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说施打葛
——记乡贤施大先生葛大先生
作者:王海洋
字体:【  
浏览次数:

 清朝至民国时期,今洪泽境内的仁和集、新集分别属于宝应县丁宁庄和白水庄。时至今日,丁宁庄、白水庄的地名已荡然无存,但“说施打葛”的故事仍流传甚广,笔者1989年编纂《洪泽县志》时早有耳闻。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为民游说、主持公道的施煦东,人称施大先生;乐于打抱不平、除暴安良的葛节支,人称葛大先生。他俩为了大运河西十数万百姓的生存,与黑暗的官府及封建恶势力,进行了一次次无畏的斗争,在宝应湖西(俗称河西)民众心中,矗立起一座巍巍的丰碑。

虽然施煦东年长葛节支17岁,但在长达20多年亲密合作中,两人风雨同舟,生死相依,成为忘年之交,民间称他俩是“撕(施)也撕不开,割(葛)也割不断”。

施济,又名启爵,字煦东,同治元年(1862)生于宝应县丁宁庄仁和集(今属洪泽区岔河镇)。少年时,施煦东饱读《四书》《五经》,光绪年间考中秀才。当时清王朝已风雨飘摇,施煦东无心继续仕进,回乡设馆授徒,民国七年(1918)被选举为乡董、宝应县议员。

葛浚,又名永和,字节支。清光绪五年(1879)生于宝应县白水庄三角村(古名新皋,后改名新集,今属三河镇)。其父葛瑞昌在新集街经营杂货店,还有土地400多亩。葛节支自幼聪明好学,嫉恶如仇,性格刚强。光绪二十四年(1898)考中秀才,后设私塾教书育人。曾因替民打抱不平,被县官扣上“反清”罪名,遭到通缉,葛节支被迫离家躲避。民国元年(1912)经县学老师王楷山推荐,葛节支考入南京法政学校深造。为实践其“救黎民于水火,拯百姓于倒悬”的志向,他毕业后即回到乡里,为民奔走呼唤。也就在此时,葛节支与施煦东相识相知,以他们的微薄之力,造福桑梓。民国十年(1921)葛节支被选为江苏省议员。

清代,老百姓向官府缴纳钱粮赋税叫“完米糙”。宝应县衙不顾百姓死活,组织一支庞大的征粮班子。因为征粮油水大,宝应城里一大批地痞流氓、土豪劣绅,有的成了催粮差,有的担任量斛员。这伙人如狼似虎,凶神恶煞,变作法儿欺诈百姓。有一种叫“踢斛加尖”,就是明目张胆的盘剥。完粮农民送米糙到宝应县城征收点装斛,一斛是二斗五升,按常规是秤平斗满。但宝应粮柜的收粮人,对装满米糙的大斛总是抬脚一阵猛踢。斛里的米来回晃动沉蚀而浅,并有部分被晃到了外面。外溢的米糙归收粮人所有,晃浅的大斛还要重新补足装满。因此,完粮一斛,实际上是一斛加尖。完粮人必须多带,否则要跑二趟。对尾欠一时未缴清的,这伙粮差就随即登门,欠粮人要端茶供饭,还要支付差费,而钱粮仍要如数缴纳。

施煦东、葛节支决心联手告倒这帮粮差,为老百姓出一口怨气。他俩分头搜集证据,写出诉状,并大胆提出让纳粮者“自赴仓廒”,即自办粮柜。状纸被分别送到宝应县衙、扬州府衙、江苏抚衙。由于诉状言辞凿凿,无可辩驳,又因为葛节支具有法政毕业学历,并得到母校南京法政学校同学的支持,加之当时有推行新政、革除旧弊的时尚,状居然告通了。江苏巡抚在派人详查后,行文到宝应县衙,明令取缔世代沿袭的粮差,实行“自赴仓廒”。宝应县衙遵命设东柜、西柜,直接接收百姓的钱粮。稽征员由地方推选。为方便百姓,西柜在仁和集(黎城设完粮点),逢集鸣锣宣告缴粮日期。

