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汉末淮浦陈家班
作者:徐和平
字体:【  
浏览次数:

 

 

1

 

东汉末年,江淮地区有一名门望族——淮浦县陈氏“陈家班”!为什么说陈家是名门望族?为什么能称“陈家班”?让我们走进历史的长河,在东汉末年那个波澜壮阔的长卷里寻找关于涟水人的记忆。

先说说陈球。

陈球是涟水历史上第一个被《后汉书》列传记载的人:“陈球字伯真,下邳淮浦人也。球少涉儒学,善律令。阳嘉中,举孝廉,稍迁繁阳令。”……

下邳淮浦,就是今天的涟水。涟水在汉代置县,因地处淮河入海口,故名淮浦县。东汉时,淮浦县属下邳国管辖。

 

20170630040225370.jpg

 

陈球的祖父陈屯,名声很好,口碑不错。儿子陈亹(音wěi),即陈球之父曾任广汉太守,这是陈家班第一个当官的。所以,陈球是个官二代,那年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族势力慢慢大起来也不算稀罕事,“陈家班”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形成的。史料记载,陈球有两个儿子,长子陈瑀,当过吴郡太守;次子陈琮,当过汝阴太守。还有个侄儿陈珪,当过沛相;陈珪的大儿子陈登,当过广陵太守,加伏波将军;次子名陈应,另外可能还有2个或者3个儿子,史料没有记载。陈登的儿子陈肃,魏文帝时授职郎中。这样的“陈家班”可谓阵容豪华,说是名门望族,毫不为过。

陈球能成为第一个被史书列传记载的涟水人,自然有其不平凡的业绩。他最主要的政绩是强势破贼、平叛,是维一方稳定,保一方平安的功臣。

陈球当县令后,遇到政府征召选拔,经考试考核,成绩优秀,被提拔当了侍御史。刚好这时候,桂阳的贼寇李研等人聚集贼众强抢掠夺,横行荆楚一带,当地州郡官军怯懦软弱,不能禁止。太尉杨秉上表推荐陈球为零陵太守。陈球到任后,制定新的征讨贼人的方法与策略,一月之间,李研等贼寇就被消灭驱散了。

紧跟着,更大的考验又来了。荆州兵朱盖等因为守边已久,却没有受到什么赏赐,在怨恨之下发动叛乱,与桂阳叛贼胡兰等三千多人再次进攻桂阳郡,焚烧郡县,桂阳太守任胤弃城而逃,叛军总数至数万,转而攻打零陵。

《后汉书》对这一段记述得较为详细,零陵地势低洼潮湿,用木桩排列起来作为城墙,不能守卫防备,所以叛军反贼一到,郡中的人就吓得惊慌失措。下属官吏建议陈球遣散家属避难,陈球怒道:“太守分掌国家的虎符,接受任命治理一个地区,难道可以只考虑自己的妻子儿女却败坏国家的威势吗?再说这种话的人就杀头!”

陈球的这段话关键不在于如何大义凛然、气壮山河,而在于说这话的时候,不是在会场上作报告,而是在兵临城下的生死关头。别的不说,单和弃城而逃的同级官员桂阳太守相比,这境界已经将其完全碾压。而且,光有境界,会喊口号是不行的,还得有真本事。

 

t018c8486421ef83838.png

 

于是,陈球集合所有官吏百姓,包括年老体弱的,与他共同守卫城池,给粗大的木头安上弦做成弓,把长矛装上羽毛制成箭,拉动机关发射,可以射到一千多步以外,被这种武器杀伤的叛军很多。叛军又引河水灌进城内,陈球就在城内借助地势反过来放水淹叛军。双方对抗了十多天,叛军没法攻下零陵。适逢中郎将度尚率领救兵赶到,陈球招募士卒,与度尚一起击破了朱盖的部队,并斩杀了朱盖等人。

