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旧戏曲与旧小说中的淮安
作者:胡健
字体:【  
浏览次数:

旧小说中有关淮安的故事,我曾介绍过一些,现再摭拾一二,以供参考。

 

《窦娥冤》·淮安·市民社会

 

《窦娥冤》是元代大戏剧家关汉卿的著名杂剧,这出杂剧是根据当时发生在淮安楚州的一件真实的事件创作而成的,戏曲与小说一样,都是市民的艺术,人们完全可以从窦娥的故事中对淮安当时社会风貌有所了解的,而且我们还可以发现,《窦娥冤》中的人物的影子在明清小说中也是不断地“闪现”着的。

 

《窦娥冤》的剧情大致是这样的:

 

书生窦天章带着七岁的女儿端云,流落在楚州。因为生活没有着落,便借了楚州一个放高利贷的寡妇蔡婆的20两银子。按照当时高利贷利率,满一年,本利一共应还40两银子。窦天章无法偿还,而蔡婆却有意想要端云作她的儿媳,窦天章无可奈何,只得把女儿送去作童养媳,改名为窦娥——窦天章这实际上是变相地卖了自己的女儿,作了债务的抵偿品。此后,窦天章拿了蔡婆另外送了他10两银子做路费,上朝应考。三年以后,窦娥的丈夫就去世了。

楚州当地有一个浑名叫赛卢医的医生,他也借过蔡婆的银子,也无法偿还。一天,蔡婆到城外向他讨债,他骗蔡婆到野地里,想用绳子勒死她。恰巧被泼皮无赖张驴儿遇到,张驴儿救了蔡婆。蔡婆在与张驴儿谈话时,说出了家中只有她们婆媳两个寡妇,张驴儿这时便逼着蔡婆答应,要她们婆媳俩改嫁给他们父子俩个,而且威胁,如果不同意,便要勒死她。蔡婆只得含含胡胡地把他们带到家中。窦娥知道此事后,很不满意婆婆的做法,用各种理由劝阻蔡婆,自已则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张驴儿的无理要求和调戏。但两个泼皮却赖住在她们家不走。

张驴儿对窦娥并没有死心,他威胁赛卢医,硬着向他要了一包毒药,想毒死蔡婆,然后再霸占窦娥。这时正巧逢蔡婆生病,想吃羊肚汤;窦娥做好羊肚汤给蔡婆送去,张驴儿却暗在蔡婆碗中放下毒药;蔡婆因为呕吐而没吃羊肚汤,却让张驴儿的父亲吃了,结果张驴儿的父亲一命呜呼。张驴儿便以“毒死公公”的罪名迫使窦娥顺从他,但又遭到了窦娥的拒绝。张驴儿上衙门告窦娥,贪污而又糊涂的官吏,听了张驴儿一面之辞,便不问情由,三番几次用毒刑,打得窦娥血肉横飞,要让窦娥屈招,接着,又来逼蔡婆;善良的窦娥为了不使婆婆受刑,自已便屈招了毒死人命的罪名,因而被判以死刑。

临刑时,窦娥披枷带锁走赴刑场,首先和婆婆决别,然后发下三大誓愿,以表明自己的冤屈:一、她被斩后,血会飞到丈二白练上;二、当时是三伏天,身死之后,天降三尺大雪遮掩尸体;三、从此以后,楚州干旱三年。三件誓愿,在她死后果然一一应验。三年后,她父亲窦天章已经做了廉访使,来楚州审囚查卷,这时窦娥的鬼魂出现了,向窦天章讲明冤情,窦娥的冤案才获得了昭雪。

 

《窦娥冤》之所以是不朽名著,是因为它真实而典型地反映当时楚州以及市民社会一些真实情况。

 

//
这里,我们先对产生窦娥悲剧的社会原因作一简要的分析:
//

 

