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新淮阴师专:我最后教书的学校
作者:钱仓水
字体:【  
浏览次数:

 

2cae5582ba0839e0b12fc96c2ad9e3f3.jpg


这里所说的新淮阴师专,指的是1976年底复办、初名南京师范学院淮阴分院、不久又重名的淮阴师范专科学校。我于1977年初调任中文系副主任、党总支副书记,1980年任中文系主任,1984年任教务处长,1986年任副校长、党委委员,1996年从岗位上退下来后继续挂名学报主编,200065岁时退休,因为常年兼着点课务,由教员而讲师、而副教授、而教授,而且心里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教师,故而说,这是我最后教书的学校。

新师专是匆忙上马的,此时老师专的校址早已成了清江拖拉机厂,于是淮阴地区决定在淮阴师范校址上复办,故而初期的校舍都是平房、防震棚(唐山大地震后建造),不够用,再搭建芦蓆棚,权作教室和宿舍,原有的一座小黄楼则挤进了校部各个机构。学校设置政治中文、数学物理、农业化学三个专业,师资那里来?除了抽调淮阴和淮安师范等校教师外,南师派出了教学小分队轮流来上课(并指导了教学计划的制定、教材的提供)。我初到政文系任职的时候,教师只有七八个人,是个光杆司令,凡事亲自操办,包括安排课务,开展活动等,记得为接待南师来校授课教师,亲自给搭床铺、备水瓶,为建资料室,亲自和教师一起刷洗食堂里淘汰的碗架……第一届(即1976级)招录的是地方推荐的工农兵学员,二个班,一个是普通班50人,学制三年,毕业后国家统配,他们情绪稳定,学习刻苦,一点也不让人操心,一个是专修班40人,学制一年,社来社去,情绪波动,不时串联、上访、抗议(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怪胎,故而使然),为让他们不致错失良机而影响学习,开会、座谈、劝说,差不多当了半个班主任。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次年年底,恢复高考制度,于此迎来了教育的春天。就学校而言,名称更改,班子配齐,工宣队撤走,淮阴师范搬离,并开始了校舍建造,原有的旧房逐步拆除(后来连那座大家视为标志而留恋的小黄楼),新建的教学和宿舍楼相继竖起,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中文系来了书记兼主任余廷科(淮阴地区教育界老干部),配了秘书、教务员和资料员,而且从第二届(即1977级)录取了四个班200人的学生之后持续稳定了招生规模。

在我任职中文系时间内,教师队伍陆续扩大,各方人才纷纷聚拢(包括老师专、两淮师范、各县中学和老高校淮阴籍教师和应届本科优秀生等),其中有于北山、周本淳、肖兵、颜景常、杨犁、程中原、夏杏珍、郑乃臧、魏家骏、邵佩仁、力量、蔡铁鹰、周桂峰等已经饮誉和即将脱颖的学术名家,成了为省内同行所称道、校内同学所骄傲的领军人物,更有徐有钧、章明寿、郝明树、杜正堂、陆钦南、沈永赋、孙瑞丹、李家珍、王兆麟、吴开俊、张载轩、黄炳、李罗兰、张爱华、朱长芝、周慎钦、李德友、葛泽生等一大批学有专长、工作认真的教学骨干,成了各个学科的支撑并深受同学尊敬的人物。不夸张地说,在淮阴教育史和校史特别是系史上济济一堂,精英荟萃,达一时之盛,登一时之顶,兴盛至极。

这支被压抑而在新时期逬出无限热情的师资队伍,全身心地投入教学和科研,除了各自的研究成果之外,更激发了全系的活力,举例来说:自编《毛选五卷成语汇释》《中学古代作品手册》《离骚浅释》《淮海方言辨正》《现代文选》和《文学类稿》的散文、诗歌、小说、剧本各册,印发给学生;不时为学生开设《关于文字改革和第二批简化字》《积极推广普通话》《谈谈律诗》《漫谈〈红楼梦〉》之类的讲座;大家撰写专业论文,成了《淮阴师专学报》和《活页文史丛刊》主要撰稿群体并产生了社会影响;在省内师专率先举办中文系学术报告会(邀请了高校同行,在教师指导下几个学生也提供了论文),率先举办中文系学生作文竞赛(参赛踊跃)……好几位教师还自发排练了话剧《于无声处》,在校内外演出而引起了反响。

师专学制短,为了让新生尽早适应大学的中文专业学习,在各方配合下,我系采取了如下措施:

一、在入学初系里召开的欢迎会上介绍教学计划,对培养目标、学制、开设课程等逐一展开说明,使大家对在校教学有个通盘的了解;

二、给每个学生发放《中文专业学习指导》的小册子,它由本系教师编写,介绍各课程的教学内容和学习方法;

三、开出中文专业学生必读书单,由图书馆批量采购后给各班级轮流集体借阅(比如《西游记》《红楼梦》等达百本之多);

