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两岸情深,情牵故里——我家祖辈的海峡往事
作者:李颖
字体:【  
浏览次数:

一个人纵使走过万水千山,故乡永远是他心中的情感归宿,祖国永远则是他心中的坚强后盾。

从我年幼记事起,台湾是语文课本上祖国的美丽宝岛;长大成人后,台湾是历史课本上中国无法割舍的领土。台湾,也因为我们家族有这样一个人,而让我们亲人魂牵梦萦。这个人就是我已故外婆的表哥,他的名字叫徐辉。

徐辉,乳名二胡,1929年出生,钦工镇马堡村人。所有的泪水在1948年那一年悄悄启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4月。1948年,徐辉父母听闻国民党抓壮丁,带着他和弟弟妹妹东躲西藏。父母最担心的就是徐辉,毕竟国民党那时候在江苏到处抓壮丁。无奈有一天,徐辉体谅父母肌饿无力,冒着风险出去买点干粮,半路回家的路上却遇到国民党还乡团,最后还乡团以7担大米卖给国民党,当时他才19岁。

自从徐辉被抓、被卖后,徐辉的母亲,也就是我外婆的姨娘,整天以泪洗面,最后都哭瞎了双眼,后悔不该让他出去。她也托人在县城打探消息,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后来打听到,徐辉已经跟随国民党全部辗转到台湾。去了台湾后,有颠簸,有曲折,他经常一个人在深夜里暗自流泪。没有命运预定的顺风顺水,荆棘划破脚背,箭矢割裂侧身,唯一倚仗的是妈妈系在他手上的红头绳。他先后在台湾当过陆军、炮兵、空军,退伍后,他在台北花莲市富国兴公司上班。由于他心里一直放不下大陆的父母,直到生命的结束,他在台湾终身未娶,因为他等待着海峡两岸统一,他等待着父母见证他的婚礼。

他后来在台湾收养两个孤儿: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孤儿,在台湾举目无亲。据外婆生前描述,他和养子、养女的关系非常好。从此,他再也不怕山高水长,他在台湾终于有一个小家。可他的心,无数无刻不牵挂着大陆淮安的大家。随着他年纪渐长,他总在问自己:爹妈还好吗?是否安在......

机会终于来了。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徐辉渐冻的心开始融化,生活开始有盼头。1987年,海峡两岸关系缓和,他终于可以返回大陆探亲。他第一时间,递交申请。那时的他归心似箭,激动地夜里睡不着,因为他一辈子都在盼着这一刻。最后,他提前买好票,一路风尘仆仆,辗转车站,终于来到故乡钦工。他看到我外婆时,抱头痛哭,外婆告诉他父母都不在了,但是兄弟们都过得还好。中午外婆在家里接待他吃饭,安顿好他住宿,并请人通知他的兄弟姐妹,回老家和他相聚团圆。最感人的是当他走近父母的坟茔,跪地就痛苦,一说就是半天。他说:“40年了,我的人生走完近一半,我的心愿终于了结。”回台湾后,他经常写信给家里。写信的时候,他最喜欢听《故乡的云》,有时会轻声哼唱。后来,他第二次返回大陆探亲是1997年,当时他早已两鬓斑白。古语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他说最放不下的是大陆的弟弟妹妹。临终前,他一辈子积聚的财产,共计40万左右,分给他大陆的4个兄妹。

感恩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我们祖辈得以团圆;感恩感谢我是中华儿女,作为后辈,祖辈团圆的故事让我无不动容与感动。如今徐辉去了,生于斯长于斯的外公、外婆也去了,他们都永远地去了。但他们泉下有知,一定会很宽慰,因为今天故乡的路,如今越走越顺畅,越走越光明!

李颖:南师大历史研究生毕业。淮安作家协会会员。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