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淮阴御书堂丁氏行商迁移探觅
作者:丁伦洲
字体:【  
浏览次数:

1.《梦松堂》是《御书堂》丁氏上源探考

我是很多年后,才知道盱眙河桥丁咀丁氏和淮阴御书堂丁氏是一脉相承的关系。小时候,夏夜纳凉,看浩瀚天空,繁星点点。温凉的月色里,不厌其烦的问家父:“我们老家是哪里的?”父亲只是短短回应:“山东喜鹊窝。”这不是一个确切的地点,也肯定不是标准答案,喜鹊窝太通俗,没有地标价值,看似随处可见,却又无处可寻。“那我们老祖宗有几个弟兄呢?”“好几房呢,有官山号湾丁赵营的,有老子山的,有高桥永兴的,有高庙四桥那边的。仇集,黄龙,石港则都是从丁咀迁出去的。老子山是我们老祠堂,据说是老辈祖宗的祠堂,丁赵营也有个祠堂,小时候你轩老太爷(运轩叔祖父)带我去上过坟,以前丁赵营有块十亩的庙田,轮到哪家种时,负责当年祭祀的费用,并雇请一位先生,让家族的孩子在那免费上私塾。”“那我们家还是挺有钱的大户嘛。”“听你轩老太爷说,我们家族当时是很大很威风,那时在盱眙、涧溪、河桥、石坝、旧县一带做生意,驮货的麻袋上都有《梦松堂》的字号。沿途的官兵、土匪,见了《梦松堂》字号,轻易不敢动手。”《梦松堂》源自三国“丁固梦松”的故事。传说三国时期吴国的尚书丁固,有一天做梦时梦到有棵松树长在肚子上。梦醒后,他就和人讲:松字的木旁是十八,右边是个公字,难道十八年后,我可以做到三公的官位吗?”十八年后丁固果然做到吴国三公之一的司徒,实现梦中的愿景。丁固后人将这支丁氏的堂号改为“梦松堂。”丁固后裔一部迁居江西南昌、瑞昌一带。居住涧溪、河桥、仇集一带的丁氏老人们对“梦松堂”的记忆尚存,但对于何时来到此地,从事何种生意却都语焉不详。只是梦松堂三个字,一直镌刻在我脑海里无法挥去。成年后,外出服役多年,继而转业返乡,常年在职场辛勤奔忙,心中的那丝疑虑便渐渐存起。

写下上述文字,御书堂的长辈们定要齐声喝问:这个梦松堂的事与我御书堂有何干系!不要混淆视听,与我御书堂无关的事,不要胡乱掺杂进来。晚辈想说:非也,非也。容我慢慢道来。御书堂之堂号起自五世祖士美公获赠皇帝御书“责难陈善”,后人为光宗耀祖,改原堂号使然,距今四百余年光阴。一世鍾公至四世儒、伦、伟、杰公,所奉堂号决然不是御书堂。按晚辈的初步推断,御书堂的前身极有可能是梦松堂,只是缺少相应的实物证据。但从四世祖儒公的墓志铭的记载,丁咀丁氏的历代口口相传,号湾丁赵营丁氏长辈的回忆,依稀能复原当时的生活情状。现今御书堂是对梦松堂的传承和发扬光大,梦松堂是御书堂的上源。去年,祖宏长辈组织一系列纪念士美状元的活动时,我从乃义伯父那里找到1996版的五修谱。认真研读后,终于理清了家族的渊源,深感欣慰,犹以家族五世祖士美公大魁天下蟾宫夺桂为荣。这是我们淮阴御书堂丁氏巨大的精神财富和不可复制的文化遗产,作为丁氏的子孙应该好好的珍视和发扬。

