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回望大学四次同学聚会
作者:吴绪略
字体:【  
浏览次数:

1964年,我们来自全国七省市的35名学员,入西安军电上学,一起度过了6年时光。35年后,2004年在入学40周年之际,我们回西安母校首次重聚。其后,在苏州和北京,分别举行了毕业40周年和入学50周年同学聚会。今年5月,我们再次会聚古城西安,举行了毕业50周年同学聚会。弥足珍贵的同学情,把我们一次次聚汇在一起。 

一、从失联到建联

从1970年毕业离校到2003年的30多年间,我们同学在军地各条战线上埋头工作,互相少有联系。直到退休前后才有了闲余时间联络,同学情把我们又牵扯到了一起。

2003年2月,在无锡工作的上海籍学友陈德明,首先在西电校园网上看到了我的留言,先与我取得了联系。高兴之余,我们决定立即着手联络班里的其他同学。我们通过写信、电话、互访等途径,到当年9月,就联系上了17位同学(不含两位已确知去世者)。半年多时间,能联系上过半同学,这给我们以极大的鼓舞,决心要尽快找到剩余同学。

但接下来的联络困难不小,有“踏破铁鞋无觅处”之感。但我们锲而不舍,想了多种途径。我们发动已建联的同学,由他们再作扩展,通过电信局114、邮政局、地方政府机关、其他系班同学及失联同学的亲友等多种办法,到2004年4月,又搞定8人。及至当年5月西安聚会时,仅有沈小白、张玉林两位同学不知所踪。

二、首次西安同学聚会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同学建联基本完成,这给首次同学聚会创造了条件。

西安聚会在王颖龙、瞿惠钧、魏增全三同学的筹备召集下,于2004年5月3—5日如期举行。聚会前期工作由西安王颖龙、李恭俭、吴慎华三同学具体筹划,包括预订招待所、请摄像师、预购外地同学返程票,联系旅游景点等事务。他们为大家作出了辛勤的准备,使首次聚会得以圆满成功。

西安同学聚会,是我们入学40周年的大型聚会。由于是首开先河,经验不足,而且大多同学都还在岗,有的同学因身体不好或家庭拖累,到会仅16位,人数刚过半。

这次聚会,同学们是在阔别30多年后的重聚。大家都由血气方刚的青年走过了壮年终近古稀之年。同学们见面虽有些许陌生,但毕竟同学六载。大家见面互相拥抱,亲切无比。三天的聚会,话不完的离别情。

同学们不忘恩师,5月3日晚上,请来了学院原系领导葛士民、丁开政主任和班主任韩子光先生,以及韩夫人和谢世的班指导员梁文川夫人,与我们共同座谈聚餐,会上葛主任、丁主任和韩主任都讲了话,同学代表瞿惠均、卢根利也讲了话。

在3日白天,我们参观了学院老校区,为学院几十年的巨大变化而欣慰。尤其是我们都有怀旧情结,对当年我们上课的教室、住过的宿舍、打球的 操场,都找去看一看。并在老教学楼东侧计算机学院前,进行了合影留念。

聚会安排了5月4日去临潼兵马俑旅游,由于恰逢五一长假,返程车票一票难求,王颖龙、吴慎华未去临潼,专为返程票忙碌。李恭俭同学一人带领聚会同学们去兵马俑,在聚会前已找中学老同学,为大家争取到了免费游览兵马俑的优惠(当时门票90元)。在由临潼返回西安途中,游览了华清宫、大雁塔等。5月5日,闻信赶到宾馆的副班主任景星及夫人李秀兰,与前来聚会同学们亲切话别,并合影留念。当天返程前,有部分同学旧地重游,游览了钟楼等西安名胜。

这次聚会前,因出国不能参会的石家庄李小平同学,提前来西安和西安三同学小聚,关心聚会筹备事宜。他与不能到会的病中吴绪略同学,一起为聚会提供了赞助(计5000元),以资助从效益不好的企业退休的几位参会同学的部分旅宿费。

聚会之前之后,李春玲、李东晖同学为大家制作了纪念光盘,王颖龙同学则承担了聚会录像光盘的制作,给同学们送上了珍贵的纪念。

三、苏州同学聚会

2010年,适逢我们大学毕业40周年,又值上海世博会之际。由南方同学倡导,在组委瞿惠钧、李小平、魏增全同学的精心策划组织下,9月17日至20日,我班17位同学从华东、华北、西北而来,汇聚姑苏城,参加了同学聚会和世博会观摩。

17日全天,同学们陆续到达苏州吴越山庄报到。晚上,由瞿惠钧、李凤华、徐全福供职的江苏邮政培训中心的现任校长主持,接待我们前来聚会的全体同学。餐桌上,我们品尝了陆秀根同学带来的亲手酿制的葡萄酒。餐后,校方又陪同我们参观了苏州科技开发区的夜景。在苏州三天的出行,全由邮政学校提供的校车或是租车代步。