首先是高利贷。高利贷在传统市民社会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窦天章是因为还不起蔡婆的高利贷,才被逼卖了女儿窦娥;赛卢医也是因为还不起蔡婆的高利贷,而被逼想杀死蔡婆的……可以说,整个《窦娥冤》的故事中都是罩在高利贷的阴影中的。在当时的市民社会,放高利贷——包括政府放与地方上的私人放——都极为普遍,债务人如果无力偿还债务,那么,房屋、田地甚至妻室儿女都会被当作抵押品。《窦娥冤》真实生动地反映了这一市民社会的普遍情况。

其次是官吏受赂。这可以说是从侧面来反映。《窦娥冤》中负责审理这桩人命官司的楚州太守姚杌一上场所就念道:“我做官人胜别人,告状来的要金银。若是上司当刷卷,在家推病不出门。”当告状人向他跪下,他解释说:“你不知道,但来告状的,都是我的衣食父母。”这虽然好似戏剧中的插科打浑,却也真实地讽刺揭露了当时社会官吏的贪污腐败。以上造成窦娥悲剧原因的两个因素,在当时的市民社会可以说是带有普遍性的。

 

//
其次,我们再对《窦娥冤》中的人物略作些分析。
//

 

蔡婆作为一个放高利贷者,利欲熏心,她可以说既是市民社会中的害人者,又是被害者,《水浒传》中的王婆就明显地带有她的影子;

张驴儿则是一个市井无赖的典型,他到处游荡,惹是生非,敲诈勒索,为所欲为,是为人们痛心疾首而又不易对付的罪棍。《水浒传》中的泼皮牛二,《金瓶梅》中的西门庆就多少都有些他的影子;

窦娥是个既柔顺善良,又倔强坚定、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青年女子,在她的身上体现出了市民社会中那些被污辱被损害的下层女子的可贵品德。在《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的杜十娘身上人们也会多少看到她的影子;

而那位把百姓当自己的“衣食父母”的阴狠的小官吏,明清小说中更可以说是时常可见……

完全可以说,《窦娥冤》中的人物正是传统市民社会中人们常见的一些典型。

英雄魂归蓼儿洼 

壮士悲秋,英雄末路,《水浒传》末尾的“蓼儿洼”与《三国演义》中的“五丈圆”一样,都是让读者悲叹的伤心地。

加拿大学者弗莱曾列出个文学的四季叙述模式,即春天:喜剧;夏天:传奇;秋天:悲剧;冬天:讽刺与反讽。验之《水浒传》,这部小说正好体现出了这种文学四季的精神。《水浒传》第一百二十回、也就是最后一回的回目为“宋朝公明神聚蓼儿洼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表现出的正是冬天的叙述:英雄不再英雄,豪杰不再豪杰。

这一回的宋江已经不再是梁山水泊的领袖,当年梁山水泊的英雄杰雄早也零落四散——他们受招安后,成为朝廷打另一些起义“乱民”的官兵,尽管忠义的宋江他们功劳卓著,而且由于奸臣的作祟,这些对朝廷有功的功臣,最后大都还是被朝廷诛杀冤死了或自己另寻出路了。

小说的最后,宋江他们平定了方腊之乱,宋徽宗对他们分别做了加封,“先锋使宋江被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副先锋使卢俊义加授武功大夫,庐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副总管……”然而,那些当道的奸臣们是容不得他们的,奸臣们对他们又进行了继续的迫害。卢俊义、宋江都是先后被所谓“御赐”的毒酒害死的。

小说倒数第二回,被加了封的的宋江,奏请宋徽宗,要回久没回去的老家山东郓城拜扫省亲,然后再去楚州赴任。宋江的请求得到了宋徽宗的准许,然宋江衣锦还乡,家乡已是物是人非,他心中不乐。这已是深秋早冬的气氛了,小说最后一回,写宋江到楚州上任。

 

