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坚守财会纪律,不做假账
——记父亲平凡的一生
作者:吴绪略等
字体:【  
浏览次数:

 ■亚飞 亚兵 亚芹 亚萍  吴绪略记录整理 

我的父亲张耀香,1962年高中毕业后即回乡务农。他当过村里会计,搞过社教代过课,1967年辗转参加了正式工作。在工厂里他长期从事财会工作,业务精通,偌大年纪学会了电脑记账。他坚守财会制度,不做假账,宁可工作被边缘化,也决不违反财会纪律。

1、入职农资公司,当会计兼做检验员

我父亲1967年参加工作后,来到淮阴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做合同工,1971年转为正式工。农资公司经营生产资料、生活资料,是支农企业,竹、木、棉、麻、蚕茧、化肥、农药、农具等农业生产所需的物资,都要经营,几乎什么都搞。

我父亲到公司后,因为他有从事会计的经历,就分配做了会计工作。到公司不久,就听到公司有5800根毛竹被盗的事。据说是胡某告发仓库保管员戚某监守自盗,说得有鼻子有眼的。那时正是“文革”时期,有这样的贪污盗劫还得了?于是戚某被大会小会批斗,让他交代认罪。戚某是个大字不认几个的粗人,不会记账,他被人家问的张口结舌,汗水直流。领导也觉得蹊跷,5800根毛竹要说也有一大堆,就是三根五根偷拿,也要很长时间才能偷完,偷走了他又能卖给谁?再说,除了揭发人胡某,再无第二个人揭发看到过。

为不冤枉人,公司决定查毛竹的进出账。公司抽调了我父亲和物价员小刘、辅助会计小安组成查账小组,指定我父亲负责。父亲接手后,面对五大箱近五年的所有账册、凭证,先与小安小刘一起商讨查账的方法。他们认为,应该先粗查,后细查,并顺查、逆查,专查“5800”数额的入单、出单,一张张仔细查对。经过一周没日没夜的工作,他们最终发现,是记账员赵某,把发票联和随货同行联,按两次不同时间,分别两次误记货物入账。这是一批货两次入账,为收入重记,第二笔的5800根毛竹,纯粹子虚乌有。

这个不大不小的“监守自盗”案水落石出后,公司领导在还保管员戚某清白的同时,也批评了他工作上的马虎,更批评了胡某挟私报复、陷害工友的不端行为。

我父亲在公司做会计工作的同时,也兼做棉麻检验员。对收购进来的大批棉麻,要经过严格的质量检验把关。其中收购的黄麻,要是沤制不好,含杂发硬,就不好销售出去。为了提高质量,积累黄麻沤制经验,我父亲不辞劳苦,跑到一个个沤制黄麻的麻塘,去观察沤制的过程,和工人一起摸索沤制温度和沤制时间。他一点点总结经验,写出了《黄、红麻沤制手册》,发到三树、袁集、渔沟、刘老庄等地指导麻农沤制。从此,淮阴农资公司收购的黄麻,质量明显提高了。

2、从塑料厂到印染厂,身兼数职

农资公司的经营中,父亲发现,公司经营的农用粪勺、粪桶和农膜经常缺货,便打起了自己生产制造的主意,得到了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1978年,公司新建了塑料制品厂。我父亲便调到塑料制品厂来做技术员。塑料制品主要是生产供应农业生产所需的粪桶、粪勺,用材聚氯乙烯。这种用具虽不起眼,但农村需要,且需求量大。我父亲搞产品设计,边学边干,学会了制图。为了搞好生产,我父亲还带队去南通学习取经过。

1981年,农资公司在塑料制品厂的基础上,又组建了丝绸印染厂。我爸到印染厂重操财会工作,从建厂到1988年改制前,我爸一直做厂里财务科长。他管财会总账,业务精通,工作负责,处处坚守财会制度。1982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说起财会业务,我爸如数家珍。他说1956年上初中前,就在村里做过一年会计。那时学习苏联,采用的是苏式“收付”记账法;1967年到工厂做财会工作后,采用的是适用我们国家的工业“增减”记账法;后又改用国际通用的“借贷”记账法。是增减记账法;我爸参加工作后,只是参加过短期财会培训班。这些,都是他在工作中逐步学习摸索出来的。

会计工作不仅要记账清楚,坚持财会制度,而且季度、年终核实时,会忙得不可开交,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有时甚至几天几夜连轴转。我爸开始只有助理会计师的职称,他在工作中勤于学习,不断提高,在1980年考核评定会计师职称时,他得以顺利晋升。

