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谨以此篇献给恩师吕正东
作者:王保爱
字体:【  
浏览次数:

当时间穿越到1978年秋,清江市淮安县黄码公社顺河小学的校园里,一堂数学课上响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气势雄壮的动人旋律: “本书定理真呀真不少,定理共有几呀几十条。定理证明是关键……”

   都说几何头代数尾,物理化学是追命鬼。可这别具一格的歌词,让我一下子消除了学习几何的恐惧。在帽中顺河小学最后一排长长的红砖青瓦房,西边数第二间简陋的教室内,七十几个初二学生全体起立,兴高采烈地唱着讲台前吕正东先生创作的《几何歌》。

仔细打量讲台前站着的小吕先生,身高一米七上下。之所以叫他小吕先生,是因为他大哥吕正邦是我们的班主任,同学们叫他大吕先生。小吕先生衣着朴素,浓密的黑发下那白皙的脸上,一圈套一圈宛如瓶底的一对镜片后边,那睿智的双眸闪着别样的光芒。

自从他接手这个班数学,他那铿锵有力的点化,强劲有力的挥手,曲调优美的天籁,一下子让七十几个学生犹如打了鸡血,数学学习的热情持高不下,数学成绩直线飙升。而此时我正陶醉在恩师一系列精彩绝伦的神来之笔,让我们绞尽脑汁无计可施的几何题灰飞烟灭。

吕正东和我都是顺河大队王庄人,接辈分他该叫我三舅。但他现在教我数学,而且因为他和我家兄关系刮刮叫,每天放晚学布置我两道课外题目,唤醒了我的心中的梦想,激活了我的才智,点亮了我的未来。

“二姐,我上学校了。”吃过晚饭我招呼了一声,背上书包离开三间草房这个简陋的一贫如洗的家,忠实的小黑摇着尾巴依依不舍地和我告别。

我家直后就是恩师小吕先生的家,顺着屋后的大道直向东经过王庄小队队房,让我怦然心动的顺河小学映入我的眼帘。顺河小学其实就两排房子,前一幢四口教室,后一幢很长,两幢之间是一个小操场,与西边的大操场紧密相连,而大操场与王庄的晒谷场接壤。操场上安放着一个篮球架,与前幢的后檐平齐。前幢前边还有一块小操场,小操场的前边就是北大堆,北大堆的南北是两条宽窄不一的水渠。

顺河小学和其他兄弟学校一样,晚上上两个小时的晚自习,时间六点半到八点半。我负责点汽油灯,所以不能迟到的。

偌大的教室里已经来了十几个同学,还有二十来分钟就要开始晚自习了。我信步走向东边的办公室:“报告!”

“进来!”办公室靠北墙第二排的小吕先生扶了一下眼镜,笑嘻嘻地回应,今晚是他的主场,他正埋头备课。

我驾轻就熟地站在凳子上,从办公室直后的柜子上方拿下汽油灯,顺便捎上火柴出了办公室。来到教室,我把汽油灯放在讲桌上,旋动打气杆开始打气,眼睛紧盯着气压指针晃动着,看到了临界气压了立即停止打气,旋动喷雾开关,两三妙后我划着火柴,明亮的火苗靠近薄如蝉叶的灯泡。“啪”地一声,汽油灯瞬间点燃了夜空,偌大的教室被照得雪亮。

同学们已经帮我放好凳子,我慢慢地站上去把汽油灯挂在教室正中央。窗外一片漆黑,顺河小学初一和初二的教室内灯火通明。莘莘学子们在老师的引领下,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遨游。

   汽油灯不时地发出哧哧的声音,在这万籁俱寂的秋夜,一轮冷月高高地悬挂在半空,她仿佛也在给好学的孩子们照明。我们先做了一个小时的作业,不少同学走上前去向小吕先生请教,先生高兴地为他们解答。

“同学们,大家快速翻开讲义到21页。”一小时很快过去,小吕先生来了精神,他在黑板上开始画图,让我们先思考……

八点半到了,结伴走出教室的同学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刚才先生讲的题,几个人争论着,意犹未尽到踏上归途。

我最后一个走,关了汽油灯,锁好门还了汽油灯,正准备走。

“保爱,你来一下。”

“哦。”我听到小吕先生叫我,立即向他走去。

“你二哥跟我关系好,这一点你最清楚。他要我特别关心一下你的学习,平时我也不好怎么关照你,这样。”小吕先生拉开实木办公桌抽屉,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接着说。“从今天晚上开始,我给你划两道题回家继续思考,明早交给我。听到了吗?”

“听见了。”我拿起课外书走出了办公室。

“小弟,先洗个脚,再做作业。”二姐保云总是这样地无微不至。

妈妈今年五月底抛下七口之家驾鹤西去,二姐对我更关心了。我一边洗脚,一边拿出先生给的课外书思考着。

罩子灯火苗随风摇曳着,吃过晚饭做起老师布置的作业后,时间已经九点许。拿出小吕先生给我的课外书,抄题画图思考起来。小黑狗在脚下哼哼叽叽的,陪着我挑灯夜战。

头一题怎么想都不会做,我抓耳挠腮,头发乱糟糟的。于是开始做第二题,呀,居然有点感觉,索性顺藤摸瓜,真做出来了!心里那个高兴劲甭提了,可还有一题这如何是好?