四、由老生的学有所获者向新生介绍自己学习某课程的心得体会,现身说法,传授经验;

五、要求每个学生在校期间能说一口普通话、写一手规范字、背一百篇古诗文,并经检测通过;如此,使新生较快地进入角色,并激起了内生动力。记得后来形成文字,被校领导带到省内的教育会议上交流。

中文系1976级是工农兵学员最后一届,他们表现良好且有相当文化而被推荐和选拔上学的,自1977级开始的连续数届,是经过全国统一考试而录取的,因为大学的招生曾有一个空白期,中学生积累极多而录取极少,所以文化水准比较整齐,共同的是他们都来自有2万平方公里和900万人口的淮阴各地(当时包括了今宿迁市和连云港市的灌南、灌云县,面积和人口均居省内各地区之首),都在基层跌打滚爬过,都尝过生活的艰辛,都懂得读书机会的宝贵,于是进校后便都珍时惜日地勤奋学习,克艰攻难地砥砺求知,课堂听课聚精会神,课外自修心不旁骛,有人早早起身在校园里朗读,有人迟迟睡觉在路灯下看书,名符其实地呈现出“学”校的景象。如此,就一届又一届地走出了胡健、王开扬、张乃格、冯必扬、于蕴生、肖雪兰、姚杰人、陈洪玉、杨廷栋、吉文桥、季祥猛、李士金、方未艾、张强、陈旻、刘正伟、夏宝国……一一成了包括教育在内的各条战线新秀,各各成了包括母校为之光荣的才俊。

之后,我改任教务处长,副处长是王昌安和储永林,成员有魏龙、李新民、吴开亮、姜淮等人,大家齐心协力,把日常的教学管理更加秩序化,把教学活动和科研的开展更加制度化,把教材和实验设备的采购及维修更加透明化,为此拟订了包括学生考勤和晚自修、各课程考查和考试、教研活动和听课等等一系列的规章制度,经学校批准实施,尤其是与各方密切配合,紧随着教改的潮流,开始制订各专业培养规格(培养目标的具体化,培养人才的“施工”依据)、各门课程的建设(课程教学的规范化,含大纲、教材教参、进度、作业、教法、考查考试),并尝试按照学生来源组织教学实习(即从哪县考来的回哪县实习,以调动各方积极性),实施后收到了较好效果。当了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后,又在党委领导下(先是陈宗美副校长主持工作,后是陈发松校长,党委书记刘耀华),除了继续课程建设等之外,还开展了青年教师课堂教学评优比赛(当时青年教师占教师总数的58%为使他们过好教学关),为适应农村中学需要而实施“2+1”主辅修制(经过多次在全区各县的调查而经批准),在学生中广泛培训师能(即将来到中学教学的必备技能,例如普通话、规范字、写教案、做实验等等)……1992年11月,由国家教委主持的全国师专座谈会在江苏省召开,我校是一个点,大家看了展览室(各种教学文件、课程建设材料等),看了实习点(洪泽中学),看了各专业的师能展示等,又听了教改情况的介绍,八十位各省教学处长、师专校长齐口称赞,例如河北省教委主任说,给了我们一个样板,国家教委师范司司长说,这根标杆竖立起来了

自从我当了教务处长和副校长,除了继续在中文系授课和研究文体分类之外,大半时间和精力扑到了行政工作上,并诱发写出了好些教育研究类文章,其中《教案的编写和听课的记录》被广为翻印,成了师范院校和教师培训机构的参考材料,由江苏省内5所师专主管教学副校长、并由我牵头的《师专教学改革的研究和实践》项目,获省普通高校优秀教学成果奖一等奖,国家普通高校优秀教学成果奖二等奖,此外主编《教师职业技能全书》(原名《要览》,分公共卷、文科卷、理科卷,约120余万字,涉及30多种技能,该书获省教材二等奖),参编《教师职业技能训练教程》(承担其中“常用文体写作技能训练”,该书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奖),惯性移动,以致在退休之后还与人合编《教师职业文体写作及范式》(本人主导,曾被省内好多师范院校作为教参)。

1996年6月,我从副校长岗位上退下来。在师专全校中层干部会议上,省高校工委书记评价我说:在学校主要分管工作方面作出了成绩,在自己的业务上得到了进步,双肩挑,都挑得好的。另一位高工委负责人经调查测评后向我反馈:工作负责,成绩显著,既是智囊式的,又是实干型的,获得广泛好评。群众和组织给我划了一个句号。

之后,我的户头落在学报,当了一个挂名主编,只是还教点书,还研究点文体,因为比较清闲,又兴之所至写了一系列谈蟹文章,并于2000年以《蟹趣》为书名结集出版。此年,我正式退休。

 

t01b8f34259fbc2b8c3.jpg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下一篇: 寒露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