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那条云片糕
作者:何永年
字体:【  
浏览次数:

一想起这事,我便心酸难过,更多的是感激,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真是百感交结。

1951年,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国家困难,但我家更困难。在西长街六号,我父亲开的是家庭小作坊,自做自销,但原料缺乏,生意萧条,一大家子就靠这小作坊为生,往往吃了上顿无下顿。这年除夕,家家户户都在淮备年货,贴对联。那时的年货,当然远不如现在的丰盛。而我家则是一点年货未买——没钱。我家的房客纪德荣、纪德森兄弟俩也开了一间小作坊,看到我父亲满脸愁容的样子,明白了情况,于是递了一条云片糕过来。其实,他们家并不比我家好多少。就这样,一家老小数口人就用这条云片糕过了凄惨的年。

1963年我工作后,曾数次到纪家兄弟俩居住的老家北门西后街找他们要当面道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均未能找到,街邻们也不知道他们搬到何处。这条云片糕我一直铭记着,他们兄弟俩我一直惦记着,遗憾的是无以为报。

之后,日子一年比一年好,每当过年,云片糕总免不了要买的,同时,亲戚之间礼尚往来,礼物中总会有云片糕。云片糕意味着吉祥,寓意人们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因为年货多了,云片糕吃的也就少了,往往时间一长,糕就发硬,吃的就更少,但无论如何,我总要变着花样慢慢将其吃掉,因为我总会想起当年那条云片糕。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过年时的年货可谓山珍海味俱全。云片糕也总会有,但我的儿孙们对云片糕不屑一顾,都不愿吃。我将当年云片糕的真实故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不以为然,甚至不相信,这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儿孙们不吃,我吃,只要不发霉,我总要慢慢全部消灭掉,一点不剩,更不会丢弃,好在我血糖不高,放心地吃,但儿孙们,包括我老伴都劝我不要吃,我不听。他们哪能体会到我的心情!我一边吃着云片糕,一边不由得想起那年十分困难的情景,想起纪家兄弟俩送的那条云片糕,那片情意。

现在我家的生活和过去相比,真是天上和地下。过年时,年货照买,但又早早地在酒店定上二桌或三桌,通知我的弟弟妹妹各家都来团聚在一起,过上一个热热闹闹的团圆年,我老伴还要给孙子辈发压岁钱。

我家连两个孙子共八口人,通讯工具倒有九个:我、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各有一只手机,老伴有两只,此外还有室内座机一台,并配有和座机捆绑的小灵通一只。因此我家各人无论在何时何地,相互联系是十分方便的。要不是二孙子太小,我和老伴每年总要远途旅游一、二次。

但是,生活再怎么好,我总忘不了五十八年前的那条云片糕。

(本文为2009年10月1日 所写)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