2.四世祖丁儒公行商路线图及各地变迁

家谱记载:家族至四世丁儒公时,业已中落,收支难以为继。因为赋税较重,儒公还出面向官府提起诉讼,要求根据家庭实际收入加征税收,几经波折,竟然赢了官司,官府最终免了丁家的税收。明朝时,中国的商业经济逐步繁荣,许多以农为本的家庭融入到商业圈。儒公因赋税和官府的诉讼结束后,开始离开祖居地到安东(今涟水)做生意,但是成效不大,便又辗转到凤阳府涧溪一带做生意,经过多年打拼,家业重新振兴起来。那么这个让丁氏壮大繁荣的凤阳府涧溪究竟在哪里?凤阳,因是明开国皇帝朱元璋父辈居住地,明朝建立后在凤阳大兴土木,以副都的标准对城市进行改造,兴建了父皇朱初一的陵墓,史称明皇陵,经过不断扩建,城市颇具规模的凤阳又称为“陪都”。明朝时凤阳府直隶中央政府,泗州盱眙归凤阳府所辖,而涧溪是盱眙县西南通向凤阳的一个重要集镇。历史上的涧溪,也不在现在的位置。而是靠近涧溪大涧,也就是号湾大涧。古代的重要经贸运输以水路为主,号湾大涧向东北通黄湖、七里湖水系,再折向东部后与女山湖水系相融并入淮河主河道,途径盱眙,直通洪泽湖。在号湾东的黄湖,有地名老街。黄湖是老街淹没后的名称,现在的丁咀老街早已静静的沉没在水下。在干旱的时节,村民们下湖逮鱼捉虾,随处可以脚踩手摸到青砖瓦砾。丁咀位于盱眙河桥镇茅湖村,西面是黄湖,东面是猫耳湖,北面是七里湖,是一个三面环水的半岛型古村落。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地理位置,隔七里湖相望的是女山湖镇,现女山湖镇区是原州、县城区的北门,而丁咀是州、县治所的南门区。女山湖俗称旧县,秦汉时期便在此置县,曰淮陵县。三国时仍称之。北朝北周大象年间改为昭义县,隋时称为招义县,唐时期改为化明县,并晋格为化州。宋时仍称招义县,元明时,改为百户打捕所,清朝时改为旧县巡检司。它的老城区在康熙十九年连续七十多天暴雨的冲击下,这座古城和丁咀老街一起,整体淹没在七里湖和丁咀高地之间。丁咀古街与曾经繁华千年的县、州府治如此之近,加之交通便利,靠近城区物贸中心,这是古代营商成功的重要因素。在我少年时期,丁咀人外出购物几乎都是到旧县,如果干旱年份,我们会选择跑江滩。湖水退去,在距丁咀东二华里老庙咀有一条古代的石板路,可以一直绕向旧县街,而不用从湖心直走踩烂泥路。庙嘴原来的寺庙名称叫大安寺,唐时建造。在七里湖南临近丁咀一侧,传说中的大安寺庙巍峨壮观,庄严华丽。元明时期还有僧人进行修缮,清康熙十三年最后一次维护。康熙十九年,多日暴雨加上黄河夺淮,大安寺被冲毁。后寺中僧人撤到丁咀高地东牌坊重建寺庙,改称河头庙。靠近大安寺南侧的高地,现名窑岗咀,有古窑遗迹。当初,旧县作为州、县的治所,定是一座繁华之地。每日间河道内千帆竞过,百舸争流。集市上人声鼎沸,川流不息。这个窑烧制的砖瓦,应是为满足旧县古城兴建使用。丁咀西二华里有地名庙后,此庙疑为号湾寺。庙后西南一华里有五百米石板路通向黄泥咀,黄泥咀有石桥没于水中,极旱时,石桥露出一角,人可蹲其上洗脚,而四周皆湖泥。号湾大涧西侧为丁赵营,有几十户丁姓人家,与丁咀源出一宗。号湾东西两侧的丁氏住户在洪水来袭前,有计划的从老街撤到高地,安全度过洪涝灾害。只是美丽的家园已毁,并且无法复制。这个曾经的富华之地,这个丁氏的梦想老街会是儒公当年行商立足的主要场所吗?从后期十世交泰公后裔的分布看,丁氏家族的居住地,大多集中在盱眙的各个街道。在我们丁氏的血液里不仅有满腹经纶的一代大儒士美公,也还有善于经营的商业细胞。经商才会习惯于走四方,境界才会更宽广,才会更利于家族开枝散叶。儒公在涧溪号湾丁咀老街等处经营的地点,个人的观点还是倾向于丁咀老街,这个梦一样存在的地方。

3.四世祖丁儒公涧溪一带生意后期由谁打理?

