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那年中秋
作者:陈亚林
字体:【  
浏览次数:

 1975年,我刚走出校门,就踏上了上山下乡的末班车,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到两年工夫,同时来的十个知青仅剩下我一人留守,独尝一份清冷与寂寞。

记得那年,一个月朗星稀的中秋之夜,月光笼罩着大地,静悄悄的,只有唧唧叫着的蝈蝈和纺织娘,在共同演奏着属于中秋的独特交响乐,远远近近不时飘过乡村特有的袅袅炊烟的特有的气味,远远近近的农户屋子里,透出来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着中秋夜的乡村。“每逢佳节倍思亲”哪!从农户家里隐约传出欢声笑语,不时勾起我一阵阵惆怅,仿佛自己被困在一个孤岛上,面对皎洁的月光,心里空荡荡的。孤独地坐在知青点的草屋门前,任凭那温馨的月光,抚摸着一颗孤单又疲惫的心灵,悬挂在空中的一轮明月带给我不尽的遐想……

“咚、咚”的脚步声把我从沉思中惊醒,清亮的月光下,我看见远处走过来一高一矮两个人,从微驼的那个身影我认出,那是生产队里德高望重的养牛人高老爹,也是一名退伍老兵。说老,其实也就五十多岁,按村里人的规矩,方圆几里地只要沾得上边的都得论辈分,队里人都叫他老爹,我们也就这么顺着叫了。

旁边那个矮的是他的小孙女,人未到跟前,就已传来高老爹那略显苍老的声音:“是小陈吧,怎么也不点上灯?我跟小孙女和你过节来了!”我连忙迎着祖孙俩进屋,赶紧点上煤油灯。小女孩笑眯眯地放下篮子,掀开盖着的布,高老爹亲手将篮子里的菜端上了小木桌,香味立刻弥漫了整个草屋。那几样菜,在今天看来再平常不过了,可在那年那月的乡下,可真是非同寻常,抵得上任何山珍海味,也为孤寂的我送上一份超级的温暖。

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高老爹吧嗒着烟袋在一旁说:“我们农村比不上你们城里人会做菜,都是自个家里大田大地里收的土特产,吃饱了不想家。”多么淳朴的言语!一切的感动,都化作了我的两行热泪刷刷地流了下来。

小女孩在一旁直嚷嚷“姐姐,这里还有自家烙的糖饼!”说着一个劲地往我手里塞。我掰开糖饼吃起来,可真甜哪!那丝丝香甜的感觉,在以后许多个中秋节里,曾尝过各式月饼,但都未曾比得上当年那糖饼的味道。那晚老爹和我唠了很多,只记得送走祖孙俩时,我的感觉与在自己家里过节一样,那一老一小在月光下的身影,从此就定格在我记忆的屏幕上。那年的月圆之夜,也成了我终身难忘的中秋。

在返城参加工作之后,有了空闲,我会带着礼品去看望曾在我最困难时刻向我伸出援手的高老爹,尽管他已到了耄耋之年,已经老眼昏花认不出我姓甚名谁,但那份温暖的记忆,始终让我受用和感动,值得我用一辈子去铭记。

高老爹虽然已经作古多年,但他的善良、淳朴在我的心里种下了善良的种子。虽然时隔多年,但那香甜的糖饼和普通的农家菜画面,仍不时在我脑海中萦绕。令我不断告诉自己: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都要怀有一颗感恩的心,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