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刘少奇与盱眙人民的不解之缘
来源:淮海晚报作者:丁立高 文/图
字体:【  
浏览次数:

 刘少奇等老一辈革命家与盱眙人民结下了不解之缘,留下了难忘的记忆。抗日战争时期,从盱眙龙王山发生的一场重大战事中,便可看出刘少奇同志的雄伟胆略与伟人风范。后来,刘少奇同志还为盱眙战斗英雄徐世奎烈士题写碑文,为《盱眙日报》题写报名……

 

刘少奇为《盱眙日报》题写报名

《盱眙日报》距今已有80多年的办报历史。1934年3月1日,《新盱报》创刊,负责人为国民党县党部书记杨梦九。1940年4月,中共盱眙县委成立,由县抗日民主政权创办的《盱眙导报》创刊,出刊13期后停刊。1947年3月由国民党县党部主办的《盱眙日报》创刊,当年11月29日停办。

据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资料记载:抗日战争时期,盱眙是淮南革命根据地中心,淮南区党委设在盱眙大刘郢,1942年区党委机关报《新路东》报社建在大刘郢东南三里的陈家村。报社为了及时收集军民抗日的战地新闻,加快新闻稿件传递速度,更有效地发挥报纸宣传群众,打击日寇的特殊战斗作用,1942年淮南区交通总站发行了“稿”字邮票,专供记者和通讯员向报社投寄稿件时使用。1944年4月1日,《新路东》报改为《淮南日报》,1946年秋终刊,共出版1092期。解放后于1956年2月21日《盱眙报》正式创刊,办报初期为不定期油印内部发行,当年7月改为铅印公开发行,8开2版,周二刊,同年10月改为周三刊,发行量2000至2500份。

为了进一步提高《盱眙日报》的影响力,县委决定将报头题字重写。经过反复商讨,计划请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刘少奇同志题写。因为在抗日战争期间,刘少奇同志曾随华中局住在皖东根据地,指挥苏皖边区和整个华中地区的抗战工作,与盱眙县委主要负责人有过多次接触。于是,盱眙县委专门去函给刘少奇同志,请他为《盱眙报》题写报头字。刘少奇同志接到盱眙县委的去函后,欣然同意,在百忙之中为《盱眙报》题写了报头字,当时是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信笺写的,写了三张纸,每张纸写三行,题字为“盱眙日报”四个字,字迹非常工整。7月5日,刘少奇同志专门给中共盱眙县委一份复信,信中这样写道:“盱眙县委同志们:来信收到。写了几张字送上。我的字写得不好,如果认为可以的话,请你们酌量选用;如果认为不好用,完全可以不用。敬礼!刘少奇 七月五日。”

刘少奇给县级报刊题写的报头和亲笔信函难得一见,十分珍贵。1958年7月1日《盱眙报》更名为《盱眙日报》,1959年6月又改为《盱眙报》,周三刊,1961年初因三年自然灾害,《盱眙报》停办。经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审核,江苏省新闻出版局批准,《盱眙报》于1993年复办,11月28日开始试刊。1994年7月1日起转入正常运行。无论是创办,还是复刊,《盱眙报》《盱眙日报》均为苏北地区最早的且具相当影响力的县级党报。

现在盱眙人民和来盱眙投资创业的企业家,天天都能看到由刘少奇同志题写报头的《盱眙日报》,这是非同寻常的历史奇缘。

 

刘少奇指挥新四军盱眙抗日第一仗

 

龙王山位于盱眙县城东南,距县城约10公里,是盱眙县城通往六合、南京的咽喉要道。1940年9月初,日军对我津浦路东发动“九月大扫荡”。新四军第4支队第7团在龙王山与日军遭遇,双方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是新四军挺进皖东盱眙抗击日军的第一仗,史称“龙王山之战”。在新四军抗战史上、在盱眙抗战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

历史将会铭记,人们不会忘却。从1938年1月2日到1940年9月10日,日军三占盱眙城,直至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盱城沦陷长达近五年之久。“盱城大屠杀”、“方港惨案”等日寇种种暴行,给盱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1940年3月,历时一月有余的淮南路东反顽战役取得了胜利,盱眙县顽县长秦庆霖随韩顽逃离盱眙。4月,盱眙县民主抗日政府、中共盱眙县委随之在盱城成立。从此,盱眙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配合新四军同日、伪、顽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同年8月以后,江北指挥部根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指示,执行向东向北发展战略方针,第五支队司令员罗炳辉率领8团、10团和4支队7团挺进淮(阴)宝(应)地区,与南下的八路军第五纵队六八七团配合作战,历时近1个月,取得淮宝战役的胜利。打击了韩顽,震撼了日伪。短短数月,路东8县相继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给敌伪统治中心南京以严重的威胁。