意志坚定,攻守有度。这个官二代用事实证明自己不是坑爹的纨绔草包,就凭这出生入死的功绩,战后,陈球被赐钱五十万,一个儿子被授任为郎。此后陈球历任魏郡太守、南阳太守等职,在任职南阳太守时,因纠察检举豪强恶霸,遭到权势之家的诽谤,被征召至廷尉处论罪,适逢大赦回家。司徒乔玄不计仇怨向朝廷推荐陈球,因而被征召任廷尉。后又升任司空。但后来的陈球仕途极为不顺,结局也比较悲催。当了司空没几个月,就因发生地震而被免职;后被授职光禄大夫,再次任廷尉、太常,再升任太尉,又因日食被免职。古人认知所限,出现地震、日食,就认为世间必定有有违天理之事,是不是和提拔某人有关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掉再说。

但陈球毕竟是德才兼备的有功之人,后来还是被授予光禄大夫,次年,就任永乐少府,这是位列三公九卿的高层领导。汉灵帝时,宦官专权,他们公开标价卖官,兼并土地,抢夺民财,打击一些比较正直的官吏。陈球与他们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当时公卿这一派和宦官一派斗得厉害,陈球暗中与司徒河间人刘郃谋划诛灭宦官。不料事发,陈球与刘郃等几个主谋都被关进监狱并被处死,时年六十二岁。

当时的社会环境下,陈球等人的行为倍受推崇,属于清流名士之列。所以,后人对陈球的一生评价很高,据《集圣贤群辅录》记载,魏文帝曹丕还是丞相、魏王时,将陈球等二十四人旌表为二十四贤。“唐宋八大家”之一、北宋的欧阳修则说:“球在零陵,破贼胡兰、朱盖有功,威著南邦。”除了《后汉书》,《东观汉记校注》《资治通鉴》等史籍对陈球都有记载。

 

2

 

 

陈家班男二号是陈珪,他的主要成就是策应曹操,助破袁术、吕布。

 

t010f4770667d9a8f21.jpg

 

陈珪是陈球的侄儿,最初被察举为孝廉,担任剧县令,后离职。为什么要离职,史书没有记述,不过根据陈珪后来的表现看,应该是觉得当时的官场腐败成风,难以作为而辞官的。陈珪后来最高的官职是沛相,和郡守的级别差不多。

陈珪的才学胆略如何,有一件事就能说明。陈珪与袁术都是公族子孙,小时候就经常在一起游玩。袁术意图篡逆时,想到的第一个智囊就是陈珪,便写信招陈珪至淮南,当时陈珪二儿子陈应在下邳,袁术便一并将陈应抓为人质,认为一定能招揽陈珪前往,陈珪不仅不帮他自立,还公开传书声讨袁术。

作为一方名士,陈珪秉承家风,素怀忧国之志,所以当袁术找他时,立即和袁术决裂;而他遇见吕布时,又洞悉吕布的缺点,认为吕布难成大事,便派遣儿子陈登和曹操联络,作了曹操的内应。所以,陈珪父子对刘备、曹操的胜利是有很大功劳的。

在《三国演义》第十六回“吕奉先射戟辕门,曹孟德败师淯水”中,对陈珪破坏吕布和袁术联姻有一段精彩的描述:

时陈元龙之父陈珪,养老在家,闻鼓乐之声,遂问左右。左右告以故。珪曰:“此乃疏不间亲之计也。玄德危矣。”遂扶病来见吕布。布曰:“大夫何来?”珪曰:“闻将军死至,特来吊丧。”布惊曰:“何出此言?”珪曰:“前者袁公路以金帛送公,欲杀刘玄德,而公以射戟解之;今忽来求亲,其意盖欲以公女为质,随后就来攻玄德而取小沛。小沛亡,徐州危矣。且彼或来借粮,或来借兵:公若应之,是疲于奔命,而又结怨于人;若其不允,是弃亲而启兵端也。况闻袁术有称帝之意,是造反也。彼若造反,则公乃反贼亲属矣,得无为天下所不容乎?”布大惊曰:“陈宫误我!”急命张辽引兵,追赶至三十里之外,将女抢归;连韩胤都拿回监禁,不放归去。却令人回复袁术,只说女儿妆奁未备,俟备毕便自送来。

