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段朝端蟾宫折桂图
作者:​王厚宇
字体:【  
浏览次数:

段朝端(1844-1925),近代诗文家。字笏林,号蔗叟,蔗湖退叟,淮安人。十四岁入县学,科试补廪,但乡试辄下第。后时而教馆,时而进学,博览群书,遍访淮故。光绪五年(1879)报捐试用训导,署仪征教谕、甘泉训导、兴化教谕、海州学正、仪征训导等。还曾应聘为《江苏通志》分纂、《淮安府志》分纂、《续纂山阳县志》总纂。后因足疾腿病,归里以诗文自适,整理并研究古籍和乡梓文献。著作甚丰,主要有《南游杂记》《椿花阁随笔》及《续集》《蹄涔小识》《楚台闻见录》《王褒集注》《凤凰村笔丛》《汉书字诂》《广韵引书略》、徐节孝等多位名人年谱、《椿花阁诗集》《椿花阁文集》等。

段朝端著作等身,是同治光绪年间的著名诗人。但一生科举不顺,屡遭坎坷,特别是同治九年(1870)春,段朝端辞馆就学,读书于南京钟山尊经书院,一心博取功名,准备参加乡试。是时,亲朋殷切期望,师友勉励好学,先师高延第嘱画家杨玉农绘蟾宫折桂图,又遍求名流题跋,实指望能乡试中举,名扬天下,一洗屡试不中之耻辱。但事与愿违。待秋榜发,同去的士子有二人中榜。而他却榜上无名,再一次遭受名落孙山的打击。于此于地,段朝端感慨万千,青衫泪湿,于此图上写下大段题词,真实地记录了内心感受。因此,此《蟾宫折桂图》就是那个时代的作品,它见证了这段历史,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产物,故具有历史意义。

32080001-1774-a-1_meitu_4.jpg

《蟾宫折桂图》横披,纵85厘米,横230厘米,设色纸本,杨玉农绘。杨玉农,名嘉谷,号青棠居士,别号三洲画者,淮安河下人,为清末著名画家。此图为折枝花卉,上写菊花一枝、桂花一枝。菊为黄菊,正花枝招展,含苞怒放。桂为红桂,正花开满园,似有阵阵清香,沁人心肺。此图以双勾写菊花,以没骨法写桂花和枝叶。运笔雄放秀润,色泽丰润饱满。枝叶枯湿浓淡,天趣自成,显示无限生机。落款为“芴林二兄大人大雅之属,玉农杨嘉谷。”下钤“玉农书画”朱文印。

32080001-1774-a-2_meitu_5.jpg

​画右有丁晏、高延第、杨长年、王琛、徐嘉、王肇元的题跋。丁晏(1798-1875),字俭卿,号拓唐,清代经学家,江苏山阳人,为淮安文化名宿。时已七十七岁高龄,故想到六十年前的往事。其题诗是:“六十年前萝兆奇,桂宫联捷记当时,看君早泛秦淮棹,折取蟾宫第一枝。”高延第(1823-1886),字子上,号槐西居士,江苏山阳人,清代文学家,段朝端曾向其问学,是段氏的老师。学生参加科考,老师寄予厚望,故写长诗赠之。其诗云:“到眼新图一粲然,桂花消息菊花前,何须频寄相思字,一幅红笺万口传。烧痕绿到大隄平,春水春风送前程,荒草寒云沈庆罍,断崖时见秣陵城。十年江上歇鸣笳,不见楼舡出海涯,惆怅秦淮好风景,几样新柳不藏鸦。传标莫忘追际候,酌句曾奉属稿余,他日东篱喜应约,秋风又是雁来和。”杨长年,字朴庵,号西华,近代文学家,江苏南京人,和段氏同赴乡试,故写诗赠之。其诗曰:“桂花消息菊花天,谁是蟾宫第一仙?料识养颐斋畔月,今年还复为君圆。”王琛(1807-1880),字玉航,精汉碑,曾编篡《山阳县志》,江苏山阳人。和段氏亦师亦友,感晴真切。题诗曰:“高高丹桂月中秋,写入生绡绝世姿,秋圃黄花堪作伴,只应臭味不差池。一江春水泛仙楂,棹转青溪客路赊,侧耳西风好消息,愿君多种杏坛花。”徐嘉,字宾华,号遁庵,近代诗人,江苏山阳人,这次和段氏同去应考,故踌躇满志,志在必得。其题诗曰:“桂花香艳菊花秋,蕉萃轮蹏忆昔游,今日蓬山消息好,春风先引秣陵舟。钟山万仞峙江干,振策登临试一看,多少南朝金粉气,天风吹去作高寒。当代龙门属李膺(李小湖先生主讲钟山),不关声价十分增,江流日夜东趋海,砥柱狂澜望尔能。冰雪盈川即载涂,一杯未煖唱骊驹,明年春满长安道,醉写瀛洲绿草图。”王肇元,字善之,近代文学家,江苏南京人。为避太平天国之乱,从南京移居淮安,故和段氏相交和相识。其题诗云:“犹忆淮阴话别时,盈盈一水写相思,而今旅舍依然近,觅句欣添见访诗。金马刚逢纪岁年,蓬山集群仙羡君,独占秋风早一人,春来盛事已着鞭。中秋战罢束归装,丹桂攀回满袖香,酒泛霞觞春似海,计期正是菊花黄。”落款为“题为芴林仁弟大人雅正,善之王肇元。”下钤“王肇元印”白文印,“善之”赤文印。

此图左右裱绫上有大段题跋,是段氏科考落第后回到淮安所题。题跋中饱含深情,记述了其乡试落第后的真切感受。读来令人心生同情,深感古代科考之残酷。其题曰“:今岁庚午,余於首春买舟赴省,将读书钟山书苑。囗讣濒行,高君子上嘱玉农绘图为赠,并媵以诗。图中诗友赐题者仅六人。而朴庵丈与宾华实就试焉.是新榜发,杨徐二君俱获第,余竞下第。少年气锐,即顾取此卷,拉罐焚烧之耶!念自春迄秋,旅襄平,善友朋,文字之乐不减。曩时迨返里门,答然报罢,昔何跌宕?今将寂寥,未免有情。谁能遣此,因纵笔及之,以见青衫泪痕,浓过菊丛新色也。九月十八日之夕芴林氏自记于蹄岑望之西窗。”下钤“朝端”“芴林小印”“光光段生”白文印。

段氏自此后,即放弃科举,以授徒、著述为业。虽然是满腹诗书,著作等身,桃李满园。但在修《光绪淮安府志》时,却因没有功名而遭受冷落,被当局拒之门外。所幸的事,后来其门人丁宝铨、田鲁屿都金榜题名,中了进士,成为朝庭之命官,也圆了段氏心愿,成为远这闻名的名师。因此,此《蟾宫折桂图》是古代科举和书画艺术的有机结合,它反映了古代士子的价值取向、思想和感受,在中国文化史和科举史的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