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春节究竟是怎么来的?——庞朴关于火历的重要发现
来源:淮海晚报作者:武 钢 文/图
字体:【  
浏览次数:

编者按

我们时时刻刻都在享用着先人们留给我们的历法,但不是每个人都讲得清历法是什么东西,更讲不清的是我们有过多少历法。

简单地讲,所谓历法,就是根据天象变化的自然规律,计量年、月、日的时间间隔,判断气候的变化,预示季节来临的法则。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历法的国家之一,汉历(农历)、干支历、彝族太阳历、傣历、羌历和藏历等,是我国现阶段在广泛使用的几部自有历法。而本文作者批露的庞朴先生发现的火历,是一种在古代存在过的重要历法。它事关“年”的计算,事关春节的确定,事关舞龙前面为什么有一颗火球的风俗。本文作者第一次披露了火历中“年”的计算方法。他把这个“第一次”的荣誉给了庞朴家乡的淮海晚报,为此我们向作者表示诚挚的谢意!

2015年1月9日,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山东大学终生教授庞朴先生逝世,至今已两年。本文的刊发,表达了家乡人民对这位乡贤逝世两周年的深切缅怀之情。

18551516452599465.jpg

▲作者六个舅舅与父母合影。后排中为庞朴

核心提示

春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但你可知道:

春节究竟是怎么来的?

“一年”又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呢?

春节舞龙,龙嘴前冒着火焰的大球是什么寓意?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历法的国家之一,汉历(农历)、干支历、彝族太阳历、傣历、羌历和藏历等,是我国现阶段在广泛使用的几部自有历法。淮安已故学者庞朴先生发现的火历,是一种在古代存在过的重要历法,今天由他的外甥在《淮周刊》披露。相信这是读者朋友在过年前得到的“涨姿势”的好“礼物”。

观天 看了十多年的星星

1979年4月,我到北京,去找二舅庞朴,他当时的职务是《历史研究》杂志社总编、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那时的北京蓝天白云,空气清新。我住在海淀区学院路当时的中国地质学院校园内,该院不知何因没有教学,与其相邻的中国钢铁学院等几个学院校园里,也看不到学生,好像都没有教学。这几个学院内树木茂密,高大的树冠可遮掩当时这个区域最高的5层办公楼,满眼望去一片绿色,使人感到4月的北京万木争春、生机勃勃,而海淀区春的气息尤浓,清新的空气夹杂着各种树木花草的清香味,几乎看不到商店的洁净的街道静静地躺在春的气息里。那时的海淀人衣着朴素整洁,匆匆行走在街上,大多数人都带着各式装书的包,忙着去参加学习、讲课什么的。

我的二舅庞朴家,就安在中国地质学院大门口内毛主席挥手的雕像后面空置的学院办公楼三楼上的一大间办公室内,室内用布帘隔成几段供全家成员住,室外楼道做饭。这层楼同样的方式住着多户庞朴所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同事的家庭,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

庞朴每天下班回家吃完晚饭看电视,看完中央电视台新闻即关机,而后看书写稿至23点即出屋。几天后我问舅母:“二舅这个时候上哪去了?”舅母说:“他到楼道里那个窗口看星星去了。”第二天吃早饭时我即问:“二舅,你每晚都那么晚了还去看星星,看的什么星?”庞朴说:“看一颗叫大火的恒星。”后来几天,他抽空陆续给我介绍他的“火历”的发现。

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庞朴作为“臭老九”,被从他任教的山东大学下放到曲阜“劳动改造”。他白天劳动,晚上偷着看书学习。在古籍中他看到农历前似乎还有个历法,他即借阅所能阅览到的古籍,对照里面所述的内容开始看星星,他发现有个叫“大火”的恒星(即左下图中的“心宿二”)与书中描述对应,农历立春那天准时出现,冬至那天准时消失。他这一看就是十多年。我这次到他家,他晚上只要有空还在看。

他跟我说:通过看书观天研究了十多年,农历前确有个“火历”的存在。那时刚进入农耕时期的黄淮流域的先民们,将太阳的日出日落定为一天,月亮的阴晴圆缺为一月;那么,怎么计算一年呢?就是将这颗叫“大火”的恒星出现至消失定为一年。

数九 先民把“大火”出现那天定为春节

庞朴接着讲道:冬至到立春“大火”消失这段时间里,先民躲在家里“猫冬”,无需出门耕作,因此这段时间先民是忽略不计的。这时的先民们“猫”在家里“以九计数,屈指度日”,数到九九八十一天“大火”重新出现了,即开始耕作。这颗“大火”恒星在天蝎星座边上,天蝎星座是西方人的称谓,我们中国人把天蝎看为龙,称为“龙星座”。先民们认为是龙把“大火”吞掉了,所以在立春时敲锣打鼓放鞭炮舞龙。从舞龙的形式看,龙是张着大嘴,嘴前面有个冒着火焰的大球,这颗大火球即是从龙腹中吐出来的“大火”星。当时的先民把“大火”出现的那天定为春节,即现在农历立春那天。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把春节改到农历正月初一那天,现正月农历初一的春节才有100多年的历史。

立春那天敲锣打鼓放鞭炮,就是恐吓龙将吞下的“大火”吐出来,先民们好下田耕作迎来新的一年,立春时的春节舞龙就源于此。虽然民国将春节节日时间改了,但民间还一直延续以前立春时过春节的习俗。

“火历”与“农历”还有重叠使用期。《诗经》上的“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其中的“七月流火”是指农历七月暑天夜观“大火”,此时最亮,上面还闪烁着红光,像燃烧着的火一样。西部黄河流域地区口口流传至今的“交冬数九”、“数九寒天”的词语,就是先民在“猫冬”的日子数着天数算计着“大火”该出的日子的写照。冬至到立春的“一九至九九”之说,则是火历与“农历”重叠使用期留下的主要标记。

损失 他带走了很多未发表的学术秘密

1994年底庞朴回乡,《淮海晚报》约我采访他,庞朴首次向新闻界介绍了他“火历”的发现得到了天文学界、史学界的证实。后来,庞朴数次回乡及我到他北京的家中和我到山东大学他的居所数次见面时,他重点谈到要在有生之年将“火历”通俗化;他的“一分为三”哲学观理论化。用这“两化”形式把它们介绍给大家。可惜他于2015年1月9日患感冒突然离世,这一夙愿未能全部完成。正如山东大学一教授发表悼念他文章时所说的:“庞朴大师的突然去世,带走了他很多未能发表的学术秘密,是学术界的一大损失。”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耳边不断响起他当年跟我说的:当今的儒学已不完全是孔子原本的儒学了,是历代的统治者根据自己的需要篡改了孔子的原著,比如湖南常德郭店出土的竹简上发现至今为止最早的文字记载着的孔子学术,里面有“仁、义、礼、智、性”,最后一个字是“性”,而不是现在看到的“仁、义、礼、智、信”。原来的“性”是“性情”之意,要比现在看到的“信”高一个档次;还有孔子提倡的“仁”为合情的爱,“义”为合理的杀,“大义灭亲”就是此意派生出来的。

其他类似的例子还很多。我想随着儒学研究得以重视和发展,尤其是今后大陆与台湾两地儒学研究能有真正合作的那天,真实的孔子学说方能展示出来。

81591516452599465.jpg

2010年9月庞朴获得了孔子文化奖

2411516452599481.jpg1001516452599481.jpg

庞朴2013年85岁时生日照(左)及年轻时照片(右)

38351516452599481.jpg

山东大学庞朴图书室

30051516452599497.jpg

“心宿二”天文图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