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青春献农场,读史伴夕阳
——记我的母亲丁玉英
作者:尤国宏/口述;吴绪略/整理
字体:【  
浏览次数:

我的母亲丁玉英,上学读书晚。高中毕业后,响应党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把20年青春年华献给了农场。回城后,在平凡的餐饮服务行业,兢兢业业工作了10年。退休后,多年坚持读报读史,沉浸在华夏文史的海洋里。晚年学电脑,在网络世界遨游,将夕阳的余晖尽情绽放。

1、意气风发,青春献农场

我母亲丁玉英1939年10月生于淮阴县大兴丁庄。爷爷很早就参加革命,在外奔波顾不了家。我妈13岁才上小学,她小学跳级,4年就上了初中。1962年从王营中学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那时的升学率很低,一个班级几十个人也没有几个升大学的。

我妈正准备回大兴乡下去务农时,适逢三河农场要从淮阴抽选部分高中毕业生去做农工,我妈正在其列。那时正是全国宣传邢燕子下乡当农民先进事迹的时候,我妈决心像邢燕子那样,把自己的青春热血献给三河农场。

三河农场是农垦部农四师所建的场,位于盱眙县与洪泽湖接壤地段。其时有4万多亩耕地;其员工千余人,有军人、农工、下乡知青和苏州、扬州等地分来的中专生。那批和我母亲一起分去的淮阴知青有24人。

我母亲一到农场,看到农场的大片庄稼长势并不好,农机具也不多,各个生产队的农活,全靠农工的肩膀和双手,劳动强度很大。尤其是员工住房简陋,全是干打垒,狭窄拥挤。此情此景,使母亲火热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经过农场组织的学习教育,母亲逐步提高了觉悟,认识到年轻人来到这里,不是来坐享其成的,而是要流血流汗创业的。我母亲从此决心潜下心来,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她在农田里样样农活学着干,水里泥里摸爬滚打。不到一年就脱了学生气,成了农场的真正农工。

1965年3月,我母亲做了生产队会计。不久又派她去南京财经学校学习半年,回来后就做了厂部会计。我妈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从此在会计工作中恣意汪洋。

在农场,领导鼓励男女青年谈恋爱,“自产自销”结对子,结婚就给分房子。这对稳定员工扎根农场大有好处。1958年就从南京农机学校毕业分到三河农场工作的尤希平,是涟水人。在农场他认识了我妈,他们相知相爱,1965年结为伉俪。后来我们姐弟三个次第降生,都在农场的土地上一天天长大。

2、服务餐饮,工作无贵贱

1982年,上级有个文件规定,对长期在农场、苗圃工作的离退休老干部的子女,可以照顾回城。因为我爷爷是位离休的老干部,我母亲在照顾之列,那年她就先回了淮阴,安排在清江饮食服务公司工作。1984年,我父亲因为我母亲的关系,也调回了淮阴工作。

我母亲来到清江饮食服务公司后,仍做会计工作,以工代干。饮服公司有饭店、浴室、理发、照相等服务部门,经营上都有收支账目要管。我母亲管总账,点多面广,千头万绪。但她工作认真细致,分条缕析,大小账目从没出过差错。饮食服务公司在改制之前,在公司领导精心领导下,各部门经营良好,年年有盈利,没有出现过任何亏损。但1992年公司改制后,由国企变为私企,情况就大不一样。当然,这已是我母亲退休两年后的后话了。

我母亲回城后,在饮食服务公司工作了10年。我们曾经问过母亲,在那样平凡的服务行业担任财会工作,事无巨细,工作繁杂,而且要担当一定责任,心里就没烦恼吗?而我母亲说,什么行业什么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都要人去脚踏实地、尽心尽责去做的。她说她工作虽然平凡、繁杂,但她那一代人,从来不图什么名利,只知道认真做好本职工作,才对得起党和国家对自己的培养。财会工作,不仅要自己手脚干净,而且要恪守财会制度,没有担当是不可能的。但我们要再细问,她就会反复说,很平常,很平凡,乏善可陈。

我父母生育我们姐弟三人,从小并不溺爱我们,但对我们并不疏于教育。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中,我们学得了他们的好品质,深悟他们那一代人的为国为民的无私奉献精神。我们都很努力,都上了大学或职业学校,有的还成了研究生。