 

刘少奇为徐世奎烈士题写碑文

 

1940年9月初,南京的日伪军经过较长期的充分准备,从苏南增调熊谷第15师团、岩松第17师团以及江都警备司令铃木部队的7000余日军,加上江浙皖绥靖军司令任援道所属扬州、蚌埠地区之伪军1万余人。日伪军总兵力达17000余人,发动运河、淮河、长江之间的“三河作战”。以盱眙为合击点,企图以1个月时间消灭新四军江北部队主力及指挥机关,摧毁路东抗日民主政权,以达到其伪化路东,断绝新四军与八路军之联系,以保障伪都南京及津浦铁路运输之安全。

9月1日,日伪军由南京、扬州、蚌埠和津浦铁路沿线出动,侵占了天长、六合、来安后,又于9月3日向天长之敌增兵1400余人;向六合增敌近2000人;向来安续增敌1000余人。5日,日伪军在20多架飞机和20多艘小炮艇的配合下,气势汹汹,以来安、六合、天长、高邮、明光、五河、张八岭7个据点作依托,分7路对我路东进行疯狂大“扫荡”。日军采取的战术是:7路进兵,分进合击,陆海空并进。分进合击战成功后,分数路并进,以寻击我军主力,多路相距不到10公里,如遇新四军主力时,各路日军可迅速迂回,互相策援。采取一线式攻击前进。9月5日起,日军“扫荡”开始,出动三架飞机低空盘旋,数十艘汽艇从河梢桥到老子山盱眙段淮河水面上穿梭式的巡逻。骑兵1个中队配合步兵近千人,西从明光向盱眙进攻,企图控制渡口,阻止新四军北渡淮河,南从六合向北,东从天长向西,形成西、南、东三面合击盱眙之态势。日军分进合击,首先由六合之敌5日占领马集,6日晨7时陷竹镇。下午4时,竹镇之敌1700余人向半塔进犯,7日拂晓占领半塔苏营。来安之敌6日经屯仓侵占自来桥,与竹镇之敌会合。6日,天长之敌约1700人侵占汊涧。7日上午9时,汊涧之敌分3路进犯半塔。苏营之敌于11时占领半塔。继而下午半塔之敌进犯古城,与自来桥之敌会合。7日下午5时,汊涧之敌经马家桥侵占大田营(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所在地)。大田营之敌于9日转向汊涧,10日晨向大通、铜城进攻,11日侵占东阳城、马坝。半塔之敌9日经杨山集、王店集分3路进犯旧铺,10日晨旧铺失守。旧铺之敌一路即转向穆店与四十里桥、古城之敌会合,经埴头桥侵占盱眙城。同时五河之敌从水路侵犯盱眙。

1940年9月10日,日军在路东大“扫荡”中,第3次侵占盱眙城。当天,日军即在盱城周边的戚家大山、天台山、岳家操场、风坡岭一带构筑工事,修筑碉堡,并在淮河沿线燕山、张凤滩等处修建据点,以控制蚌埠、明光到盱眙之水路运输线。从即日起日军占领盱眙达五年之久。

从1940年9月1日开始,新四军第4支队第7团在龙王山阻击日伪军的战斗是第一战。9月12日夜,从淮宝地区渡过三河的新四军第5支队第8团1营袭击盱眙城日伪军的战斗是第二战。9月15日,盱眙之敌进犯仇集,遭到我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所属独立三团迎头痛击是第三战。9月17日,侵犯盱眙的五河之敌,经双沟退回原防区。至此,路东反“扫荡”胜利结束。我军伤亡200余人,日伪军死伤600余人,近我二倍之多。日军路东大“扫荡”,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战后,新四军第4支队第7团在盱眙县西高庙为在龙王山战斗牺牲的团政委徐世奎以下数十位烈士举行了隆重的烈士追悼大会,中原局书记刘少奇亲笔专为徐世奎烈士题写了碑文。龙王山战斗历史,永载史册!龙王山战斗烈士,永垂不朽! 

 

16431517060003766.jpg
87561517060003751.jpg
23321517060003751.jpg
56321517060003735.jpg
20921517060003735.jpg

 

一排左:为刘少奇

一排右:龙王山战斗我军前沿阵地

二排:刘少奇给中共盱眙县委的信

三排左:刘少奇题写的《盱眙日报》

三排右: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盱眙日报》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