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洪泽湖铁犀的由来
作者:张一民
字体:【  
浏览次数:

 

在洪泽湖东岸的百里长堤上,曾矗立着清代康熙年间铸造的五座用来镇水的铁犀,现分别安放在淮阴区高堰渡口、洪泽县高涧节制闸西首和三河闸南首。每只犀牛长1.73米、宽0.83米、高0.8米,昂首屈膝伏卧在宽0.83米、厚0.07米的铁板底座上。铁犀与底座连成一体,总重2400公斤。其铸造工艺精湛,形象生动,个个豪筋雋骨,双角突兀,怒目圆睁,置于湖堤,大有吞饮万顷波涛之势。犀牛肩部铸有铭文:“维金克木蛟龙藏,维土制水龟蛇降。铸犀作镇奠淮扬,永除昏垫报吾皇。康熙辛巳年午日铸,监造官王国用。”有人称洪泽湖大堤上原安置着“九牛二虎一只鸡”,笔者查找有关历史文献,发现那只是一个传说,洪泽湖大堤上原本就安置着五座犀牛,所谓虎与鸡,根本就未出现过他们的踪影。不过,在洪泽湖区域之外的黄、淮、运堤岸还另外安置了十一头形制与之一样的铁犀牛,牛身均铸有相同的铭文。总共有十六座,都是在康熙四十年(1701辛巳)铸成的,监造官同是王国用。可能因其官职较小,王国用生平事迹无考,他不过是铸造安置铁犀牛具体实施者,而王国用的身后,则立着江南河道总督张鹏翮,他才是铸造安置铁犀的策划人和主持者。

张鹏翮(1649-1725),字运青,号宽宇,四川遂宁人。康熙九年进士,改刑部主事,累迁礼部郎中。历任苏州知府、河东监运使、通政司参议、大理寺少卿、浙江巡抚、两江总督等职。公元1700年(康熙三十九年),康熙任命张鹏翮为河道总督。其时,正是黄河夺淮泛滥,洪泽湖多次决堤,造成苏北地区严重水患,使漕运受阻,不仅当地百姓的生命财产受到损害,还直接影响到清政府的经济利益。这引起了康熙皇帝高度重视,曾将“撤藩、河务、漕运”列为他所关注的“三大事”,写在乾清宫的梁柱上。他多次亲自选拔得力大臣担任河道总督,治理河务。张鹏翮就是继靳辅、于成龙之后他所赏识和选拔的又一位河道总督。张鹏翮赴任后,果然不负使命。他刻苦钻研前人治河理论,博考舆图,巡视堤岸,仔细勘察,审时度势,找到了黄、淮致病的主要原因,提出了“开海口,塞六坝”的治河基本主张和“借黄以济运,借淮以刷黄”的施工设想,付诸实施后,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受到灾区百姓爱戴,康熙四十年,他征得康熙皇帝的同意,在淮阴县码头铸铁犀十六座,分置于黄、淮、运及洪泽湖大堤等险要工段,藉以镇堤防浪。

乾隆年间曾任江南河库道的谢启崑,在视察清口时,得知铁犀的制造和安置情况,写了一首《铁犀歌》(收载于《树经堂诗初集》卷七),我们可以通过这首歌的前序了解到,这十六座铁犀於“大清康熙四十年岁次辛巳五月五日开铸,九月重阳日告成”,他们的安放次序和地点是:第一牛安放在洪泽夏家桥、第二牛安放在安东便益门、第三牛安放在高堰大坝、第四牛安放在响水马家港、第五牛安放在洪泽茆家圩、第六牛安放在洪泽高良涧、第七牛安放在洪泽龙门坝、第八牛安放在清江浦洪福庄、第九牛安放在阜宁清水塘、第十牛安放在中河、第十一牛安放在桃源谈家庄、第十二牛安放在邳州戚子堡、第十三牛安放在高邮马棚湾清水潭、第十四牛安放在徐州郭家嘴、第十五牛安放在清口卞家汪、第十六牛安放在江都邵伯更楼。

邵伯铁牛

张鹏翮以铁铸牛,用的是“自古有之的”厭胜之术,即取五行运化相克之义,以一物降一物。据康基田《河渠纪闻》载,时人筑塞河堤多沈铁其下谓镇蛟。蛟属木、属角,宿金能克木。用铁铸成牛型,则牛属丑,丑属土,土能制水。开铸时间选择在端午,也有讲究,按照阴阳五行的观念,午代表火,午月午日为火月火日,是一年中阳气最盛的时候。以火克金,故古人视端午节为“铸镜节”,有“铸阳燧”的习俗。东汉王充在《论衡》第十六《乱龙篇》中就曾经说过:“阳燧取火于天,于五月丙午日中之时,消炼五石,铸以为器,摩励生光。”同样的道理,农历九月九日,两九相重,因《易经》中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日月并阳,故名重阳,也是阳气最盛的时日,所铸器物,亦阳气宣通。张鹏翮选择这一天收工,无非还是讨个吉利。正如谢启崑在《铁犀歌》中所言:“五行厭胜古有法,聚金恰用辛金生。吉取五月铸镜节,造化为炉火云煎。重踰九鼎不易范,重阳蒇事阳气宣。年命干支各相配,处以人道非偶然。”在当时文化匮乏、科技落后的社会环境下,张鹏翮铸铁犀镇水除患,虽然有迷信的成分,但迎合了民众的一种祈愿,起到稳定民心的作用。

刊刻于雍正三年的傅泽洪《行水金鉴》,载有其中十六座铁犀的置放地点,与谢启崑《铁犀歌》小序相吻合,但叙述较为详细。阅读中我们可以发现这十六置放地点都是历史上曾多次发生洪水冲刷险情的堤段,或者是拦河、分流、刷沙的重点实施场所。如清江浦的老坝口至洪福庄有五处险工相连。涟水便益门岁修险工共长三百一十八丈。清口卞家汪堤曾多次抢修樁埽工。运口则有迎清逼黄之势,旧筑大墩、草坝,康熙四十年又於旧大墩下运河口门筑拦河坝,以御湖水异涨,保证束水济运。张鹏翮将十六座铁犀置放在险工险段和河防关键部位,实际上竖立了十六座警示标志,告诫民众要对这些地段格外关注,以便汛期及时守险抢护。傅泽洪《行水金鉴》中的记载,基本来源於张鹏翮於康熙四十二年撰著的《治河全书》。这两本书对张鹏翮在洪泽湖堤岸上的铁犀安置处都有明确的记载:“高堰大堤於康熙三十八年冬发帑修筑,……康熙四十年冬告竣。……又置铁犀五座於高堰大坝、高良涧、龙门大坝、茆家围、夏家桥诸处以镇之。”由此可见,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历史的镇水器物,依然保存的基本完好,没有走失一座。而在洪泽湖范围之外地其他铁犀,只有江都邵伯更楼和高邮清水潭两座保存了下来,一座存列在邵伯镇文化站,一座陈列在高邮文游台。

“九牛二虎一只鸡”虽然只是一个传说,但多少反映了人民群众在历史上征服水患的顽强毅力和美好愿望,给烟波浩渺景色壮美洪泽湖抹上了一层既浪漫而又神秘的色彩,我希望这个传说能继续流传下去,以鼓舞人们与自然灾害作不懈的抗争。但我也要提醒一下地方史志工作者,要充分尊重历史事实,严格区分客观史实与民间传说,千万不要把传说当成历史,不负责任的写入志书中,贻误读者,贻误后人。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