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安故事 | 听妈妈唱秧歌
作者:姜瑞荣、孙达恺、杨登平
字体:【  
浏览次数:

年虽古稀,爱秧歌仍是徐勤不舍的情怀,父母因秧歌结成姻缘,妈妈的秧歌故事也伴随他成长。

解放前,徐勤的父亲很穷,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一年四季靠扛长工或打短工生活,三十几岁还未成家。母亲是安徽人,因逃婚流落到宝应的北边,就是现在的金湖,一路上靠帮工度日,当地人愉悦地接纳了她,让她免受颠沛流离之苦。父亲是当地著名的锣鼓师傅,他不但秧歌唱得好,还敲得一手好锣鼓。锣鼓师傅歌唱得好,锣鼓敲得好,既能使秧工愉悦心身消除疲劳,又能起督工监工的作用。每逢插秧,很多东家都抢着请父亲去帮忙。

秧歌传情,父母就在秧田相识的,时间长了,慢慢有了感情。后来,在一位远房姑妈的撮合下,他们终于结合成了家。说到家,其实就是在人家的荒埂上搭了一个小草棚。随着姐姐、徐勤和妹妹相继来到了人世,人口多了,原本贫苦的生活更加艰难了,父亲肩上担子更重了。由于长期的劳累,父亲47岁时就含恨离去,那年徐勤才7岁。

父亲突然早逝,犹如晴天霹雳。面对一贫如洗的家,三个嗷嗷待哺的儿女,如何支撑下去,母亲茫然失措。她内心的焦虑、矛盾、痛苦难以言表。那时,常听到她如泣如诉地唱着:

“格多多格多多,黑鱼咬籽在草棵。南面来个叉鱼汉,七股马叉水里穿,把个公鱼叉去了,还剩个母鱼窝里钻,有心想去东洋海,舍不得窝里子孙多。”

父亲过世后,农忙时母亲依旧给人家帮工,农闲时或水灾年就拉着他们三个孩子讨饭度日。母亲在唱给他们听的秧歌中,诉说着那时的艰苦岁月:“站在门口朝南望,东家炊烟乌杠杠,我家没得早饭米,锅里一锅野菜汤。小东家,全家老小饿断肠。”

在他们稍大些开始懂事时,母亲唱给他们听的秧歌,内容有了变化,现在他还能记得的:

 

“树大叶多半边天,大人大量让为先。

胸怀大度记心间,新仇旧恨不沾边。”

“富人莫把穷人欺,莫笑穷人穿坏衣,

叫花子也有时来到,煻灰也有发热时。”

 

这些歌是母亲用秧歌来教育他们要包容别人,富人要体谅包容穷人的。

母亲本来只会安徽凤阳花鼓小调,不会唱金湖秧歌,可她天生记性好,又有一副好嗓子,结婚后跟父亲学会了很多歌,小段的,大段的,整本的,她一学就会,她还对父亲的锣鼓敲法作了改进,她把安徽“凤阳花鼓”锣鼓的敲击方式融合进了金湖秧歌的锣鼓,所以,爸爸后来敲锣鼓的技艺突飞猛进。在唱法上,妈妈也融入凤阳花鼓小调等安徽民歌元素,妈妈的秧歌也最动听。妈妈在锣鼓敲击和唱腔等方面极大地丰富了金湖秧歌的内容和形式。

她似乎有一肚子唱不完的歌,农忙插秧时她在秧田唱,农闲时她在家唱,她的歌声委婉动听,唱到悲苦处,她流泪,孩子们也流泪,唱到喜悦时,她高兴,孩子们也高兴,母亲用秧歌发泄着她自己内心的痛苦,也用秧歌教育子女要学会宽容别人、善待别人,还用秧歌教育和引导着他们向美好的时光前行。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