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走“南京路”
作者:蒋长明
字体:【  
浏览次数:

 

我这里说的“南京路”,既不是大上海的南京路,也不是古淮安的南京路,而是从淮安到南京的这条路——一头连着省城,一端通达本市,大名叫“宁淮路”,本地人习惯说“上南京”。凡是常出行的人,相信不会少走这条路,我跟它似特别有缘,几十年来一直在这条路上奔波,尝尽了酸甜苦辣,领略了心旷神怡,目睹了改革开放四十年“南京路”脱胎换骨的大变化。

 

早年我当兵驻扎南京,部队在那头,家在这头,探亲公出,不时会在这条路上奔走;后来在宁工作,“金窝窝银窝窝,不如自家穷窝窝”,逢年过节星期假日,回家当然是必须的;又后来结婚成家,夫妻都在淮安供职,家自然也在这里,不料“无心插柳”,那口子又是南京人氏,无疑注定还要继续在这条路上颠簸;再后来儿子学校毕业在南京就业定居,这个“你懂的!”真是逼着我“一条道上走到底”,不容分说要经常去看望儿子一家。好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这条路是越走越宽敞,越走越欢畅,要是有些日子不光顾,就像少做了点什么似的,心中空落落的。

路还是这条路,前后变化却是太大了。记得早些年,路差、车破、票难买,上南京不比如今出国方便,烦得头都大了,视为畏途。一票难求是常态,起早探黑排队买票,四块四毛五一张票,只有到中央门一个点。更糟糕的是在路上,那简直是种磨难,洪泽湖大堤上九九八十一个弯,那真比考驾照更有难度,尤其会车总让人胆战心惊,逼仄的路面要小心翼翼防止刮碰,反正每次路经那里都会看到堤坡下的树丛中躺着出事的车辆,要是遇到雨雾雪冻天气,坡下躺的车子会更多。当然,人员伤亡也不可避免。好在那时车子很少,要是像时下车流如潮,更无法通行。这条路上的第二个节点就是天长县境内的汊涧那一段,路况差加人为干扰,经常将车子堵在那里。有次我们坐的大客车在泥沛被当地人拦下,说把他们的路压坏了,要“买路钱”,从中午纠缠到天黑6个多小时才得以脱身。真是“屋漏偏遭连阴雨,船破又遇顶风行。”所以那时上了路也难说何时到达,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200公里路程走4个多钟头,算是快的,朝发夕至,走上一整天十来个钟头也是家常便饭,说是“蜗行”恰如其分,常常是“起五更上扬州,顶天亮还在家门口。”

 


好在改革开放使这条路旧貌换新颜,让人亢奋。先是修了一级公路,中间有隔离带,两边设护栏,行车不受干扰,远离了洪泽湖大堤上那条难行走的“羊肠小道”,通车时很多驾驶员欢呼雀跃,弹冠相庆,有种苦尽甘来的快感。宁淮之间只有两个多小时车程,坐早班车到南京,不影响办事,逛街游玩购物后傍晚再跟车返回,十分便捷。如自驾时间更充裕。后来又修了一条高速公路,路况更好,行车更爽,途中有配套的服务区,供应茶水、食品、提供方便,不像以前路上内急会很尴尬。到南京有北站、红山、南站可选择就近下车,到淮安也有南站、总站、北站三处停靠,既快捷又方便。自驾更是一种享受,可以饱览沿途江淮大地的旖旎风光。以前是一路疲惫一路烦,如今是一路欢畅一路歌。

 

 

鲁迅先生说过,路是人走出来的,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用脚踩出路来,这在洪荒年代或阡陌小道,的确如此。而现代的通衢大道,是要靠雄厚的财力和筑路大军的辛勤劳动建成的。如今淮安四通八达的公路网,总里程达一万三千多公里,上达大都市,下通村民家。宁淮、京沪、淮徐等6条高速公路在这里交会,内环高架路正在抓紧建设中,有轨电车成了城市一景,城市公交成为出行主体。结束“地无寸铁”的历史后,迎来了“高铁时代”,连淮扬镇、徐宿淮盐两条高速铁路正在淮安大地上快速延伸,宁淮城际铁路让淮安融入南京一小时都市圈。淮安机场更架起了“天路”,银燕翱翔,通达国内外几十座城市,大大拉近了与世界各地的距离。“要想富,先修路”“交通交通,一通百通”,现代大交通,为淮安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一叶知秋。一滴水见大海。改革开放,大路朝天。乐走“南京路”,越走越快活

越走越快活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上一篇: 返回列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