3、工厂改制,坚持原则不做假账

1988年,丝绸印染厂改制,被一个从丝织厂过来的姓安的人承包了,工厂由国企变成了私企。印染厂推向了社会,原印染厂的领导班子被推倒,大批员工被裁,自谋生路。好在,原厂中层以上人员留了下来,我爸当了厂办主任,负责具体业务联系工作。

不久,调整我爸做财务工作,这是他驾轻就熟的行当。但就在当年财务结算时,我爸工作上与厂领导顶了牛。按照当年的丝绸印染收入和设备折旧,成本核算,那一年利润为负。这个核算结果让安厂长大为光火,觉得干了一年,没有业绩,脸上无光。他找到我爸,叫他重新核实,必须核算出利润来。我爸说:“我的核算没有错,你要叫我核算出利润来,我只能做假账。这是违反财会纪律的!只要你敢签字,我可以把利润加大到你满意为止。”

这个厂长,后来虽然没有逼我父亲改账,但他那样“死脑筋”不听话,很快调整了他的工作,让他去业务部做运输大队长去了。

我父亲的工作虽然被边缘化,但他坚持原则,对得起良心。调他去业务部门工作,他照样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认真做好本职工作,直到退休。

4、退休做会计,学会电脑记账

1998年,我爸正式退休。我爸觉得自己的体力和能力都还不错,如果在家里闲着,一定会闲出毛病来。正好原厂一位调到建行工作的转业军人,对我爸熟悉,就介绍他去建行营西桥储蓄所做了业务员。在那里,不管他是在所里记账,还是跑外收账,样样都做得兢兢业业,仔仔细细,从无差错。在建行那个储蓄所,他一干就是5年,深得建行领导的好评。

离开建行储蓄所,我爸仍闲不住,又同时为两家私企做财务会计,成天忙忙碌碌。为了适应现代电脑记账,他买了台式电脑,戴着老花镜,趴在电脑前一点点学习怎样打字,怎样做数表。不到半年时间,他的电脑记账居然运用自如了。

我父亲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也深深地教育了我们。我父母亲共生育了我们四个孩子,都各有事业,各有建树。我们的自立自强,也使父母很为舒心。三年前,我母亲脑梗复发离开了人世。我们要照顾好健在的父亲,让他夕阳的余晖经久弥长。

5、坚持十载,续修张氏家谱

改革开放后,修家谱活动在全国各地涌动起来。起先,我父亲对此并不以为然,总觉得这种活动似有迷信色彩。但他在网上看到,家谱蕴含着丰富的人文科学,与正史和方志构成了中华民族历史的三大支柱。家谱不仅对开展学术研究有重要价值,而且对于海内外华人寻根问祖、增强民族凝聚力,也有重要意义。

我父亲真正意识到修家谱的必要,是在为孙子取名上。由于没有辈分字可依,只能起单字名。尤其是2003年他有了重孙,更为起名烦恼起来。

张姓在全国百家姓中位列第三大姓,以挥祖第一世计起,至今已繁衍150多代,全国已拥有亿万之众。国内有“无张不成席”、台湾有“无张不成乡”之说。而居住在淮阴区营北村的本宗张姓,是两支同姓不同宗的张姓人家。是大约于1880年从外地逃荒到此地落脚至今,始迁祖为“宝”字辈的高祖兄弟二人,其下为“开、玉、耀、爱(亚)”四辈。但他们的始迁地不明,无法与先祖续接;我辈“亚”字辈之后,没有后续辈分可依。

这就是我父亲面对的现实。他从2007年下半年就开始在网上寻祖追宗,查找我族宗字辈。其后两年里,他搜索了全国各地包括台湾省的张氏宗族谱系网页,几乎全部过目过,但本宗族的源地找不到文字记载,只是传说可能来自山东邹城,或苏州昌门,或沭阳马厂,但无力前去探究;而对族中辈分字的搜索,则更无结果。

不过经过我父亲数年的不懈努力,还是弄清了我的高祖处在张姓宗族第145位上,那么我父亲“耀”字辈,就是第148世。而对我辈“亚”之后的辈分,经族人磋商,决定后续“梅、蕊、晖、华、中”等55个辈分。

前几年,我父亲患有冠心病,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他的续修家谱工作才停了下来。十年中,看他的案头,已整理出190多页的家谱资料。目前家谱已初成,只待印刷。到这时,他就卸下了续修家谱的重担,静心颐养天年了。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