且说宋公明自从到楚州为安抚,兼管领兵马……公事之暇,时常出郭游玩,原来楚州南门外,有个去处,地名唤做蓼儿洼。其山四面都是水港,中有高山一座。其山秀丽,松柏森然,甚有风水。虽然是个小去处,其内山峰环绕,龙虎踞盘,曲折峰峦,陂阶台砌。四围港汊,前后湖荡,俨然是梁山泊水浒寨一般。宋江看了心中甚喜,自己想道:“我若死于此处,堪为阴宅。但若身闲,常去浒玩,乐情消遣。”

 

小说接着写朝廷赐御酒,宋江中毒;中毒的宋江怕任镇江润州都统制的李逵再向朝廷造反,便请来了李逵。小说写道:

 

宋江道:“兄弟,你休怪我!前日朝庭差天使,赐药酒我服了,死在旦夕。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庭赐死无辜,宁可朝庭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庭。我死后,恐怕你造反,坏了我梁山泊替天行道忠义之名。因此,请将你来,相见一面。昨日酒中,已与了你慢药服了,回至润州必死。你死之后,可来此处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和你阴魂相聚。我死之后,尸首定葬于此处,我已看定了也!”言讫,堕泪如雨。李逵见说,亦垂泪道:“罢,罢,罢!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部下一个鬼!”言讫泪下 ,便觉得身体有些沉重。当时洒泪,拜别了宋江下船。回到润州,果然药发身死。李逵死之时,嘱咐从人,“我死了,可千万将我灵柩去楚州南门外蓼儿洼和哥哥一处埋葬。”嘱罢而死。从人置备棺椁盛贮,不负其言,扶柩而往。

 

吴用是梁山水泊的军师,小说接着写任武胜军承宣使军师的吴用一日梦见宋江与李逵,被告知他们已被害葬于楚州蓼儿洼。吴用找到原梁山水泊的另一重要人物、现任应天府士马都统制的花荣一起前往楚州蓼儿洼。后两人上吊自尽,被人葬于蓼儿洼宋江墓侧。“楚州百姓,感念宋江仁慈,忠义双全,建立祠堂,四时享祭,里人祈祷,无不感应。”……

这里,我们不拟对宋江这个人物多加评价,我们想说的是,曾经轰轰烈烈的梁山水泊的故事,最后竟在楚州蓼儿洼凄凉地收场,这不能不让人有所感叹!《水浒传》这个悲剧性的结局也真实地反映出了封建最高统治者的“仁政”“王道”的虚伪与残酷。弗莱说秋天是寒冷的季节,世界充满偏离、不公正、愚蠢、犯罪,又认为这是必然的。《水浒传》结尾,不正是这样的一个“寒冷的季节”?

淮安本是一个多水的城市,过去郊外河塘芦荡非常之多,据了解,楚州城南确实曾有处叫蓼儿洼的地方——后来被人们误写为“苗儿洼”,那里原是一大片水泊湿地,芦苇随风摇曳,婆娑多姿,这儿正是当年施耐庵所写的蓼儿洼的原型。

 

古人的治水

 

《梼杌táo wù闲评》是明代的一部小说,它以天启年间,太监魏忠贤勾结天启乳母客氏,把持朝政,陷害忠良东林党人为背景。由于这部小说出现于魏忠贤被清除之后不久,因此在当时社会上还产生过很大影响。

作为小说创作,《梼杌闲评》有些“怪、力、乱、神”的成份,尤其是第一回,作者在介绍魏忠贤与客印月的前世今生以及他们与东林党人的恩怨时,写了一段神话因果。大意是说,天启朝的东林党人前身都是嘉靖朝的官员,曾经奉命在淮河下游治水;魏忠贤与客氏的前身都是洪泽湖边蛇神的子孙,蛇神现身帮助朝廷官员治水,但要求官员不要伤害他的子孙;然而阴错阳差,治水官员一把火烧掉了蛇神的巢穴,蛇神怀恨在心,派子孙托身为魏、客二氏,一来搅乱天下,二来找东林党人寻仇。