这一段成功的游说堪称经典,此后,吕布、袁术联姻不成而互斗,曹操在一边隔岸观火,坐收渔利。陈珪在没有归降曹操之前已经为曹操立下了奇功,曹操赠其秩中二千石,拜陈登为广陵太守,嘱其父子为内应,以图吕布。建安三年,曹操攻吕布,布出战,命陈珪守徐州,他趁机与糜竺将城献给曹操,被加赠十县之禄。

《三国志》记载,陈珪的从兄弟陈瑀曾武装抵制袁术,陈琮的济阴也与袁术爆发过冲突。所以陈珪破坏袁术的联姻,不仅是反对伪政权,更是陈氏家族反对袁术的统一行动,是对袁术抢夺陈家领地的一种反击行为。

汉末时期,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今天是称霸一方的豪杰,明天就可能成为惶惶而窜的丧家之犬。作为淮浦县的名门望族,陈珪、陈登父子就在这样纷乱的时局中审时度势,夹缝中求生存。陶谦为徐州牧的时候,陈珪只是辞官在家的名士、陈登不过一小小主薄。陶谦过后,陈珪父子迎刘备、顺吕布、归曹操,陈家班一步一步发展壮大。曹操时代,陈氏广陵军与臧霸的昌虑军已经发展成为徐州的两大民间军事集团,更成为曹操抗击孙策的重要力量。

 

3

 

 

陈登也是陈家班的重量级人物之一,可以称得上男一号。

陈登(约164—201),字元龙,陈球侄孙、陈珪子。“少有扶世济民之志,学通古今,处身循礼,非法不行。性兼文武,有雄姿异略”。

 

t018656c12449d86fd6.jpg

 

汉灵帝光和二年(179),陈球因诛杀宦官不成而被杀时,陈登还是个15岁的少年,但陈登自幼深受家风熏陶,加之跟在父亲陈珪后面耳濡目染,对把握当时的纷乱局势以及家族发展、自我人生规划都有较为深刻的理解和认识。陈登之所以能名动四方,除了家族传承外,主要还是个“性兼文武,有雄姿异略”的人。

陈登的韬略主要表现在对时局大方向的把握和对自我实力的准确认识,他和他老爸陈珪都是当时候士族中难得的头脑灵活人物。朝廷令人失望,陈珪就辞官回家,在徐州陶谦手下当幕僚,陈登则在陶谦手下当了典农校尉。陶谦要把徐州让给刘备,陈珪父子也没有利令智昏想取而代之。而在刘备怕人不服,不愿意接受陶谦的委托时,是陈登站出来劝说刘备“今汉室陵迟,海内倾覆,立功立事,在於今日。彼州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临州事。”不仅如此,陈登还给袁绍送去书信取得了袁绍对刘备的支持,为刘备最初在徐州站稳脚跟,奠定了基础。而对待袁术和吕布这样的人则不一样了,在陈珪父子眼里,袁术不是什么英雄,吕布更谈不上大丈夫。所以,父子俩首先破坏袁术吕布联姻,在徐州被吕布夺走后,又假装投降,继续在徐州城里做着该做的事。后面又帮助刘备拿回了徐州,刘备第二次丢了徐州后,眼看着大势已去,只好放弃刘备选择了曹操,曹操也是极为看重陈登的能力,直接封了广陵太守。

在三国时期那样纷乱的局势面前,在如何站好队、跟对人的选择上,陈家父子是有远见卓识的。这样的远见卓识是如何练就的呢?笔者以为,除了他们天生就是那块料以外,还有一个最基本的东西,那就是:不忘初心。

