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安故事 | 锅贴山鸡趣闻
作者:万相龙
字体:【  
浏览次数:

盱眙“第一山”风景绝佳,天下闻名。“第一山”三个字笔力雄浑,气魄宏大,是米芾的手笔。米芾是北宋的书法家,他怎么会写下这几个字的呢?说起来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北宋崇宁五年(1106),米芾携着一个老仆,带了书卷笔墨,往盱眙而来。这都梁山前临长淮,右瞰洪泽,山峦起伏,泉石相彰,因盛产都梁香草而得名。米芾主仆二人在都梁山上,奇石虽然没有觅得,美景倒看了个够。

却说这盱眙境内有个姓马的大乡绅,家财万贯,平时扶贫济困,修桥铺路,很为乡人称道。这天有人告诉他,看到涟水县令米芾在都梁山盘桓,当下心中一动,这都梁山虽然有名,却无人题名,若得这当代第一书法家留下墨宝,刻之于石,既添山河之美,又替都梁扬名,不也是佳话一段?想到这儿,一边着人悄悄打探米芾消息,另外安排人去邀了县内几个头面人物,携僮带仆都往山上而来。

且说米芾主仆二人在都梁山上朝观云霞,暮赏夕阳,看松、看壑、看水、听涛,连续数日,不知时光之流逝。这日,老仆忽道:“老爷,该回去了,所带干粮已经耗尽。”米芾见老仆一脸风霜之色,心生怜惜,“好吧,我们这就下山。”正行到山腰开阔处,见一片平整的山坡上,十数人席地而坐,聊天饮酒,甚是惬意,一股香气不停地飘来,不由赞叹:“好香呀!”这时候,一个儒冠老者忙迎了过来道:“天已近午,先生若不嫌弃,不妨在此小饮几杯,一解饥渴,二来也歇歇乏,不知可乎?”米芾见老者举止儒雅,言语斯文,甚是喜欢,当下抱拳道:“如此打扰了。”老者连连逊让,彼此通报姓名,老者惊道:“原来是米大人,失敬失敬。”众人跟着行礼,米芾连连摆手,“我生平最不喜欢繁文缛节,众位若如此客气,便不敢打扰了。”既如此,众人便也随意,跟着行了礼彼此席地而坐。马员外使人添上筷子、杯子,温了酒。宾主一番畅饮,米芾见其中一道菜甚是鲜美,色香味俱佳,且清新至极,当下询问起来。马员外道:“这菜叫锅贴山鸡,是取这山上山鸡的胸脯肉,以猪肥膘、各种杂料制作而成。此山上的山鸡,朝吃青虫、嫩草,晚饮涧水,栖身于山树之上,不接地气,且常常飞跃奔跑,故其胸脯肉嫩而肥美,毫无一点儿草鸡的土腥气,食之益年健身,乃是此山之珍。”一席话说得众人连连点头。

米芾一吃,果然鲜腴肥美,香嫩爽滑。当下宾主数人且饮且谈,很是投缘。这一酒席,直吃到晚霞满天,方才作罢。待米芾要告辞,众人苦苦挽留,米芾本喜都梁山水,且众人言谈举止皆超逸脱群,便就留了下来。

此后数日,米芾和众人徜徉于都梁山之中,只那老仆,因年老体弱,被米芾留在了那山腰之上,由马员外另留数仆陪之。此后,米芾在数人陪同下或登五塔寺、或拜龟山寺、或访瑞岩庵、或探清风山、或临八仙台、或卧杏花园、或饮玻璃泉、或醉会景亭、或嬉宝积山,观名胜、探古迹、索隐幽、访遗老,真是不知人间岁月。这其间,每饮食必食“锅贴山鸡”。也是奇怪,那菜叫众人百吃不厌,齿颊留香,思之回味无穷。悠悠数日,那日米芾倚石假寐,待醒来,以清泉洗过脸,感到来此山时日不短,该当下山了,随将此言说了。虽马员外竭力相留,无奈米芾去意已决。当下又来到那半山腰暂歇处,米芾见了老仆,见其红光满面,精力充沛,心中甚是高兴,当下又摆了一席,主宾尽告别之仪。酒至高兴时,米芾大呼,拿出笔来,早有人将笔墨奉上,米芾笔走龙蛇,连写了十首诗,分别是《第一山怀古》《龟山寺晚钟》《五塔寺归云》《瑞岩庵清晓》《清风山闻笛》《八仙台招隐》《杏花园春昼》《玻璃泉浸月》《会景亭陈迹》《宝积山落照》。

众人纷纷上前,争看米芾所写的诗章。只见《第一山怀古》道:“京洛风尘千里还,船头出汴翠屏间。莫论衡霍撞星斗,且是东南第一山。”

马员外等人得此,如获至宝,当下命人刻之于石。从此,盱眙“第一山”名闻天下,“锅贴山鸡”也随之传扬天下。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