18日上午,举行了聚会座谈会,由组委李小平做中心发言。会上,大家品尝了李东晖同学带来的陕西大枣。在座谈会前和会间,还有从上海、南京赶来的我系63班金泉林、刘浩斌和周华英学长,一起参加了我们的聚会。会上,事业有成的金泉林侃侃而谈他的事业成功之道,并告诫我们诸多的社会经验。会后,又与我们共进由他埋单的午宴。

18日下午和19日全天,我们在姑苏城参观了木渎古镇、严家花园和虎丘、拙政园景点,领略了苏州的林园风光。最后,在导游的引导下,参观了当地有名的蚕丝厂苏绣织造。

19日晚,我们共进了最后的晚餐,享用了张永海同学带来的醇香汾酒。20日晨,有的同学返程,仅有河北全员、天津张永海和我7人,去上海游览世博园。

我们乘车到了上海世博园入口处,又分两路进入,其间在中国馆前又不期而遇。但都苦于没有预约票,仅在馆外流连片刻。我们这一路三人,走马观花了C、B、A三区,然后渡过黄浦江,穿过E、D区,由1号门出了世博会,赴车站于当晚上车离沪。

苏州聚会,作为东道主的瞿惠钧、李凤华、徐全福,为大家付出很多。瞿惠钧连日操劳,嗓子都哑了,同学们深为感动。聚会后,西安李东晖同学为大家精心制作了光盘。

四、北京同学聚会

2014年5月20日至22日的北京聚会,是入学50周年的大型同学聚会。由东道主北京三同学筹备召集,到会19人(另有4位随同配偶),聚会取得圆满成功。

20日下午,安排聚会拍照、座谈与接风宴。座谈会上由北京卢根利同学致欢迎辞,会上欢声笑语,发言踊跃。接风宴由北京同学尽地主之谊,大家品尝了李小平、张永海、彭家谋等同学带来的茅台、汾酒、四特酒和葡萄酒。

20日上午先到北京的江西、上海同学,迫不及待地结伴游览了天坛等名胜。21日全天,组委组织大家游览了颐和园、奥体中心和天安门、国家大剧院。22日,又游览了恭王府和北海公园。三天时间,大家尽兴游览,满载而归。

这次聚会,北京同学提前一个月就开展了筹备工作,为聚会成功举办付出了辛劳。尤其是挂帅的田扶荣同学,她热心、细心、精心,把筹备事宜样样考虑在前。她腿膝关节不好,走路吃力,但她仍坚持一次次跑外联系筹备事宜。筹备期间,其母不幸离世,她也守口如瓶,尽心完成筹备工作。卢根利同学,住得远,患糖尿病多年,仍全身心地投入筹备工作,联系单位招待所,负责经济账目,两天旅游一直陪同着大家。魏增全同学,苏州聚会后就做了心脏支架;2013年,他一直受三叉神经痛的困扰;聚会前他一直在理疗,聚会中还不得不跑医院。他几次大型聚会,都扛着三脚架,任劳任怨地为大家悉心摄影。

聚会之后,又是西安李东晖同学,为大家制作聚会视频资料,同学们不胜感激。

 五、西安再聚会

2019年5月13日至15日,在我们大学毕业五十周年之际, 有19位同学赴古城西安再聚首。这是继2004年在母校首次聚会和2010年苏州聚会、2014年北京聚会之后的又一次大型聚会。由于大家年事已高,这次聚会被称作可能是“最后的晚餐”。

这次聚会,有8位同学是四次大型聚会全程参会者,他们是:上海的瞿惠钧、李凤华、陆秀根,河北的魏增全、王启乱、邢文岭、杨继增,陕西的李东晖。未能参会的陈德明、李小平、聂新元等六同学,都以不同方式向聚会传来祝贺。第一次参会的张玉林同学,是2015年才从河北邢台找到的。还有要提到的最后一位失联同学沈小白,是2017年才由保定武子田同学“曲线救国”从山海关找到,但不幸沈已去世多年。

13日下午同学们陆续到会后,在座谈会前,由同学代表分头去原系副主任葛士民和班主任韩子光家看望和慰问。随后韩老在其小女儿云霞的陪同下,来到宾馆与同学们亲切见面。韩老扳着一个个学生仔细辨认,几几乎都能认得出来,并能准确叫出名字。

座谈会由东道主王颖龙同学主持,李东晖同学致欢迎辞。接着请92岁高龄的班主任韩老指示,他讲话声音洪亮,思维清晰,感情难抑,语重心长,博得同学们阵阵掌声。随后,由同学代表给韩老赠寿匾。座谈会后,接风宴开始。同学们享用了由包括韩老在内的东道主盛情准备的晚宴,并品尝了韩老带来的陈年老酒和张永海同学特供的山西汾酒。

14日上午,筹备组安排同学们参观了西电老校区(北校区)。韩老在家人的陪同下,又与同学们见面,一起到逸夫图书馆楼前合影。之后我们就穿过大操场,来到主教学楼南门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办公楼下。我们正准备在楼前合影时,学院年轻的执行院长崔江涛闻讯赶来,与我们见面并合影。之后领我们上了二楼,穿过南北长廊,来到学院会议大厅。在让我们落座休息时,给我们播放了大屏幕视频——西电和计算机学院发展史。    