陈家班的初心是什么?是做清流名士,是利国利民,是维护百姓利益和家族利益。所以你看,陶谦在徐州治理有方,百姓拥戴,他们就跟陶谦。刘备是汉室宗亲,又是个仁厚之人,心里装着老百姓,所以陈登父子认可刘备,希望刘备可以给徐州这一方带来和平,只不过那时候刘备还没有请来诸葛亮,所以没能守住这个地盘。而对袁术、吕布,则充分发挥陈家班的计谋手段,直接假曹操之手将其废掉。父子俩最终为什么会选择曹操,因为曹操挟着天子,怎么说也代表着朝廷,更因为曹操有雄才大略,选择曹操,起码能给徐州带来安宁。所以后人才会感叹,可惜了陈氏这对汉末难得的社稷栋梁佐臣父子,最终没能实现报效朝廷的愿望,也就只能在曹操手下匡扶一方黎民了。

陈登的军事才能似乎遗传了陈球的基因,曹操兵围下邳、袭击吕布之时,陈登担任曹军的先锋,立有战功。陈登就任广陵太守后,为了筹划一支精兵策应曹操,他恩威并济,成功化解薜州武装,转为己用。期间,更是和江东战神孙策展开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孙策遣军攻登于匡琦城。贼初到,旌甲覆水,群下咸以今贼众十倍于郡兵,恐不能抗,可引军避之,与其空城。水人居陆,不能久处,必寻引去。登厉声曰:“吾受国命,来镇此土。昔马文渊之在斯位,能南平百越,北灭群狄,吾既不能遏除凶慝,何逃寇之为邪!吾其出命以报国,仗义以整乱,天道与顺,克之必矣。”乃闭门自守,示弱不与战,将士衔声,寂若无人。登乘城望形势,知其可击。乃申令将士,宿整兵器,昧爽,开南门,引军诣贼营,步骑钞其后。贼周章,方结陈,不得还船。登手执军鼓,纵兵乘之,贼遂大破,皆弃船迸走。登乘胜追奔,斩虏以万数。贼忿丧军,寻复大兴兵向登。登以兵不敌,使功曹陈矫求救于太祖。登密去城十里治军营处所,令多取柴薪,两束一聚,相去十步,纵横成行,令夜俱起火,火然其聚。城上称庆,若大军到。贼望火惊溃,登勒兵追奔,斩首万级。”

面对十倍于己的虎狼之师,陈登临危不惧、指挥若定,并且在曹操援军赶来之前取得了胜利。这样的军事才能就在当时也是屈指可数的,所以后来孙权壮大,曹操“每临大江而叹,恨不早用陈元龙计,而令封豕养其爪牙。”

 

4

 

 

陈登最得百姓拥戴和后人赞赏的,是他的内政治理能力,他不仅是个体察民情、深得民心的好官,还是个水利专家。

陈登25岁时,举孝廉,任东阳(治今江苏省金湖县西)县长。虽然年轻,但他能够体察民情,抚弱育孤,深得百姓敬重。后来,徐州牧陶谦提拔他为典农校尉,主管一州农业生产。他亲自考察徐州的土壤状况,开发水利,利用汴、泗二水发展灌溉系统,其中著名的有肖县(今安徽省)南境梧桐陂、相县(今安徽省濉溪县)郑陂、彭城(今徐州)附近安陂等。这是徐州一带以发展水利建设大幅度提高水稻(即粳稻)产量、并且作为主要农作物而广为种植的历史起始,在陈登的治理下,汉末迭遭破坏的徐州农业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百姓们安居乐业,“秔稻丰积”。

就任广陵太守后,陈登很注意安抚民众,发展生产,不到一年,便使广陵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象。百姓深服陈登之治政,对他既敬畏又拥戴,在当地树立起崇高的威望。

 

t01890093748f08234f.jpg

 

陈登又在扬州做了好几件意义深远的水利工程,比如邗沟改道,开邢沟西道(今淮安至扬州段运河的前身),使邗沟不再向东北绕道风急浪高的博支湖、射阳湖,而是由樊良湖(高邮湖)北口注入津湖(今界首),向北直通淮安,既缩短江淮水路行程,更便利两岸农田灌溉。陈登还主持在仪征境内修建了一条人工水道,后人为了纪念他,将这条贯穿仪扬山区的水道称为元龙河(即龙河)。

