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难忘那战斗的岁月
作者:陈亚林
字体:【  
浏览次数:

我于1944年参加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走进军营,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涯,我当时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亲历了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大小战役若干,迄今已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每当我看见有关战役的纪念文章和战争影片的时候,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往事常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打开思绪的闸门,又把我带进了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时至今日,仍能燃起我当年战斗的激情和对战斗岁月的追忆。

记忆最深的要数1948年的“济南战役”,当时我在野战军医院从事战地救护工作,济南战役中那场战斗打得非常惨烈,我军勇士伤亡严重,不断有伤员从阵地上运送下来,有时也需要我们抬着担架,和死神赛跑,和时间争速度。要将受伤的战士从敌人的眼皮底下抢出来进行救治,子弹就在头顶上,耳边呼啸而过,我们也在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不分昼夜地抢救伤员,让人忘记了劳累、忘记了吃饭,但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

一天,阵地上又抬下了一个重伤员,只见他两眼紧闭、浑身是血,脉搏微弱,面色苍白,血压几乎为零,因为大量出血呈休克状态,如不及时输血紧急手术,伤员随时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战友的生死就在一瞬间,情况特别危急,也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所有人面对此情此景心急如焚。自从战役打响以来,每天前方都会转来大量的伤病员。战地救护受当时医疗条件所限,野战医院仅有的一点血浆早已告罄。虽然战友们头上的硝烟还未散尽,前方的枪声、炮声仍在继续,但都不约而同地卷起自己的袖子“抽我的,抽我的”!从伤员的帽子上我知道了伤病员与我同为A型血,我冲上前去对领导说:“我是A型血,抽我的”!领导看着我瘦弱的身躯在犹豫着。我态度坚决地说:“战友们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把自己的生命都置之度外,我献这点血又能算得了什么……”时间就是生命,救命要紧啊!容不得领导犹豫,鲜红的血带着我的体温,被缓缓输入伤员的体内。看着因及时输进了我的鲜血,伤员的脸色也从原来的苍白慢慢转向红润,又被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感觉特别欣慰。可眼前一黑就失去了自觉,等我醒来已是深夜,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那位伤员情况如何?得知那位伤员也已转入后方医院治疗,终于松了口气。此后,再也没有机会相见。我还清楚地记得这位伤员的名字叫杨德华,当时正值青春年少,也就20出头的样子,如果至今仍健在的话,也是一耄耋之人了。

追忆当年的战友情,血浓情更深。我的战友,我的兄弟,如今尚不知这位曾与我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有过一面之缘、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好战友究竟身在何处? 因为我们共同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战斗,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甚至宝贵的生命谱写那一首首壮丽的战斗诗篇、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济南战役结束后,我荣立二等战功。与其他的表彰相比,这个二等功相对与我来讲更具有不一样的意义,因为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但与那些在战场上献出宝贵生命的烈士们来说,共和国不会忘记,我更不会忘记!倍加珍惜今天用无数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我的灵魂也在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经历了战斗的洗礼,战斗的岁月令我终生难忘。

吴祝锦口述(93岁离休干部),陈亚林整理

下一篇: 丹 丹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