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回顾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的清江市
作者:何永年
字体:【  
浏览次数:

唐山大地震已过去43周年,在人们的头脑中已逐渐淡化。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突然发生7.8级强地震,转瞬间,唐山市区夷为平地,24万余人丧生,16万多人受重伤,70多万人受轻伤,15886户家庭全部罹难,近1万6千人失去丈夫或妻子,3817人成为截瘫,25061人肢体残废,遗留下孤寡老人3675位、孤儿4204人。全国人民陷入到巨大的悲痛之中。当日清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用极其低沉、悲痛的声音播发了唐山大地震的消息。我们在路边电线杆上的喇叭里,听到这一少有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消息。

据地质学家测算,江苏省乃至华东地区都处于唐山大地震的断裂带上,有发生强震的可能,因此整个清江市全体百姓被动员起来,千方百计预防大地震的到来。一时间,各机关各企业各学校的院子里操场上,所有广场、空隙,所有路边和家庭院子里出现了各式各样简易的防震棚,已完全顾不上市容市貌了,人的生命要紧啊。全市人民都处于极度彷徨不安之中,这一情景持续了相当长时间。

当年,我家住在石码头街(现为承德北路)马车站对面,门前距马路边还有几公尺的距离,托朋友购买了树棍和板皮,在路边搭起了三角形的窝棚,就像农村田头看庄稼的棚子。棚内地面上铺上席子,放上床单,人只有猫着腰才能爬进去,好在是夏天,并不十分觉得受罪,但蚊虫的叮咬是免不了的。夏天雨水多,三角棚外用塑料布苫起来,床铺下用砖头、木块等杂物垫高一些,防止过水。白天照样在屋内做饭做事,但门随时开着,一旦有风吹草动,人可以立马出来,夜晚再钻进三角棚内睡觉。人们警觉性非常高非常敏感,一旦有些异样或异动或声响,立马跑到空旷处以躲避灾难的到来。在一处住了不少人家的大杂院里发生了这样一幕,有一对新婚不久的小夫妻,夜间突然听到大院里惊恐的尖叫声狗吠声噪杂声,意识到地震来临了,不顾一切全身一丝不挂冲向门外,见有不少人聚拢着,已顾不了许多,便面对面互相紧紧搂抱着,一位好心大妈不顾自身安危冲向自家屋内,取出一条床单裹住二人赤裸的身体。过有约莫一刻钟,没有动静,才各自回到屋里或防震棚里,人们又虚惊了一场。

人们从唐山大地震后不断传来的信息,从中吸取教训,采取预防措施,有的人家在桌上放着一个倒立的酒瓶,洒瓶一倒,预报地震将要发生,人就要立即往外跑。有婴儿的家庭,把奶粉奶瓶放在离门极近的地方,以备逃离时随手带走。孩子稍大些的,父母就在他们的衣服夹层中缝进一些钱,这无疑是做了“万一他们失去爹妈”的准备。人们受到唐山大地震前各种动物、昆虫许多怪异现象的宣传影响,也纷纷留意观测周边狗、猫、老鼠等动物,各种飞鸟以及蜻蜒等昆虫有否异常。还有家庭特地用鱼缸养了多条金鱼,随时观察金鱼有否异动。人们留意观察附近水井中水位的高低,以分析是否有发生地震的可能。为此引发了不少骚动,惊恐事件,令人啼笑皆非,可谓“草木皆兵”,人人警惕性都很高,特别关注自家孩子的安危。

持续了好长时间,警报都未解除,简单的棚子实在不方便,于是又购买砖头、柴席、板皮、油毛毡,在主屋旁搭起了简单的屋子。在我们门前路边横躺着一只废弃的锅炉,是直园筒子,两头开着,这是我们屋后城北橡胶杂件厂废弃不用的旧锅炉,我们就将一只木箱子放在里面,两头用塑料布蒙起来。那时我们已有了第一个小男孩,平时常用的衣物放在箱中。就这样,没有小偷光顾,那时人们的精力都集中在防震上了。当年各家各户都搭起了各式各样的防震棚,由于空间狭小,往往紧挨着,但是从未发生矛盾、争吵,都是互相迁就、照应,亲如一家。

当时市场物资供应并未造成紧张,更未出现抢购现象,因为计划经济时代,除了极少数食品、物品,几乎一切都凭票证供应。这时是文革的后期,物资还较紧张, 尤其计划供应的粮食不够吃,于是用家养的母鸡生的鸡蛋舍不得自家吃,用来换取粮油票,凡是省下的物资供应券都可以换来少许粮票。我家做饭用瓦锅戗(读qiang),燃料用离我家不远的木器厂的下脚料:碎木柴头、刨花、锯屑,当年我妻子在木器厂上班,这些都能买到,省下的煤票到大闸口兑换些粮食或鸡蛋。各家凡是能贮存水的器皿都装满了水,以备地震来临。

