想过将来或许能开上车,当时不是有个流行的说法“二十一世纪的人才需要掌握的最重要的三项技能:外语、计算机和驾照”嘛!当时,我这个即将进入社会的“二十一世纪的人才”,就一直心里痒痒地,想学个车,拿个驾照,多一项技能。2001年6月,母亲50岁生日,已经结婚成家了的姐姐和姐夫二人操持了母亲的寿宴,我这个大学生,只是负责跑跑腿送送请柬,宴席结束,算了算,一共剩下三千多块钱的礼金。我没好意思向母亲开口,但是母亲完全知道我的心思,于是母亲就主动提出来:“你要是想学开车,就去学吧,正好这里有三千多块钱,你拿去学。”得到母亲的支持,那年的暑假,我也就这样得以报名学了驾照。去哪里报名呢?去的就是位于原清河区大口子东边的黄河驾校,位置在今天的洪福小区北边,今天这块地还在。巧的是,我姐夫的父亲刚从单位退休,就去黄河驾校负责食堂后勤去了,当时黄河驾校的负责人恰巧是他的战友与老部下。我去那里报名学车,正好有个关照。其实,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那时的淮安市区,城市不大,学车的地方,恐怕只有这么一个地方,甚至,整个淮安大市,学车的地方都不多,因为我所在的那个大货B照学员班,有好几位学员,来自于盱眙洪泽等地。

报名缴费,2600元,我想既然学了,就学个有用的,能开大货车的,所以学了B照。最后加上七七八八的杂费,总费用早就超过三千了,想想那时普通人的工资大概只有小几百块钱,这三千块钱学个驾照,真也算得上是“奢侈”的高消费了,加之又没什么开车的实际可能,难怪学车的人不多。当时更巧的是,在驾校里的教练中,还有我的亲堂兄弟吴少成和他的姐夫,他们都是大货车的教练,原本,堂哥吴少成是在东风造纸厂车队里开大货车的,只是由于那些年的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了,他们这些老司机,也照样下了岗,所以,找了机会,再次就业,来到了黄河驾校做了教练。

当时,是准备安排我在堂兄所教的学员班的,他的教练车是东风平头货车,方向盘较轻,我这个小个子,力气小,可能学起来容易点。但是,他当时所带的那个学习班学员太多了,学习大货B照的,就主要不是市区的人了,来自于淮安下属各个县。安排不过来,我最后还是进了另一个B照学员班,教练名叫王建华,是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老头”,整个人透露出一股干练精明的模样,好抽烟;关键是,我们班的教练车是老解放!没错,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的那种绿皮的、大鼻梁的老解放货车!记忆中,这解放牌货车可是绝对的经典啊,电影里运送解放军战士不就是这车嘛!我压根没想到,我最终还能与它有一段时间如此亲密的接触,我人生学车开车的第一辆车,竟然是老解放!外面的道路上,早已经没有了老解放货车,据说,驾校的这些货车,都是从运输车队甚至是部队退下来的,经过整修,就成了我们的教练车。我开过老解放,估计,这也是我人生经历中值得骄傲、难以忘怀的经历啦!

黄河驾校的规模肯定是当时淮安所有驾校中最大的,条件毋庸置疑也应该是最好的——它应该是国营公办的吧?毕竟,最后的驾考、路考,都是在黄河驾校里面的场地上完成的,即使你在外面学的车,也要到黄河驾校里面来考。那时,黄河驾校里学车的,以大货车居多,与我同时学车的学员班,大约有近20个,也就有20多辆车,十多辆东风平头,还有四五辆解放货车。学小车C照的学员,要少很多,毕竟,那个时候,轿车还极为稀少,学了,除了在单位里有车开,否则也没什么用。前面我说过,学B照的学员来源很广,大多是县里的,他们到市区学B照,将来都是准备开大货车赚钱去的。学员多,人且杂,应该怎么管理呢?当时,黄河驾校采取的是半封闭式的准军事化管理。没错,当时来学车的,尤其是学B照的,就相当于“参军入伍”一样,要办理暂住证,住在驾校宿舍里,吃在驾校食堂里,不能随意外出,外出都是要请假批准的。听起来有意思吧?我是个特殊,虽然当时我户口在镇江,也办理了暂住证,但是我毕竟“有关系”嘛,我得以“走读”,早上来,晚上走,为了省钱,中午也不在驾校吃饭,而是去了驾校南边新建村的干三舅家。

我们一大批学员一起在驾校的大会堂里学习理论。发本书给你,让你自己读和背,也安排教官讲讲课。学了四五天后理论考试,上计算机考,那么简单的选择题,可是还是有很多学员考不过,但教官也会有所安排,我考试时,旁边就安排了一个“理论学习老大难”。最后的结果是,我考完了,代他也几乎考完了,时间才用去一半多,结果都是90好几分。过去考理论可以如此操作,放到今天,绝对是不可能了,所以啊,读书学习还是十分重要的,否则没文化、记不得、理解不了,连驾照考试的第一关,都过不了。