小说中的这段神话因果,在艺术上算不上高明,但对我们来说,它却留下了一段难得的古代淮安人民深受水患之苦以及当时治水的生动的描写,可以补官方文件或地方史料对于水患与治水记载的过于专业与简略,而给人以一种形象真实之感。

小说说嘉靖朝的某年淮水水神无支祁作怪,逞其顽性,放出水来,一时“江淮南北,洪水滔天,城郭倾颓,居民淹没”,奏报传到京城,朝廷派干员工部侍郎朱衡前往治水。朱工部先到凤阳,要求地方官员汇报水患情况,官员们则建议“明日请大人登盱眙山,一观水势再议”:

 

次日各官齐集院前,具鼓吹仪从伺候。……早来到盱眙山上,下轿,朱公同众官纵目一观,但见:汪洋浸日,浩漫连天。数千里浪脚拍长空,一望里潮头奔万马。连山倒峡,喷雪轰雷,悠然树顶戏鱼龙,惨矣城头游蟹鳖。居民荡漾,潇潇四野尽无烟;蜃气重迷,隐约八方浑没地。子胥威势未能消,大禹神工难下手。

朱工部同众官看了,吓得目瞪口呆,道:“本院只道是淮水泛滥,与黄河堤坏相同。似此汹涌,何策能治?”众官你我相视,嘿然无语。又见东北上涛浪卷起,互相冲击,有数十丈高。朱公道:“这是何处?”泗州知州上前秉道:“这是淮黄合流之所,两边浑水中间一线分开,原不相杂;如今淮水势大,冲动黄河浊水,故冲起浪来相击。”朱公道:“似此如之奈何!”……

 

这里的描写绝非是一味地夸张,相反它是符合淮水泛滥的真情实况的,而且也显示出淮水水患与黄河水患的明显区别:黄河水患主要是堵住决口的问题,尽管难但仍有明确的目标,而淮水一来则是千里汪洋,无从下手,众官只得“你我相视,嘿然无语”。其次,这里还交待了黄河与淮水叠加带来的灾难,两股水流在这里交汇,相互激涌,更增加了治水的难度,难怪赶来主持治水、素以专家著称的一干人等也都“吓得目瞪口呆”。

再看:

       

 朱公邀至后堂命他坐了,门子捧过文卷,乃是黄河图、淮河图、盱眙等志,一一看过。上面大青大绿,画着河道并村庄店镇,皆开载明白。查得淮、黄分处,原有大堤,名为高家堰,由淮安杨庙起,直接泗州,共有五百七十里,乃宋元故道,久不修理,遂至湮没。

 

对于由上游呼啸而下的淮水,由于过去的人没有能力整理出入海通道,就只有采取筑堤堵水的办法了。“淮安杨庙”是一个真实的但今天已经消失的地名,在今楚州的运东水利枢纽附近,从杨庙开始至盱眙,过去曾有一道长达五百多里防水长堤,就是当时的堵水工程。然而,这道长堤是如何修筑的?且看《梼杌闲评》的描写,从中我们可以略知些古人治水的规模与办法:

      

  择定十一月甲子日起工,与大圣寺前,建坛祭告天地、山川、河渎等神。四五十只大船装着桩石一起开船,鼓乐喧天,行不上四五里,见水中果有紫竹影。黄州同就叫住船,将大船锁住,扎起鹰架,依竹影下桩。十数人上架竖起桩来,将石鑺()打下……,便将大石凿孔套在桩上,一层层垒起,众皆骇然。

 

在当时的条件下,建起这样的工程是很艰难的,而且也是很不可靠的,所以经常决堤。堵不如疏,建国后的淮河水利工程,重点解决了淮水入海的问题,这样就将当年的堵水的这条长堤改为了走水的通道,这才根治了千年难治的水患。

清代河道的腐败

 