我家所住院子里相处很好的邻居陈光甫,正好出公差在唐山,地震的消息传来后,他的母亲和家人焦急万分,无法联系,音讯皆无,不知凶吉,成天坐立不安,度日如年,亲戚、邻居不断上门劝解亦无济于事。约十天后,一个中午在家门口我第一个目睹陈光甫回来了,他用破旧衣服包裹着头,只留眼晴看着走路,因为头面部都有外伤,他看见了我,只与我点下头算是招呼。到家之后全家悲喜交集,如同在梦中相见,未想到他还能活着回来。

事后,据陈光甫叙说,其情景十分可怕。

那天夜里唐山奇热,住在旅馆里的男人们全部赤膊仅穿裤头,睡不着,聚在一起打扑克,直到深夜二点多钟才分散各自睡觉。睡梦中突然间大地的抖动搅醒了他,并听到低沉的吼声,耳边充满房屋倒塌的声音,这时一片漆黑。开始还能听到有人发出凄惨的叫声,后来惨叫声渐小渐弱,再后来惨叫声又渐加大,且更加嘈杂。他心想不妙,定有大难来临。他想动动手脚已不可能,都已被压住,只觉得鼻孔呼出的气流又返扑到脸上。他费尽了力气,拔出了一只手,用手摸面前,是一块水泥板,和脸仅有几公分距离。求生的本能促使他费了好大劲,拔出了一只手,这只手开始乱扒,终于另一只手也拔出来了,最后两只脚也都拔出来了。天亮了,透进一丝光线这才发现一块水泥楼板斜躺在他面前。他再用十指扣动身边一侧的水泥块等杂物,终于钻出来了。这时他再一看,就是这块水泥楼板救了他一命,原来水泥板一头落地,一头搭在窗台上,正好留了一个空间,他才大难不死,再看十指全破,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双腿、背腹、头部均有伤,这时反倒不觉得疼痛。出来后,随未死的旅馆经理投入到抢救别人的行列中。后来他和别人一样在瓦砾中寻找衣裤、寻找水和食品,渡过了数日,之后拦了货车到达北京,在北京爬了火车辗转回到清江。在唐山火车站广场,除了伤、饿,还遭大雨淋浇。他叙说了许多许多,听的人毛骨悚然,又为他能生还而庆幸。我与他是一个院子里邻居,本来关系就很好,夏天晚间经常结伴到小闸口里运河码头边游泳(早先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有过记叙),之后更加亲密无间如同兄弟。

这一年9月,我患了急性阑尾炎,急需开刀。手术室就设在市人民医院院子里的帐篷中。轻病号动员出院,重病号和急诊病号都住在帐篷中,我就是在帐篷里开的阑尾,手术医生陶富荣,现仍健在,已是位耄耋慈祥老人。

唐山强震不可避免,但死伤数十万人本可以避免,或灾难减轻。后来媒体披露,震前已有多种征兆预示将有强震,并有土法和洋法预测结果纷纷上报有关部门,甚至有一名初中生也已测得近期将有强震而上报。十分不幸的是,众多信息未得到重视,以致酿成如此严重后果。这可视为人祸加重了天灾。“四人帮”被捕后的第三天,1976年10月8日,华国锋批示:“登奎、孙健同志,唐山地震未能预报出来的原因,是应该查明的。”1977年2月25日调查组与国家地震局联合提出的调查报告中有这样一段:“在7月份,地震局领导小组没有研究过一次震情。7月上中旬,有6个地震专业站和8个群众测报点提出不同程度的震前预兆。7月26,北京市地震队告急,分析预报室的同志会商后,认为震前预兆严重,要求向局领导汇报。7月27日上午,地震局副局长兼京、津、唐、勃、张地区协作组组长,在听取汇报时很不耐烦地说:‘目前院里事情多,下星期再开会会商吧!’”这位副局长兼组长就这样断送了数十万生命,他是个不可饶恕的罪人。据说,在唐山震后分发救济食物时,听说是国家地震局的人,拒绝发给,且骂声不绝:“饿死他们!”“枪毙他们!”“疼死他们!”其实,他们中不少是无故的。

根据自力更生精神,虽然外电纷纷报道唐山大地震消息,当时我国不同意外国记者入境采访,也不接受国外的援助。

唐山大地震遇难人数直到三年后的1979年11月17日才公布。相隔数年后,笔者又从最新统计数据报道中看到,死亡人数又增加4万余人,即实际死亡人数为28万余人。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