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我的母亲是“漂母”
作者:吴波
字体:【  
浏览次数:

慈善一词,在中国传统文化典籍中,“慈”是“爱”的意思;“善”的本义是“吉祥,美好”,后引申为和善、亲善、友好。关于慈善,我们淮安人,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早在2000多年前的秦朝末年,在我们淮安这块土地上,就已经上演了施者无私关爱、受者知恩图报的慈与善、施与报的佳话,那就是“漂母与韩信”的故事。《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漂母”,一位没有留下姓名的普通淮上母亲,她看到少年韩信每日饥肠辘辘、难以生存,便心生慈爱之意,每日将自己有限的饭食分给韩信,让韩信不至于饿死。韩信为此,对漂母说将来要报答她,然而,我们从漂母的话语中,能够认识到,漂母,是一位真正的“慈善家”,她帮助韩信,没有任何功利性的目的,没有想过将来要得到任何回报。她的关爱,是真正无私的人间大爱,因为,她所关爱的,不是自己的子女,而是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甚至素不相识的困难少年。在我们淮安这片土地上,因为漂母、因为人心向善,几千来,涌现过无数的关爱、帮助他人的人物,流传着无数人间大爱的美好故事,为此,如果说我们淮安是“中国慈善之都”,我觉得应该是实至名归、理所当然的。

对于我而言,今年四十多岁了,半生的人生历程中,对于“慈善”更有一番自己特别的感悟与理解。慈善,就是真诚、无私地帮助他人、帮助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困难的人,帮助特殊的、需要帮助的人,而且,不是为了名,更不是为了利,因为,“人做好事,不问前程”“好人终有好报”。我是这么想的,也更是这么做的,因为,我有一位好母亲,她这一辈子,做得好事、善事,数也数不清,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位“漂母”般的人。

小时候,我对我的母亲很不理解,因为,母亲经常将家里仅有的一些吃的、穿的物品,拿出来,送给别人。我问母亲,我们家里的饭菜也不多,你为什么要把它送给门口“讨饭”的人呢?母亲总是会说“人要做好事,好人有好报。”如果我问母亲,你帮助了那么多的人,你得到了什么呢?母亲又会说,“人做好事,不问前程。”那时候的我,看到母亲做的善事多了、听到母亲说的多了,虽然依然不是太理解,但是,往往也就认同了母亲,有时还会和母亲一起做一些帮助他人的好事与善事。

母亲名叫许秀英,是老淮安县黄码乡许庄村的农村人,出生于1952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十多岁的母亲在外公家因为是长女,已经帮助外公操持打理一大家子人的日常生活。那时,农村人的生活水平很低,家里没有粮食开锅了,也是比较经常的事情,这时,村邻们就会拿着锅或者碗来到外公家来借些粮食。我的外公,因为子女多,家庭负担重,所以他特别能苦,种田、挑货担、到清江城里公园车螺蛳、到丁老饭店打烧饼炸油条,总之,想尽一切办法积存粮食,以养活一大家子、六个子女。此时,掌管家里粮食的,便是母亲。村邻们往往都趁着外公外出不在家时来借粮食,因为外公他心里很明了,家里的粮食不多,不敢乱借更不敢多借;然而,我的母亲不一样,十多岁的她,心里很明白,前来借粮食的村邻,如果不是家里实在困难了、实在揭不开锅了,谁会厚着脸皮来借粮食呢?此时,母亲总会悄悄地“挖”上一下子米面,递给村邻,还悄悄地说:“我大(父亲)不知道,你就不要还了。”是的,我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在她在娘家做姑娘的时候,就是一位这么善良的、乐于帮助困难的人的好人,你说她是不是一位“漂母”、可不可以算作是一位“慈善家”?多年以后的今天,当年得到过母亲帮助的村邻,年龄大多八九十岁了,在村子拆迁后的康乐佳苑里,遇到母亲或者提到母亲,依然会感激不已地说道:“三老爹家的大闺女秀英,仁义啊!”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母亲嫁到了清江市城里,父亲远在新疆工作,她和父亲的兄嫂生活在一起,母亲住在一间“小坯子”里,生活条件很苦。那时的城里人,生活条件都比较差,所以,家家户户大多会比较“自私”,舍不得帮助他人,生怕遭受损失。母亲则不然,她比较看不惯的,就是这些所谓城里人的“自私、小气、不讲人情”,母亲只要遇到有困难的人求助,总会力尽所能地伸出援手,帮上一把。八十年代初,母亲住在淮阴地委南边的市建新村,有一天,家门口来了一位衣衫褴褛、拿着饭盆讨饭的中老年妇女,母亲和我正在吃午饭,母亲立刻指挥我盛些饭菜给她,我有点不情愿,不肯去,母亲就自己递了过去。母亲和她一说话,就听出了她的口音像是老家黄码一带的人,母亲一问,果然是的,于是母亲就热情地邀请她进屋坐坐,聊着聊着,母亲就流下了眼泪,觉得她太不容易了,出来讨饭太难了。于是,母亲留她在我们家住一晚,带她洗澡、吃饭、睡觉。谁知,第二天一大早,母亲起来后发现这个女人早就走了,关键是,还把家里晾晒的很多衣服一起卷走了。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位“傻”的母亲,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替对方辩解,说她家是太穷了,这些衣服她拿走了也好,可以帮助帮助她。天啊,那时的我,真的是对母亲太不理解了,然而,多年后我读了漂母的故事,我突然就有点明白了,我的母亲,不正和漂母一样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母亲在淮海菜场摆摊卖菜,那时的菜场,有太多太多乡下的、外地的人,他们初来乍到,生活无着落、生意不会做,一切都十分困难。此时,看在眼里的母亲,总会毫不犹豫地帮助他们,又是让他们全家吃住在我家里,又是手把手教他们批菜卖菜做生意,有时甚至直接把自己已经做熟了的摊位让给他们,自己再到其他摊位去。母亲帮过太多太多素不相识的人,这些人,都亲切地叫我的母亲“许大姐”,还有一些年轻点的人,总想认我的母亲做“干妈”。时至今日,母亲早已不在淮海菜场卖菜近二十年了,如果,你到淮海菜场,问“认不认识许大姐”,估计,都能说得上来。你说,这“许大姐”三个字,是不是就像“漂母”一样?

现在,母亲依然如此有慈善之心,她住在爱民路繁荣新村的老房子里,头二十年来,整个院子里住过的无数房客,没有不得到过她的关心与帮助的;在她心里,一切有困难的人,她都要关心,都要帮助,别人对她提的一句话、一个要求,但凡她能做到,她没有说过拒绝的。即使,因为不停操劳,导致脑溢血做了开颅手术;因为替房客家孩子高考包粽子,让自己趴倒在小煤炉上大面积烧伤,我的母亲,依然痴心不改,热情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在我的母亲心里,住满了“他人”,几乎没有“自己”,即使,她也曾一再说过“现在好心人没好报”,但是她依然一如既往,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这,就是我的母亲,我的那极其特殊、极其平凡却又极其富有爱心、做了无数善行的母亲。在我心目中,我是既不住地埋怨她,却又不得不敬仰她,她,就是当代的“漂母”!在我去过马头镇看到漂母墓那高大巍峨的土堆之后,我的心底,为我的母亲同样树立了一座百年后的高大丰碑,那是无私的、爱的丰碑,也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友善”的丰碑!

作者单位:淮安市清河实验中学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