清朝官场的腐败是人所共知,河道官员的腐败当然也不会例外。关于这点,《儿女英雄传》中有一些的描写。

小说中的安老爷被发派到南河衙门报道,他从京城赶往淮安,先到王家营落脚,然后赶到衙门报到。小说写出了安老爷在淮安官场的浮沉,生动地揭示了淮安河道官场的黑暗与腐败。

清代的官场是黑暗腐败的,依附关系就是为官的护身符。清廉正直的安老爷由于无人指点、没送礼品,于是一来淮安就被分派担任邳州河判——邳州当时也属淮安管辖,为什么要让安老爷担任邳州河判呢?因为“这缺本是工段最简的冷静地方。”这话怎么讲呢?说白了,由于这里的河道上出问题的机会少,因而捞钱的机会也少,此就是所谓“最简”“ 冷静”之谓也。小说中写安老爷上任不久,发现河段上有一处碎石被水冲走,于是安排整修,这原是百十两银子的事,可写材料上报时,师爷理好稿子,却将数字空着,要等安老爷亲自填写,安老爷不明白为什么不如实来写,师爷这才揭开了谜底,原来有了这样的事也就有了捞钱的机会——将来安老爷日常开支、打点上司的用度、手下人员的工资都可以从虚报的数字中得到开销,而捞多捞少呢,则完全是看个人的良心。这样全无法度地做事,岂能不滋生腐败?

小说接着写安老爷不久便被调任高堰外河通判,他手下的人都觉得很是高兴,因为这个职位是个肥缺——这里的河道容易出事,而且容易出大事,出了事便得要动用钱粮,也就是说就有了捞钱的机会。因为莫名地得到美差,贴身长随就建议安老爷在河督生日时备份厚礼致谢。安老爷说此事山阳县令已经出头凑了每人五十两银子的公份。长随却告诉安老爷:各位属员除了公份以外,又都备一份私礼,淮徐道是绸缎纱罗;淮扬道办得秀气,是四方砚台,外面看着是一色的紫檀匣子盛着端石砚台,里面却用赤金铸成,再用漆罩上一层,这分礼可谓不菲;淮海道是一串珍珠手串,八两辽参;河库道办得更巧,是专人到大人原籍置一顷地,把庄头佃户兑给本宅的少爷,却把契纸装了一个小匣儿,带到院上当面送的……而且,这还只是每年众多礼节中的一次,其他如太太的生日、公子小姐的生日、老人家的寿辰、端午中秋,哪次不都是河督生财的机会?那么,人们要问,这些下属巴结河督的银两从哪儿来?俗话说“羊毛出羊身上”,那些送礼的钱却是从河工处来的——河工一旦有事,下属多开多支,河督即使知道,也只睁眼闭眼,不闻不问,皆大欢喜。这样一来,官员们还治什么水呢?相反他们还恨不得希望洪水多来几次,好借机发财呢!所以这也才说容易出事的地方才是肥缺。

安老爷也为自己被改任高堰外河通判而感到奇怪,他却没想到这原是人家设下的一个圈套。原来前任官员去年大大捞了一把,治河时偷工减料,敷衍了事,当他知道来无法躲过洪水时,便借口辞了职。而河督知道其中原委,但因为受了人家的银两,也不便说破,于是就把这个貌似肥缺、实则陷井的高堰外河通判给了他不喜欢的安老爷。果不其然,当汛期来临时大堤溃决,无辜安老爷便成了个为人受过的冤大头。

请想一想,在这样的一种官僚体制下,在这样一种官官相护、借公谋私的风气中,河道还能真的治好、水患还能真正消除吗?回答是很明显,根本不可能!

 

sdfd

 

另外,《儿女英雄传》中还有一段对当时淮安的评说:安公子与十三妹从京城沿运河来到淮安,他们眼中的淮安是如何的呢:

 

……那府城的地面本与小地方不同,又有河台大人驻扎在此,那繁华热闹也就不减一个小省分的省城。只见两边铺面排山也似价开着,大小客店也是连二并三。

 

这里虽然只用上三言两语,但却把当年作为运河之都的淮安的特点与气度给点染出来了,因此也实属难得!

 

ertert

作者系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