第二天一早课间操时间我把昨晚作业交到小吕先生面前,先生翻开看了一下。

“哟,不错嘛!能做对一题,有进步!第一题你来看。”先生在图形上添加了一条辅助线,“这时,你能得到什么结论?”

“边等。”

“还有呢?”

“对应角也等。”

“很好,添一个角1角2,你再想一下,会解了吗?”

“会了!”

就这样,我在小吕先生的关照下,每天挑灯夜战。几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一如既往地坐在小桌前,拿出每日两题思考起来。两道题居然一点头绪都没有!不应该啊,最近先生一直夸我进步不小,让我自信爆棚。

左思右想还是一筹莫展,小黑过来安抚着我,不知不觉中我居然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小弟,小弟,醒醒!”起来做早饭的二姐心疼地拉醒我,“受没受凉?不能这样啊,小弟,这会冻出病来的。”

醒来我一看,天已经大亮。不好!又要迟到了。我抓起书包,向学校跑去。“汪汪!”小黑为我送行。

“上过课来家吃饭!”二姐追出门高喊。

由于我老迟到,班主任知道我早饭从来都来不及吃,他特批我课间操时间回家吃个饭。

“报告!”

同学们齐刷刷的目光盯向我,教室内旋即哄堂大笑。大吕先生走了过来:“你又迟到了,快去后边江海塘把鼻孔洗干净!”

我连忙退出教室,跑到江海塘,碧波荡漾的水边,我蹲了下来。望着水中的自己,难怪同学们笑的,鼻孔里净是黑色的烟灰……

名不经传的我,每日两题坚持了一个多月,终于迎来了期中考试。

我们全校学生都把桌子搬到操场上,偌大的操场上排成了一个又一个方阵。清晨的阳光暖暖地照在我们的身上,调皮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奏起欢乐的交响。

第一场语文,我心里实在没底,尽管那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到天下都不怕”的口头禅,但是我并不是不喜欢语文,而是书读得太少,见到作文我就头疼。

第二场数学,我拿到试卷,油印试卷特有的香味沁入我的心脾。成绩一向不上不下的我,今天看到试卷居然是那么地亲切。有些大题居然我练过,有点甚至是原题。

考试开始了,我无比自信地提笔忘我地解答,全身心地进入了数学考试。最后一题拦住了我的去路,平移不行,添辅助线也未果……

紧张的期中考试落下了帷幕,我被从未有过的期待折磨着,好不容易熬过了漫长的一天。第二天早上,喜鹊在门前泡桐树跳来跳去。我今天居然没迟到,快速洗漱后奔向学校。

第一节数学课上课铃声响了,坐在第二排的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小吕先生的到来,同学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盯着前门口,紧张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突然,我听到门外小吕先生兴奋地说话声。大家更不敢出声了,人人都期待着成绩,可成绩差的同学更害怕老师报成绩。

“上课!”

“起立!”

“坐下!”小吕先生激动地说,“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有不少同学取得可喜的进步,但是也有些同学有了一定的退步。希望大家好好总结,多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下边我从高到低报一下成绩。”

有不少同学把头低了下去,但是大家又都想知道这次是不是许乃专同学又考第一,所以又把耳朵竖起来注意听。

“王保爱97,付立军89,许乃专85……”听着小吕先生的报分,大家惊呆了,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考97,全班第一?

“王保爱同学这一次能咸鸭翻身,考97分全班第一,这与他这近两个月的刻苦学习分不开的。许乃专同学,我希望你要好好总结,夺回自己的阵地。”小吕先生的话极富煽动性。

又过了一天,学校召开了期中表彰大会,我因全班总分第一,被大力表彰。站在领奖台上,我的脸红彤彤的,台下全校师生投来赞赏的目光,让我脸上更加火辣。

从此,我的学习步入正轨,第一从未旁落!

如今回想起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依然在内心对恩师吕正乐升腾起一种无与伦比的崇敬!

亲爱的小吕先生,没有你我这丑小鸭就不可能变成白天鹅;

亲爱的小吕先生,没有你我这近视眼就不可能实现跳龙门;

亲爱的小吕先生,没有你我这农村娃就不可能走进中国梦。

如今,你还奋战在李集中学,偶尔还充当消防员去救场,把你满腔热血、满腹经纶传授给天真好学的孩子们。

那天我坐在车里,和你告别的时候,望着你满头银霜但笑容依旧,学生真为你高兴!我知道,你更高兴的是小师妹给你们吕家生了个小外孙。车内响起宋祖英那曲动人的旋律:“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个讲台,举起的是别人......”

听着这首歌,缓缓行驶的车窗上幻化出您的身影,您在引领我们唱着您填词的《几何歌》:“本书定理真呀真不少,定理共有几呀几十条……”

这歌声久久地在回荡我的耳畔,这歌声永远地驻扎在我的心底……

​因为你,所以“我长大后成了你。”

作者单位:江苏省清浦中学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