告倒催粮差的消息,在宝应县上下引起轰动,施煦东、葛节支成了名闻宝应的英雄。穷苦百姓奔走相告,有的甚至点烛焚香,感激为他们鸣不平的施、葛二位先生。而一帮靠吃衙门钱粮饭的催粮差、量斛人被砸了饭碗,气急败坏,要拖施、葛二人跳入运河。这帮地痞流氓得知施大先生经常住在县城高隍客栈,就暗中雇佣一批女流氓,将客栈团团围住,伺机行凶报复。一次,施大先生刚走出客栈大门,这群女流氓就蜂拥而上,有的扯头发,有的扭手臂,有的撕长袍,有的扒内裤,伴之以拳打脚踢,手撕口咬,百般凌辱,欲置其于死地。施大先生乃一介书生,怎敌这帮亡命之徒。危急中,军人出身的客栈老板邓炳冲入人群,奋力相救,左冲右突,才将施大先生拥进大门。这帮流氓怎肯善罢甘休,整日在门外吵闹叫骂,寻衅滋事。不久,客栈一近邻办丧事,邓炳征得丧主同意,将施煦东藏在棺材里,以出殡形式抬出城外,又雇了一条船,连夜送往河西仁和集,施大先生方才脱险。

清朝咸丰年间,黄河北徙,洪泽湖以三河为出口,直接灌入宝应湖、高邮湖。由于入江水路十分狭窄,结果,每到汛期,湖水阻滞,水位陡涨,河西地区陆沉水中。而河东地区为保全其地区利益,日夜沿堤巡守,要到秋种后才肯开坝泄洪。因此,每遇大水年份,河西地区不仅秋季作物颗粒无收,而且因秋种太迟,第二年夏季收成也不好。河西、河东为早开坝、晚开坝也争讼多年。担任市总董、市议长的施、葛二人,决心为百姓讨个说法。他俩先找宝应县民政长说理,民政长以事关河东数县为由,推托不管。他俩不死心,又找到淮扬道尹,最后一直诉到江苏省民政长那里,终于得到合理裁决:每年以立秋为界,立秋前一律闭坝,立秋当日开坝,立秋后三日不开坝,问罪所属县民政长。这样,大水年份,河西地区秋季失收后,可以补种荞麦、晚稻、绿豆、萝卜等晚秋作物,来年夏季还能有个好收成。而河东地区多种早秋作物,如早稻三十子、玉米等,损失也不大。数载讼争,一朝解决,老百姓对施、葛二人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民国初期,钱粮赋税仍沿袭前朝定制,宝应湖东、湖西为一个标准。施、葛二位先生认为,宝应湖西田薄、灾多、产量低,相比之下,湖东田肥、灾少、产量较高,一个标准不合理,要求为河西百姓减轻负担。这一要求为难了宝应县署,一来前朝定制不可轻易更改;二来全县粮赋总数不能少,将湖西任务削减加到湖东头上,湖东也不答应。后经施、葛二人据理力争,宝应县署采取折中的方法,将湖西的粮田、柴草滩田按田亩平摊原钱粮总数。这样,河西粮赋总数不减,但粮田负担不仅低于县内湖东地区,而且也低于田头靠田头的邻县山阳、高邮,给了农民一线生机。 

民国九年(1920),年近花甲的施煦东,因操劳过度,两眼昏花,须发皆白,并患上严重的肺结核,时常吐血。民国十三年(1924),施大先生走完他的人生之路,溘然长逝,享年63岁。河西百姓纷纷为他吊孝,副副挽联寄托绵绵哀思。位于淮安县岔河镇东乡的长湖殖公司创始人、翰林院编修曹典初曹大人,闻噩耗撰成一副挽联,对施济一生作了这样的评价:“识君之始,缅君之终,皆为乡里谋公益;教人以善,乐人以恒,曾闻肆议有清谈”

得知施大先生病逝,葛节支锥心刺骨。之后,他深感形单影只,力不从心。但想起家乡的黎民百姓,他强忍悲痛,鼓足勇气,继续前进。

清末民初,军阀混战。一些散兵游勇与地方残渣余孽相互勾结,啸聚白马湖、宝应湖、高邮湖中为匪。一时,宝应湖西地区土匪如麻,无恶不作,严重威胁老百姓的生存。葛节支对此深恶痛绝,下决心铲除匪害。于是,他在能力所及地区,组织民团,防匪保家,为民除害。葛节支家乡新集一带民团训练有素,还很有战斗力。由于这支民团的实力,加上葛节支本人的声望,因此新集一带,不仅土匪不敢前来骚扰,连过往新集的军队,也都不敢胡作非为。