儒公在涧溪一带经商,具体的时间没有记载,但大致的时间还是可以推测。士美公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考中状元,当时只是翰林院修撰,仕途刚刚开始,他对家庭的作用主要是名誉而非经济上的,士美公为官清廉,治学严谨,公正无私,老家的用度可能还是儒公积累的家私。士美公考取状元时,这一年儒公已六十九岁,在那个年代,人生七十古来稀,他应该回到清河养老去了。儒公回淮阴的原因:一是江淮一带倭寇出没频繁从商风险太大,倭寇在嘉靖二十三年啸聚江浙沿海,大肆烧杀掳掠,江浙被杀者有数十万之众,儒公可能在这一时期回淮避难。倭寇在嘉靖四十四年(1665年)才在明大将戚继光、俞大猷的强力合击下剿灭。二是个人年岁已高精力有限。三是可能士美公已考取状元,士良也进入太学,无心在外奔波劳作。儒公回淮阴定居后,涧溪一带的生意靠谁打理的呢。估计他的侄子士安公的可能性最大,儒公的弟弟伦公也有可能。我祖伦公生卒不详,葬于淮阴祖墓。士安公生年不详,卒于明隆庆年(1569年9月26日),葬于凤阳府涧溪浪咀西南。这一年儒公79岁,在淮阴安居晚年,士美公四十八岁,在京城为官,在涧溪代理家族经商的应是士安公无疑,士安公在涧溪一带去世,并就地安葬。士安子有嘉公字乐梧,生于嘉靖壬子年6月14日,也就是1552年6月14日,士安公去世时,有嘉公年方十八岁,刚刚步入成年。有嘉公卒于1614年4月16日,享年63岁,葬于清河县西北二里半家墓。六世祖有嘉公子时聘字诚吾,生于1590年1月13日,卒于1641年4月19日,葬于乐梧公墓旁,享年52岁。七世祖时聘公子宗皋公子二:一宗尧,二宗皋。宗皋公生于1629年6月11日,卒于1676年1月11日,葬不详,享年48岁。八世祖宗皋公子四:一兆瑜,二兆璞,三兆淳,四兆远。兆淳生于康熙年间,配武氏,生、卒、葬不祥。家谱记载有兆淳奉父宗皋公迁居老子山,奉的意思有两重:一是听从父亲的安排到老子山去谋生,然后在老子山定居。二是事业有成后,带着父亲一起到老子山定居,这也是丁咀丁氏常说的老家源于老子山的依据。九世祖兆淳公有五子:一是禀正,二是禀仁,三是禀吉,四是际昌,五是交泰。十世祖交泰公生卒不祥,葬号湾寺丁赵营东,配卢氏。子五:一友心,二友相,三友候,四友国,五友龙。

4.盱眙多数为十世祖交泰公后裔

交泰公到号湾定居正值康乾盛世,这一时期民丰国富,百业兴旺,社会安定。交泰公以一己之力,艰苦打拼,而有如今近千人之后裔。此支丁氏承祖宗之荫,开枝散叶极快,人丁呈几何级增长,现居丁咀分支即有140余户,丁赵营50余户,石港10余户,黄龙30余户,仇集30余户。天佑丁氏,生生不息;祖宗余荫,绵延德福。恰尔盛世,宜家宜室;凡我族亲,和睦共荣。

淮阴丁士美状元文化研究会秘书处(推荐)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