学完了理论,终于可以上车摸一摸了。我们学员班一共有十几个人,年龄最大的“班长”40岁了,盱眙人,我们称之为“大师兄”,他是来学驾照准备跟在舅老爷后面跑车的;二师兄也三十多岁了,洪泽人,情况和大师兄差不多;最年轻的是一个楚州区(现淮安区)的小伙子,刚满18岁,学个大货车照,就是学一门手艺,将来准备靠此吃饭的。和我差不多情况的学员有一个,名字我还记得,叫“娄金”,很吉利很好记的名字,他在南京上大学,是个胖胖的小伙子。我们都称呼王建华教练为“师傅”,就像真的是拜师学艺一样,王教练个子虽矮,水平却是杠杠的,人也很严厉,很有威严,说心里话,我们真的都有点怕他。我们先挨个上车静止地练方向盘、档位,老解放的那个挡杆又长又卡,档位很不好挂,光是推挡杆,就够我们这些纯粹“机械小白”们玩的了。练了三四天,大家都有些按捺不住了,我们才得以发动车子,开始在场地上缓慢地练倒库移库。开老解放最痛苦的事情就在如此,那么重的大货车、方向盘没有助力,几乎在原地打方向盘倒车、前进,一天练下来,胳膊膀子手腕的那种酸痛,十分痛苦,加之又是暑假酷热,每天都是汗流浃背,可是大家练车的热情都是很高,很快,大家都能做到倒车入库,再“两进两退”移库,然后再开出库来。我也用尽气力,累得够呛,但是,终于可以较为熟练地完成了。老解放还是比较陈旧的车辆,有时候钥匙打火怎么也打不着,还需要用摇把在前面摇车发动,就像摇拖拉机一样,这时,大师兄就可以显摆了,他在老家原来是开小四轮手扶拖拉机的,摇把摇得极其顺溜。每天早上,我们所有学员和车辆要在场地上排好队、训话;每天晚上收车,还是一样排队、总结,就和“军事训练”一样,每一个教练班之间还有评比,一切都是按照“规矩”来的。

学了十几天,我们才得以上路训练,练车的道路就在黄河驾校里面,场地很大,模拟各种路况,我们整天坐在老解放后面的车斗篷布之下,就像运送解放军战士一样,天气虽热,却很有意思。驾驶室里,教练训练着开车的学员,我们坐上驾驶室,心情都是很紧张的,这个庞然大物,操作起来一点都不容易。有一次,我是遇到路况,突然地猛打方向还一脚把油门当作刹车踩到底,老解放忽地一下子冲向路边沟里,幸亏王教练反应极快,一脚副刹车,车子歪停在路基之下,大家着实吓得够呛,自然,我被教练训得像个狗熊一样。我们轮流上车,一天跑下来,大概也只能练个五六次,其他时间大家就都在车上晃着、聊着,挺有意思的,虽然年龄差距大,虽然来自不同地方,但是大家同车学习,我们师兄弟之间很快就建立了友谊。

路上练车最难的一项是坡道起步,那么大的车,要刹停在坡道上,还要挂档,起步,不能熄火、不能后溜,的确很难,我们练了不知道多少次,也不知道被教练骂了多少次;至于说路跑,我们可是练得很熟练了,加减档玩得滑溜,时不时地还能冲个五档,车速60码以上,享受一下“风驰电掣”的快感。最后路考了,考倒库移库,一气呵成,我们班都过关了,可是有的教练名下,碰了杆没过关的人可不少,这就是教练水平和认真程度的差异了,我们庆幸有了个好教练,虽然凶了点,却很负责任。路考,用的还是我们学习的这辆车,考官坐旁边,我们听指挥开车。我一切都很顺利,一段距离跑下来,加减档、过红绿灯、过环岛,上坡道,都没问题,胜利在望,我心里乐着呢!过了一个路口,考官说:“靠边停车!”我二话没说,打右转向,刹车,刹停,把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正得意着呢,考官说话了:“路口附近,能停车吗?”我才醒悟过来,考官是故意命令的,正确的做法是:“报告考官,路口附近,不能停车。”不过没关系,这一项扣20分,但路考80分过关。

30多天的驾校学习结束了,按照安排,我们还要请教练一起聚餐。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在大师兄的安排下,为王教练买了两条烟、请吃喝过一次酒。那时, 我有一个傻瓜相机,我买了一卷胶卷,为我们学员班的师兄弟们一起拍了好些照片,我自己尤其是很珍惜开过的这辆老解放,我和王教练、我和娄金等师兄弟,围着它,拍了好多张照片,这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开大货车,以后的人生岁月中,没开过大货车,更没有再见过老解放。最后的聚餐地点还是在黄河驾校里面的食堂,一桌十几个人坐下来,我们痛痛快快地喝了顿酒,那时还没有酒后不能开车的说法,像王教练这样的老驾驶,就是喝个半斤酒,照样能开车,一点也不影响他第二天继续上车训练学员。第二天,也已经是八月底了,住宿的学员们解除了“禁闭”,各自回家,踏上征程。

2001年9月3号,我的驾照“大货B照”从淮安通过邮政EMS快递寄往了镇江我的大学,与驾照同时寄过来的,竟然还有一份“结业证书”,上面盖有公章和驾校校长的姓名章,至今我还记得,校长的大名叫做“仲波”,呵呵,我们可是拥有驾校“文凭”的人才!收到快递、拿到驾照时,我着实在全班同学面前得意了一把: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考了驾照的人!是啊,仅仅二十年前,有多少人会想到自己将来能开上自己的私家车呢?谁会能想到今天的中国,汽车早已成为每家每户最平常不过的一个交通工具呢?

2009年5月,我买了人生的第一辆车:吉利自由舰。五年后,2014年已经换了第二辆更好的越野车,到今天,又已经五年多了。我这个老司机,开着车,跑遍了祖国的东西南北,北到辽宁、南到海南、西到宁夏、往东跑遍了沿海各地,有过无数的驾驶经历。不久的将来,我还要开着车,去广阔的大美新疆驰骋、走最美的318国道去攀爬青藏高原,甚至,还要开着车走出国门,去往更远的世界!

但是,2001年的那个暑假,在黄河驾校,人生第一次学开车,开老解放,将永远是我最深刻、最难忘的记忆,就如“老司机”的第一次一样,刻骨铭心。

作者单位:淮安市清河实验中学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