 2.jpg

全家福

3、读报上网,浸淫文史中

1990年我母亲退休了。在家里,除了料理家务,就是读报看书,客厅俨然成了书报摊。

母亲历来喜欢历史故事,人物春秋。她订阅了《炎黄春秋》和《扬子晚报》。《炎黄春秋》是以史为主的综合性纪实月刊。对古今中外、当代革命和建设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是非功过,依据翔实的史料,求实存真,以史为鉴,以史资治。《扬子晚报》的“人物故事”,更是推介了众多的历史重大事件和历史重要人物的身世。母亲有空就细读这些报刊,并读了就与我们“倒豆子”。我记得的她给我们讲过的,就有新四军是怎样在皖南事变中被国民党军偷袭的,后来刘少奇、陈毅又是怎样在苏北重新组建的;她讲罗炳辉、彭雪枫的抗日故事,也讲周恩来与李克农在上海的隐蔽战线的工作故事……几年下来,她积攒的《扬子晚报》剪报和《炎黄春秋》杂志,就有厚厚两大摞。

十年前,她的一个中学同学来淮照顾患病的母亲期间,几次来我家向母亲借阅剪报,一期期阅读其中的“人物故事”。他对我妈退休之后坚持读报的精神大加赞赏。

这些年,我妈在读报看史的同时,又对她原先陌生的电脑感兴趣起来。因为她知道,电脑不仅能打字,还能上网。她先让我们给她弄来了一个平板电脑,就开始学习触摸屏输入方法。之后,她又让我们教她上网。她在网上一点点学,甚至向孙女不耻下问,慢慢的,学会了网上搜索,查找她所需要的内容。包括保健知识、烹饪大全,甚至谚语、歇后语兼收并蓄。而她更多的,是搜索她的“历史故事”、“人物春秋”。这两年,她又加入了“知青好友”群,与过去的朋友在群里抚今忆昔,海阔天空。人要活到老学到老,总要保持一点精气神,不做时代的落伍者。我想,这也是我母亲老来的一种乐趣吧。

 3.jpg4.jpg

​丁玉英常读的报刊 

4、参加聚会,延伸砚友情

我母亲中学毕业后,在工作的繁忙和家庭事务的纷扰中,几十年间与同学之间少有联系。2009年,在她初中毕业50周年时,班里同学经过一段时间的联络,终于在母校王营中学(现淮州中学)近旁促成了28人的同学聚会。其时我母亲右腿受伤尚未痊愈,行走不便。但她拄着拐杖也要去参加聚会,这使到会的同学十分感动。

我母亲十分看重同学情谊,聚会之后,她常挂念着身体不好的三位同学——

一是从淮阴水利局退休的石殿云同学。他15年前身患淋巴癌,乐观地与癌症抗争,曾一度得以康复。但10年前开始复发,第二年同学聚会时他来参加,像没事人似的不露声色。他退休后发挥余热,病中也未停歇,几次外出承担楼房、路基甚至铁路的工程监理。此后他癌症几次转移,几次接受伽马刀治疗病愈,至今他还一直健康地活着。我母亲佩服这位同学顽强地与疾病抗争的乐观精神,同时也几次去看望他,打电话为他鼓劲。

二是在盱眙退休的同学丁兰英,她们在中学时就是情同手足的好姐妹。中学毕业后,她们一起进了三河农场,一起战天斗地;前些年在丁兰英丧偶时,我妈去盱眙宽慰她;在她腿跌伤生活有困难时,我妈又去盱眙看望她,鼓励她早日康复。

三是对在扬州退休的同学朱桂娟,在读初中时,她是班里最小的女生,是从小丧母跟着姐姐来淮阴读书的扬州女孩。朱桂娟在班里学习好,也要求进步,被团支书派去帮食堂喂猪考验她。她不怕苦不怕累,课外时间自己去挑猪草、拌猪食,硬是把几头猪喂得膘肥体壮。高中毕业后,她辗转回了扬州参加了工作。直到退休后,才与我妈取得了联系。

但联系中得知,朱桂娟退休前就患了眼疾——眼底视网膜脱落,致视力低下,基本出不了门。这引起了我妈的牵挂,一直想去扬州看她。2014年春,我妈和另外两个同学从淮安出发,与南京杨凤英同学相约,一起到扬州看望朱桂娟。

在他们四人到达之前,朱桂娟同学由人陪同早早在大门口等候着。她们已阔别55年了,珍贵的同学情又把她们牵扯到了一起。当她们重逢时,不禁互相拥抱,喜极而泣。中午,朱桂娟夫妇热情款待远道而来的同学。餐桌前,朱桂娟起立深情地为大家放歌,以一曲《好人一生平安》答谢昔日同学。大家眼含着泪,互祝晚年幸福,健康长寿。

 5.jpg

丁玉英、朱桂娟、杨凤英相会在扬州

​本文由丁玉英中学同学吴绪略在淮走访记录整理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