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安故事 | 琵琶鼋鱼自天来
作者:龚逸群
字体:【  
浏览次数:

苇间居士边寿民和近水山庄庄主沈若铭是好朋友。住在山阳城郊的边寿民常去西南乡的白马湖畔看望沈若铭,每次去总要住上十天半月的,一则切磋技艺,二来享受美食。沈若铭有一小妾名唤凌儿,不但人生得标致才情满腹,更烧得一手好菜,尤擅煮虾蟹鱼鳖之类水族。当然凌儿轻易是不下厨的,除非来了边寿民这样的贵客。

近水山庄是一好去处:依堤而居,野芳遍布;前有浩淼大湖,院心有人工小池;池有小荷,水有浮萍;赏有绿竹,望有白鹭;观有幽兰,欲放还含;交有良友,倾情阔谈;天有白云,心无杂念。沈若铭在近水山庄潜心画鼋,为的是和边寿民去扬州见郑板桥。虽说郑板桥不是爱端架子的人,但尚未成名的沈若铭却心性极高,他不愿让人小瞧了自己,一心想画好《百鼋闹夏图》再去相见。

往年边寿民总会选择在秋末去近水山庄,因秋风起时在白马湖栖息的雁群最多,便于写生。但今年他在夏末秋初就来了,因为他们与郑板桥相约中秋见面。到了近水山庄,沈若铭却不在庄内。管家说:“老爷昨日到湖心洲去见新近相交的朋友袁老先生了,临行前留下了话,边先生若来可径直到湖心洲相聚。”“湖心洲在何处啊?”边寿民问,他来多次未听说过白马湖有湖心洲。“曹家圩乘舟南行三五里即到,袁府已留一家丁在此相候,迎接先生,您随他去即可。”说着管家就去厢房领来一驼背青年,让他领着边寿民前往。

驼背青年领着边寿民,从曹家圩登舟,只一盏茶的工夫就到了湖心洲所在。湖心洲不大,也就二三亩地大小的一个土滩,有一曲径长廊绕着整个土滩,土滩上散落着几间青砖碧瓦的房屋,中央有一高亭。一路而来迎面碰到的男女老幼竟然多是驼背。边寿民到时,沈若铭正与一白发老者在亭中对弈,二人见边寿民到来起身迎接。未待沈若铭开口介绍,一垂垂老者前行一步握着边寿民的手说:“久仰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啊,今日吾略备水酒薄菜为先生接风洗尘。”说罢引领着边寿民到了亭间,边寿民细看老者竟然也是一驼背,不禁心生疑惑。亭廊上挂着一幅画,正是沈若铭的《百鼋闹夏图》,不看则已,一看边寿民就呆了,但见湖水碧波荡漾,清澈见底,数十只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鳖在水中,嬉游闹夏,栩栩如生,宛若真境一般!“沈兄何以短短数月有此神来之笔,请赐教!”沈若铭笑道:“全仗袁金兄指点,使小弟如开天目。您可请教袁兄。”边寿民闻言,不由得对驼背老者肃然起敬,他躬身近前深施一礼:“请袁金兄多作指点,我每年来此描荷观雁总有些许不解,请不吝赐教!”

袁金还施一礼:“您过谦了,扬州八怪名噪天下,在苇间居士面前何人敢班门弄斧!时近正午,我们先去小酌几杯。”

酒席上菜肴丰盛,红烧鲤鱼、清蒸淮白、软兜长鱼、盐水煮虾、荷包鲫鱼、菊花青鱼、糖醋桂鱼、翡翠虾仁、乌龙桂鱼、清炒蟹粉……这是名不虚传的全鱼席,三人一通好喝,喝了三四个时辰意犹未尽。

眼见骄阳西垂,已有几分醉意的边寿民提议:“不如我们移步到近水山庄,在沈兄家接着喝,我已经好久未尝到凌儿做的菜了。”酒兴正浓的沈若铭欣然应允,袁金想推脱不去,竟被二人强拉上船。

