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周恩来逝世前后记事
作者:秦九凤
字体:【  
浏览次数:

今年的元月8日是伟人周恩来逝世四十三周年纪念日。四十三年前从他辞世到把他的骨灰撒向祖国的山山水水那短短的几天内,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无比悲痛之中。这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有些感人至深,有的催人泪下,还有的成为千古之谜……

一、病逝于305医院。

1976年1月5日,医护人员给周恩来做了最后一次手术。这时他已处于弥留之际,呼吸微弱,一直处在半昏迷状态,医护人员知道周恩来已经到了他生命的最后关头,都各尽其职地守在他病房,直到7日夜里11点多,周恩来从昏睡中醒来,睁开眼认出吴阶平大夫,但要他去照顾别的病人,说自己这里已经没事了,随后又转入昏迷状态。8日凌晨,周恩来的脉搏转弱,他的保健大夫张佐良立即向周恩来的医疗组进行了报告。这时,正处于“一级战备”状况的专家们立即各就各位,在著名的泌尿科专家、周恩来医疗组组长吴阶平教授指挥下全力抢救,人体呼吸道专家谢荣教授还通过张佐良大夫在征求周恩来的意见之后迅速两次从周恩来的鼻孔插入橡皮管以吸出他的痰液并输入氧气。

据张佐良大夫回忆,当抢救到9:40左右时,他发现周恩来脉搏停止,脸色慢慢乌紫,手臂皮肤变凉,呼吸停止,心电图示波仪波幅变小,渐渐地画出了一条直线……就在这时,吴阶平教授并未让医护人员停止抢救而是又持续抢救了十几分钟,才与几位同他一起抢救的专家交换意见后说:“抢救工作可以停止了,把那些东西:全身上下的氧气管、输液管、引流管和心电监护仪的电极板等都撤掉,用新床单将总理全身都覆盖起来。”

这就是1976年1月8日上午,当时时针的指向是9点57分!

二、最后一次理发。

周恩来逝世当时是我们国家的机密。在当时在京的政治局委员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305医院吊唁过后,于上午11点钟时由警车开道,悄悄将他的遗体运到北京医院一个不大的太平间进行灵堂布置,到晚上才请来北京饭店的理发师朱殿华师傅给他最后一次理发。

据周恩来的保健大夫张佐良回忆:

那天,北京饭店高级理发师朱殿华带了他的徒弟小卜到医院为周恩来理发和刮脸。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重病后的周恩来。他们一进门热泪就夺眶而出,不停地抽泣着。他们绝对没有想到周总理竟然被疾病折磨成这个样子:浑身瘦得皮包骨头,脸颊凹陷,头发稀疏蓬乱,满脸胡须,苍白的脸上满是褐色的老年斑点,朱师傅曾为之服务了几十载、敬重的、风度翩翩的周总理几乎使他一时认不出来,说句俗话:已脱了形!

朱师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之后,才跟徒弟小卜说,以前,我给总理刮胡子要给他抹几次肥皂沫,还要用热毛巾焖几遍,使胡子软和了才能把总理的胡子刮下来、刮干净。现在他走了,就不能用热毛巾了。如果用热毛巾一焐,他的皮肤颜色会发紫,到整容化妆时去不掉,不好看。经过朱师傅和小卜师徒两人的精心剪、刮,周恩来那蓬乱的头发和胡须终于整理整齐、干净了,中央电视台和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还都赶来拍了有关镜头。朱师傅这才满怀哀伤地带着徒弟小卜一脚高、一脚低地离开北京医院停着周恩来遗体的太平间,结束了他们最后一次为周恩来的理发。

三、朱老总敬军礼,江青不脱帽。

朱师傅给周恩来最后一次理发后,还由专业人员对周恩来进行了简单的化妆,同时布置好他的灵堂,接受中央领导人正式前来吊唁、告别。

当泪流满面的朱老总来到安卧于鲜花丛中的周恩来遗体前时,他凝神专注,然后缓缓举起右手,向他的亲密战友、也是自己入党介绍人的周恩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把自己的千情万意都凝聚在这一军礼之中。江青是走在朱老总后边的,他到周恩来遗体前时,木无表情,没有悲伤,弯弯腰、点点头就过去了,在场的有人提醒她:“江青同志,请你脱下帽子。”江青连头也不回,看也没看一眼是谁和她说的就回答说:“我感冒。”“你感冒就不用来嘛。”愤怒的朱老总实在忍不住了,用十分沉重的音腔批评了江青。

那时电视还没普及,我们国家只有很少的人从电视屏幕上看到这一画面。但是他们出于对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的热爱和江青如此无礼的憎恨,有人就冲着电视机大声地喊:“江青脱帽!江青脱帽!”