约半小时后,我们与院领导告别,沿着二楼走廊向东彳亍而行,寻觅我们昔日的教室。然后,我们到了主教学楼前,这里曾是我们当年课余时间踏足的地方。在这里,西电校友会的陪员为我们照相。从逸夫图书馆到主教学楼前后,都有校友会同学陪同。

下午一点,我们乘车前往终南山下的西电新校区参观。进了新校区大门,早有8位年轻的学子作为志愿者来为我们导游。我们与他们合影后,就跟随他们参观了西电的校史馆、观光塔和博物馆。在博物馆计算机展厅,我们看到了西电对我军我国计算机事业巨大贡献的史展。我班终身从事计算机行业的七八位同学,不约而同地聚到展板前合影留念。 

14日晚,我们乘车去大雁塔景区观看喷泉水舞夜景,再绕行到塔南看了大唐不夜城。这个占地900多亩的不夜城,贯穿着玄奘广场、贞观文化广场、开元庆典广场三个主题广场。可惜景点甩得太远,我们只能蜻蜓点水,走马观花。

15日上午,我们参观了大唐芙蓉园。这个占地千亩的皇家禁苑,其内建有紫云楼、彩霞亭、杏园等文化游乐景点。我们从西门御苑门进入,穿过芙蓉桥,在银桥飞瀑前留影后,分乘两辆游览车来到紫云楼,在楼下合影。其后有多位同学又趁兴乘电梯登得紫云楼四层鸟瞰观光;再下到二层,走上当年唐明皇观礼台上小憩,过了一把皇帝观光瘾。

离开紫云楼,就三五成群自由游览。我与河北等几位一路,走到“诗魂”景点拍照;又乘车到彩霞亭驻足,复乘车直到杏园下车。我们入内观光一遭后,再乘车到龙舫,那里已有不少同学聚集。路边有一群雕塑,湖边有大型龙舫,大家在此频频留影。

中午在大雁塔北广场的“天下第一面”就餐,享用了西北的羊肉泡馍、饸饹等美食。

下午乘车到古城墙南门(永宁门)游览。我们走过护城河吊桥,进了城门再登上二层,在南城门楼前合影。看着古老的城墙,听着导游介绍,知晓西安城墙包括唐城墙和明城墙。城墙高达12米,周长13余千米。主城门有四座:东门长乐门、南门永宁门、西门安定门、北门安远门。民国以后,又新辟了10多座城门。导游还指着城墙上的箭楼问:知道两个箭楼之间相距多远吗?——120米,两箭之距。

15日晚,我们在宾馆餐厅举行了告别宴,依然是张永海特供的山西汾酒。觥筹交错中,领略了女中豪杰李春苓同学的酒量。她调侃说,是在中海油长期出差中练出来的。

告别宴上,东晖同学给大家赠发了16G优盘。这是他和颖龙同学出资购买的由他熬了两个夜晚赶录出来的聚会资料。东道主两同学为聚会付出的辛劳,大家不会忘记。

告别宴上,天津籍张永海同学还盛情邀约:5年后再聚并州太原。大家致谢并期待着。

告别宴散,大家下得楼来,看到韩老已来到宾馆大厅,等候为同学们送别。同学们当晚就有返程的,都来与韩老深情握别。与韩老自此一别,不知后会有期否,不禁戚然。

六、聚会前后的同学探望

15年前同学建联后,除先后举行了上述四次大型聚会外,还有上海、北京、石家庄等地中小型聚会30多次。这对促进同学交往增强同学友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在班里35个同学中,如今已有7人离世,还有两人沉疴多年。其中天津籍田晓延同学,早在我们西安首次聚会前,就已脑溢血成了植物人,多年躺在医院里。2008年5月,以魏增全和吴绪略同学为代表,专程去邯钢医院看望了晓延同学。2018年5月,张永海和张玉林、武子田同学,再次前往邯钢医院,深情看望病中学友。大家对18年来不离不弃、悉心伺候病夫的胡女士,也表示深深的敬佩。

这次西安聚会返程中,北方的田扶荣、魏增全、王启乱三同学,在5月17日早特意在石家庄下车,去看望班里的李小平同学,小平因腿疾没有参加聚会。石家庄的杨继增、邢文岭两同学,从西安聚会回来还没有歇脚,也赶来和他们会合,一起去看望小平同学。并陪同他们一行参观了正定古城。

同样,参加聚会回邢台的张玉林同学,也没来得及歇歇脚,就在那天下午赶来石市,与班里5同学会合,一起去小平家看望。在小平家,一下子会聚了班里7位同学,好不热闹。他们在小平家里,受到了主人的盛情款待。但相会终有时,总有一别。

同学友情,珍贵弥长。今生今世,永不相忘。

(说明:2004年春,笔者因轻度脑梗治疗中,西安聚会没有到会)

 

作者为原淮阴县蒋集乡吴大园村人,于西安军事电信工程学院上学,于济南退休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