一行人到了近水山庄,边寿民便让人叫来凌儿,然后对驼背老者道:“袁兄,今日佳肴可谓盛宴,然有一遗憾,虾蟹鱼类应有尽有,独缺沈兄钟爱之鼋鱼,叫不得全鱼席,为弥补这一憾事,今晚我们请凌儿做一桌全鼋席,不醉不休。”闻听此言,袁金不觉面露惊惧之色。沈若铭道:“边老醉了,这鼋鱼乃精灵之物,我爱之犹恐不及,况全鼋席要殃及许多生命,何忍食之。”边寿民气道:“我与兄的交情难道不及这小小鼋鱼么?看来我是来错了。”沈若铭知边寿民是酒后耍性子,便哄他道:“边兄想吃全鼋席,只怕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山庄内我饲养的近百只鼋鱼前日已被我悉数放生了,现捕现捉怕是来不及了。”边寿民一听哈哈大笑:“我前番梦获一捕鼋天书,按此书说法一日捉鼋千只,十日可捉尽白马湖之鼋。”袁金听了大惊失色,好在几人都喝多了,没人注意到他的脸色。他梳理了一下心绪,对边、沈二人一抱拳:“二位,不必为此事伤了和气,我家有一老鼋,重数十斤,可供今晚享用,但我有一桩交易要与苇间先生做。”边寿民听说有数十斤重的老鼋,喜出望外:“袁兄尽管道来。”袁金道:“老朽想用这千年老鼋与一道祖上密传菜谱与你交换捕鼋天书!”沈若铭道:“袁兄这是何苦来哉?”袁金道:“一只老鼋与一道祖上密传菜谱若能换得捕鼋天书,这白马湖上万鼋类免遭涂炭,使沈兄他日不至于无鼋可画。”边寿民道:“请袁兄速去拿来鼋鱼和菜谱,现将捕鼋天书交由袁兄任意处之。”说着从袖中抽出一纸片,交给了袁金。那袁金接过纸片也不细看,当下取出火镰将之燃为灰烬。然后朝二人拱拱手:“二位稍候,老朽去去就来。”说完转身而去。半个时辰之后,沈府管家来到堂前对正在和边寿民阔谈的沈若铭说:“老爷,袁老先生让人送来鼋鱼一只,菜谱一份,说自己身体不适,今晚不能前来相陪了。”沈若铭谈兴正浓,未及多想,一挥手:“把菜谱交给凌儿,叫人帮她把鼋鱼杀了,她见不得血气。”

日暮时分,一桌精美的菜肴摆在了边寿民面前,居中的一大盆菜形似琵琶,色泽美观,是众人未见过也未品尝过的,想来是按袁金所提供的菜谱做的,唤来凌儿一问果然如此。问菜何名,曰:“琵琶鼋鱼。”细尝之下,但觉其味鲜美无比,为众人平生所未遇之美味。

饭罢,着人安排好边寿民安息,沈若铭迈着酒后的碎步一步三晃地向凌儿的房间走去……未至室内,倒在家院里。这时,突见袁金泪流满面地站在面前泣声道:“沈兄,老朽要先去了。”沈若铭道:“袁兄何出此言?”袁金苦笑道:“我用天肴酬人间,又用肉身报知己,如今所剩只一缕魂魄尔,行将散去之前特来一见故友!只望沈兄今后能善待我族类,则我死而瞑目了。”言罢化作一缕青烟随风飘去。沈若铭大惊而醒,竟是一梦,再看自己正躺在家院的地上,而天已大亮。他来不及思索,急忙叫上边寿民带上家丁摇船直奔湖心洲,但见湖水茫茫,湖心洲早已荡然无存。方知所梦是真,不禁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原来袁金者乃是鼋精,而“琵琶鼋鱼”则是鼋类先族为讨好玉皇大帝烹饪自身的一道天廷菜肴。三日后近水山庄建了近水寺,万念俱灰的沈若铭遣散家人,散尽家财,成了寺里唯一的和尚,成天在木鱼声中面对着自己的《百鼋闹夏图》打禅念经,在暮鼓晨钟里潜心侍鼋。而那个叫凌儿的侍妾,改嫁他人后开起酒楼谋生,将琵琶鼋鱼这道天廷菜传承于人间。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