进入民国,各地掀起改造私塾、兴办学堂的热潮。这本是一件好事,可宝应县政府准备在全县按南京方式建洋学堂,其费用皆由老百姓负担。一帮贪官污吏以为又有了捞钱机会,纷纷叫好。宝应县府这样的“魄力”,更被省政府举为“样板”。但老百姓对此却怨声载道。连年灾荒,他们食不裹腹,衣不遮体,现在又要雪上加霜,哪里还禁得起折腾? 葛节支生活在老百姓中间,体谅民情,再三斟酌,决心出来为老百姓说话。

这次,葛节支面对的不是一帮地痞流氓,而是县政府、甚至省政府的大员,又有点“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味道,斗争的艰巨性非同一般。他顾不了这些,用心多方搜集资料,写成一本小册子,详细陈述农村灾情状况,列举“一刀切”办洋学堂的弊端。证据确凿,理由充足,阅者无不为之动容。葛节支手持小册子,上下奔走,多方游说,长达6个月。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终于迫使县政府收回成命。一些开明士绅赞叹说:“葛大先生心中只有民众”。

民国二十年(1931)大水过后,葛节支乘船在宝应湖西一带查勘灾情。一天,在去涂沟途中,突遭一股土匪拦劫。葛节支正襟危坐,稍作布置。两船靠近时,官船里突然冒出十几支枪,土匪一看,顿时吓呆了,想逃窜也来不及。土匪中有个叫葛永新的,是葛节支远房兄弟,发现葛大先生坐在船上,像发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声高喊:“大哥饶命!”葛节支一见,气得七窍生烟,厉声喝道:“我没有你这个当土匪的兄弟。”随即下令当场击毙葛永新,抓捕其他数名土匪。葛节支得知新集西部赵集一带,冒出一小股以赵且保为头目的土匪,便要其胞兄、民团头领葛永炎带领民团,多处设防,查寻踪迹。终于将匪首赵且保捉拿处决,胁从者皆金盆洗手,老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地处淮水走廊的运西地区,水灾连年,民不聊生。洪水过后,哀鸿遍野。葛节支含泪将灾荒惨景写成文章,奔走于宝应、扬州、南京、上海等地,多方呼吁,募捐救灾。上海某公司犹太籍老板哈同,也深受感动,慷慨解囊。葛节支多次在宝应县城西门外设粥棚,向灾民施粥。直到今天,许多人还叨念当年向葛大先生领取救济衣服、面粉的情景。

宝应湖西属于水网地区,交通不便,渡船既少又小,一遇洪水大风,经常翻船死人。在葛节支的积极倡议下,采取政府资助和民众筹集的方法,在其家乡周边开办义渡11条,深得乡民赞誉。

葛节支一生俭朴,但周济亲邻百姓耗资达数万元。临终前,他曾对探望的人说:“我前世大概是个大贪官,欠了百姓不少债。这辈子东奔西走,大约募集有20万银元的赈济,恐怕债已还清,我该寿终了。”

终日的奔波劳碌,黑暗社会的沉重压抑,严重损害了葛节支的健康。50岁后,他已疾病缠身,步履维艰。1989年12月,葛大先生侄女葛舜仪(原淮宝县副县长吴锡昌夫人)回忆说:“民国二十四年(1935),我奶奶因病去世,伯父去土地庙祭祀后即病情日见沉重。河西百姓得知葛大先生病重的消息,忧心如焚,纷纷前来探望,堂屋里终日人来人往。三天后伯父病危去世,朴实的百姓和保长、甲长们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情急中,有人跪倒在地,祷告上苍,请求将自己的寿借给葛大先生。大家纷纷效仿,庭院内、大门外,黑压压跪倒一地,祷告声、哭泣声惊天动地。”

葛节支病逝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在家乡迅速传开。新集周边众多百姓前来奔丧吊孝,向他们的大恩人诀别,挽联、挽幛近千条。至今,人们还清楚地记得一位开明士绅所送的挽联:“服君任事,有胆有识;于我相交,无嫌无疑”。

一方水土十里乡贤。施大先生、葛大先生作为一代乡贤的代表,已载入史册,将永远被家乡人民怀念和赞颂。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