陈登修筑的水利工程中最著名的要数扬州五塘(陈公塘、勾城塘、上雷塘、下雷塘和小新塘),其中,陈公塘最大,周边长九十多里,可灌田千余顷。后人对陈登“爱其功,敬其事”,而将此塘叫做陈公塘,又称爱敬陂。扬州五塘之所以重要,因为它是扬州完整的水环境系统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种水资源生态环境的基本格局一直延续到两千余年后的今天。可以说,对于扬州而言,陈登主持修筑的以五塘为中心的系列水利工程,其意义和秦时的蜀郡太守李冰父子修建的“都江堰”之于成都平原一样,重大而深远,润泽千年。

明万历年间成书的《河防一览》记载,建安年间,陈登还修筑“捍淮堤”(今高家堰,即洪泽湖大堤前身),治理淮河水害。

东汉末年,战争濒濒,谷麦昂贵。国家为了强兵足食,开展了大规模的屯田工作。淮阴地处淮河流域,曾享有“江淮熟、天下足”之誉。为了屯田需要,广陵郡太守陈登经过一番考察以后,认为这一带土肥水美,只要筑好堤坝,即可旱涝保收。于是完成从武家墩到西顺河镇三十里长的堤堰,并取名叫捍淮堰,史学家认为这横行百里水坝格局奠定了洪泽湖高家堰大堤的基础。

用今天的心态去理解,陈登的水利工程,决不是面子工程,也不是豆腐渣工程,是实实在在的利民工程、惠民工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

陈登在广陵多年,治政有方,民赖其利,百姓对他感恩戴德。有一件事最能说明陈登是如何深得民心,陈登要转任东郡太守,临行时,广陵郡吏民扶老携幼,要随陈登一起北迁。

陈登十分感动,但还是耐心地劝说他们回去:“我在广陵任太守,吴寇频频来犯,总算勉强打跑了他们。我走后,你们不用担心,肯定会有更好的太守来治理广陵的。”百姓们终于被陈登说服,不再坚持。陈登与广陵百姓建立的鱼水深情,令人感叹。

遗憾的是陈登早早地在38岁就生病去世了,纵有万般韬略才干,最后还是没敌过病魔的加害。历史不好假设,所以我们无法说陈登活到68、78岁会怎样,我们能有的、能做的,只能是在翻阅这一页页厚重的历史时,留下一声叹息。

若干年后,刘备、许汜与刘表在一起共论天下之士。谈到陈登时,刘备感慨地说:“象元龙这样文武足备、胆志超群的俊杰,只能在古代寻求。当今芸芸众生,恐怕很难有人及其项背了。”陈寿在《三国志·吕布臧洪传》中对陈登的评价是:“陈登、臧洪并有雄气壮节,登降年夙陨,功业未遂,洪以兵弱敌强,烈志不立,惜哉!”显然对陈登也是充满了惋惜之情。

北宋的司马光拿陈登和吕布帐下的中郎将高顺做了比较:“或问陈登、髙顺皆有过人之才,俱事吕布。而登输心魏祖,亲为反间;顺尽力于布,与之偕死。意者顺贤登欤。应之曰:不然,古者列国并立,同事王室。故先王制礼,诸侯有王、大夫有君,君臣始终,有死无二。汉氏平一海内,万国一君,天下之君,唯帝室耳。顺于吕布,虽备将佐,无委质之分。布者反覆乱人,非能辅佐汉室,而又强暴无谋,败亡有证。登知几轻举以存易亡,徐、豫克清,百姓苏息。顺托身失所,迷远不复,以陷大戮。易称比之非人,岂谓顺耶。其才虽美,未能及登。以兹观之,优劣见焉。”

对常被后人质疑或者诟病的陈珪父子对刘备、吕布不忠,经常跳槽换老板的问题,司马光的评价或许能给我们有所启发。

陈家班最后的成员是陈登的儿子陈肃,只说其魏文帝时追陈登之功,为郎中。至此,历经6代、百年风云的淮浦名门陈家班从史册中谢幕,归隐尘世,相忘江湖,再无遗踪。一任青山依旧,后人评说。

 

者单位:涟水县地方志办公室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