这呼喊声江青当然是听不到的。但是他表达的却是千百万人民的心声,具有无穷的力量。所以是年全国爆发了丙辰清明亿万人民悼念周总理的事件。可以说,江青在周恩来遗体前的拙劣表演就是奏响的“四人帮”必然垮台的前奏曲!

四、周恩来的金牙哪去了?

周恩来的遗体是11日下午在八宝山珍殡仪馆火化的。火化前,周恩来的保健大夫张佐良同志从周恩来的手腕上取下了他戴的那块上海表,又从他的胸前取下了佩戴的那枚“为人民服务”像章(这两件珍贵文物现已由国家博物馆收藏)。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高富有同志当时在现场指挥:他让八宝山方面拆掉原有炉膛,打扫干净后重砌新的,然后嘱司炉工不要着急,慢慢火化。

八宝山是用电火化的,周恩来的遗体推进炉膛后,司炉工怎么也不愿将通电的铡刀合上,在高富有同志的催促下,司炉工先跪到地上,然后才泪流满面地拉下铡刀。

“总理的遗体火化了整整两个小时,火化得非常成功,开炉后可清清楚楚见到他的根根肋骨。”这是当时在场的人、周恩来保健护士许奉生同志2013年7月19日晚上给笔者的电话中说的。

周恩来的灵骨出炉后,就由他身边工作人员往骨灰盒里装。由于火化得非常成功,骨灰比较多,加之周恩来身上的金属遗留物:几枚钉子,可能是他那修补的皮鞋底上的;烧变形了的金属皮带环等等。然而他嘴里的那颗假牙却不见了踪影。当时也在场寻找的韩宗琦大夫说,总理的这颗假牙是他亲自用黄金做的,黄金即使熔化了也该在炉膛冷却后留下凝聚物。可是在场的人不管怎么寻找也未见到蛛丝马迹,从而成为千古之谜。最后,一个骨灰盒根本装不下他的骨灰,又从八宝山方面要了一只比较大的景泰蓝陶瓷瓶才装下了周恩来的全部骨灰。

五、金日成哭送挽联。

与中国相邻的朝鲜人民领袖金日成和周恩来有着深厚的战友情谊。还在周恩来生病住院期间,他就专程到京探视。由于周恩来病重导致双脚浮肿,他身边工作人员不得不到北京王府井那家专为中央领导人做鞋的鞋店给周恩来赶做了一双肥大的布鞋才在医院会见了到访的金日成同志。金日成还曾用专机将刚采摘的苹果送来北京让周恩来在病房里尝鲜养病。

周恩来逝世的消息对外一公布,金日成就哭着向周恩来治丧委员会打来电话,要求让他来一趟北京见周恩来最后一面。因为我们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逝世没有邀请国际朋友的惯例,所以金日成的要求被婉然谢绝。随后,金日成又提出,让他以朝鲜平民身份来京,不住北京国宾馆、招待所,就住朝鲜驻中国大使馆。结果我们还是没能同意。

悲痛之极的金日成和着泪水写了一幅挽联:“悼念周恩来同志 金日成”。上下款均未注明任何头衔、身份。还用朝鲜的翠竹做了一个大花圈,派副总理李钟玉乘金日成的专机送到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周恩来的灵前,然后代表金日成守灵一刻钟!

李钟玉成了唯一一位从国外来到北京吊唁周恩来的国际友人。

六、骨灰在台湾厅放了最后一夜。

周恩来的追悼会是1976年1月15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在参加追悼会的5000多人中,除了周恩来的在京亲属和各界人士外,还有来自他家乡淮安的两位代表,那就是周恩来的侄儿周尔辉和他的妻子孙桂云。周恩来逝世后,邓颖超让秘书赵炜发电报给所有与周恩来生前有联系的亲属:“见报后千万不要来京”。意思是周恩来逝世的消息登上报纸后不要赴京吊唁。要他们化悲痛为力量,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工作作为对他最好的悼念。当然,还有一些政治上的考虑。周家的绝大多数亲属都遵照做了,周尔辉夫妻是中共江苏省委、省革命委员会把他们俩以家乡群众代表的身份进京吊唁的。追悼会结束后按一般人习惯,骨灰应返回自己家中与家人相伴最后一夜。但是,周恩来生前留有遗嘱,他的骨灰要放到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以弥补他生前未能去过台湾的遗憾和企盼着台湾早日回归祖国的情怀。

据周恩来的卫士韩福裕同志对笔者回忆,当时,总理的骨灰盒放进台湾厅后,周围还放了六盆盛开的水仙花。那淡黄色的花蕊和碧绿的叶,正象征着周恩来总理人品的高洁,精神的永存。他永远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