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李正兰——淮安人的光荣 钦工人的骄傲
作者:秦九凤
字体:【  
浏览次数:

李正兰是1941年出生,与笔者同龄的女性。她是钦工镇建华村人。由于她父亲去世早,她和妈妈、妹妹母女三人相依为命。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全国人民生活都很艰苦,农民生活更是如此,所以李正兰小学毕业就辍学回家了。恰逢“大跃进”时期,淮安县在无锡市技术人员帮助下,在老县政府——今淮安府署——办淮城工业学校,李正兰被选送该校学习。原本学习车工的她只学了一点基础知识,就因县财政拨不出款而停办了。这时,在校在级学生有两条出路:一是回家继续务农,一是可以报名支边。李正兰选择了了后者并获得组织上的批准。随即她和来自上海、南京等各地知识青年一起被送至北京集中学习了一个月,主要是接受思想教育和学习我们党的民族政策。然后乘上西去的列车,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驻地石河子。

那时的石河子还是一片荒凉的不毛之地。李正兰满腔热情地参加劳动。她来自我们钦工的农村,因此能不怕苦、不怕累。仅仅捡拾拖拉机耕翻起来的芦柴根、小树根等就拾得满手血泡,后来“长”成满手老茧。她天天一身灰尘一身土,晚上收工的人们只能见到她那一双明亮可爱的大眼睛。

凭着对边疆的热爱和不怕苦、累、脏的表现,李正兰很快就加入了共青团,而兵团农八师石河子垦区建了招待所后,她又被挑去当上了招待所的服务员。那年她才20岁。此后,她在石河子扎下了根,并找了同去支边的湖北应城的青年、楚剧团小生演员孙子俊作为自己的知音组成幸福的家庭。

1975年冬天,淮安县革委会为了治理淮安北乡的内涝问题,组织民工疏浚衡河从钦工五里庄到茭陵一段的旧河道。这项工程被命名渔衡河工程。笔者当时是我们席桥公社民工营的财供员。

席桥民工营的营部驻扎在钦工公社大厐生产大队小厐生产队社员唐国顺的家。当时唐国顺一个老人住着三间两厨的宽敞房子。他的老伴去了新疆哈密地区公安处,在儿子唐昆那儿带孩子。由于从钦工向东北这一段的衡河河床是历朝历代黄淮河缺口淤填的黄沙土,所以工程的艰难度很大,原来两个月完工的工程拖了三个月还没完工。

1976年1月9日清晨,我们工地上的大喇叭里传出了哀乐:敬爱的周总理逝世了,我们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春节前夕,房东唐国顺的老伴从新疆哈密儿子处回家了,她是一位快六十岁的农村妇女,也不识字。回家的第二天,她就反复地和我们讲说:“周总理去了(淮安方言,去世的意思),把我们的小李哭死了。她跟总理一块照过相,总理还说她‘你不要把我的脚踩了……’”我当时一听就觉得这是个重要的文史线索,如果采访一下写成文章就将是一篇有着重要文史价值的文章。所以,我不待老人说完就迫不及待地追问:这小李是谁?她现在在哪?你是怎么知道她和总理在一起照相的?……一位不识字的农家女怎能回答我连珠炮的提问呢?她能告诉我的是:小李和她家儿媳妇是同学,都是我们钦工人;她是坐火车路过我儿子那里和我家大娘(淮安方言,大儿媳妇的意思)说这些话的,她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都说不上。当时我想,要想找到这位“小李”只有先联系上唐家的儿子和儿媳了,这样,我终于吃力又费劲地记下了下边这几个字:唐国顺、唐昆、谷广梅、哈密。

渔衡河工程竣工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家,尽管当时一家人吃不饱、穿不暖,但我还惦记着小李见到周总理的事。根据我的记忆和写下的几个字,我向新疆哈密地区公安处的谷广梅写了封信,询问一些具体情况。可是谷广梅回信却很简单:小李名叫李正兰,钦工本镇人,和谷广梅在钦小(钦工小学)是同学。后来谷广梅上了初中和高中,六十年代初支边到了哈密地区公安处,与同在新疆石河子支边的李正兰有了联系。总理去世后,李正兰已从石河子随丈夫回原籍湖北应城。在他们一同乘火车路过哈密时,他们下了车和谷广梅叙旧一晚,那晚小李讲了她在石河子遇见周总理的事。信中还说,李正兰夫妇回湖北应城后,还没有来过信,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应城的详细地址。

线索就这样断了!好在我的家距离钦工镇只有七八公里远。我有时赶钦工集、过春节去钦工看戏等等,一碰到钦工的熟人就打听李正兰,寻找这位曾见过周总理的“淮安姑娘”。这一打听,前前后后就整整用去了六年时间,问的人足有四十多位。直到1982年在淮安县召开的文化站长会议上,我遇见了钦工文化站站长章丽臣,他才告诉我,他认识李正兰,是钦工公社建华大队人,父亲早去世了,但有一个叔叔李文斌一直在家。

县文化站长工作会议结束的第三天,章站长从钦工公社打电话到县文化馆——时笔者已到县文教局创作组“打工”,而创作组的办公地点就在文化馆——说李正兰随丈夫调回内地了,现在在湖北应城县中医院当司药。就这样,我与“小李”终于联系上了。前前后后写了十几封信,把1965年7月5日她在石河子巧遇周总理的事采访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于是,我写作的《珍贵的照片 永恒的纪念——忆周恩来总理看望支边青年》的文章于1983年1月8日《新华日报》二版上刊载后,被东海县的一位署名“夏天”的老师在《新华日报通讯》上评价为《字字吐深情 行行见厚意》的好稿,也被一位淮安籍老乡郝兆本在上海看到直接给笔者写信说:“这篇有关周总理的文章写得情真意切,乡情融融。特别是陈老总的两段插话,掷地有声,让人看了如见其人,如闻其声……”1991年,我的这篇《周恩来的乡情》还获得全国优秀广播稿件三等奖,全省一等奖。

年9月,我被调到还在筹建中的周恩来纪念馆工作,我即着手和李正兰联系,向她征集这张有一定纪念价值和史料价值的大照片。又经过前后三年多的努力,1996年,李正兰偕丈夫孙子俊联袂回到淮安,向周恩来纪念馆捐出了他们已经收藏了三十多年的大照片。同时他们还告诉我,由于李正兰见到周总理的事迹被广泛宣传,后来《人民日报》也登了(也是笔者写作的,题目是《乡影·乡音·乡情——周总理与四位“淮安同乡的往事”》,发表在《人民日报》1990年2月15日第六版),李正兰还当选为应城市(县级)人大代表,为家乡钦工争了光,也为我们淮安添了彩。

2010年李正兰临终前还特意嘱咐丈夫孙子俊两件事:要他一定要去一趟淮安,代表她和她的一家人对娘家人老秦的感谢,再就是希望能从周恩来纪念馆要回那张大照片作为他们家的传家宝,世代收藏。后来,周恩来纪念馆将大照片翻拍给了孙子俊,让他们如愿以偿。

李正兰,她是钦工人的骄傲,淮安人的光荣!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