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中埂切除记
作者:申卫华
字体:【  
浏览次数:

 

说起京杭运河的历史,也许老运河人不会忘记,在她流经一千多公里的腹地,曾经有一段“肠梗阻”,所谓的“肠梗阻”,其实就是一条运河的中埂

当年的运河中埂,像一条丘陵,更像一道疤痕,一直竖躺在苏北运河扬州高邮至淮阴淮安(县)境内的水面之上,全长一百多里的它,是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期,新老运河开挖交替时留下的历史“遗迹”。此段运河一路由北向南,宽窄不等,高低不平,在古老的运河上,曾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疤”和印记。

埂宽之处与东岸河堤相连,偶有河床显现;埂窄之处,隔开两条运河,新老河道“和平相处”。而埂高之处似土堆的小山,沿岸村民充分利用,将有的“小山”开辟成砖窑。而埂低之处,有的则藏卧水下成为暗礁,暗礁之上的河水又将新老运河连接。每到春暖花开之季,在沿岸村民、渔民充分利用和无心“装扮”下,埂上那绿油油的麦苗,黄灿灿的菜花,挺拔整齐的杉树,弯腰亲水的垂柳,在运河之中呈现出的又是另一番景色。只是当年连温饱都未解决的运河人,根本无心欣赏这运河的美景,白白让他留在了运河船民、沿线村民对运河的记忆中。

不过,中埂的景色再好,也没有给京杭运河带来发展与实惠,正是由于它始终制约着运河的水上运输,则像一段发炎的盲肠,而随着“肠梗阻”的越发严重,为运河埋下了运输不畅,和事故频发的萌芽和隐患。由于上世纪中埂在运河中的存在,八十年代以前,运河苏北段也只能行驶百吨以下的船舶,这与黄金水道的称号名不副实,尤其在枯水季节,船舶航行到此处水域,到处都面临着潜在的威胁,如两个稍大的船队交汇,就必须避开较宽的运河中埂,稍有不慎,靠近中埂的一方就有搁浅的危险。笔者当年就曾多次跟随运河航道巡航船,帮助遇险船队脱离运河中埂的困扰。

运河要发展,中埂必清除。一九八一年的三月,正是改革开放的春天,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万里,在视察了苏北运河后,当机立断的提出了“充分利用水运,继续整治和利用京杭运河分流北煤南运,减轻铁路压力”的重大决策。两个月后,国务院终于作出了续建京杭运河的历史决定,而古老的运河,从此也迎来了旧貌变新颜的春天。一九八二年的十月,运河苏北段的重点整治会战,终于在一百多公里的中埂水域拉开了帷幕。当年底,来自苏北扬州、淮安、盐城、连云港、徐州等五市十多个县的数万河工,汇集到一百多里的运河线上。运河见底的工地;人山人海的场面;大幅标语的悬挂;彩旗飘扬的两岸;河工号声的震天,那工程,那场面,那规模,那场景如同当年的淮海战役,箩筐、铁锹、独轮车、手扶拖拉机,成了运河线上的一道独特风景。

笔者有一位叫首选的邻家大哥,百里迢迢从老家灌南,带来了四十多位同乡,在苏北运河整治工地,披星戴月的奋战在河内河外,堤上堤下。为了超额完成每天的土方工程,邻家大哥和他的同乡们,不怕吃苦,不计报酬,不讲得失,不辞辛劳,从每天凌晨一直干到深更半夜。由于劳累过度,终于有一天,他突然累倒在被挖平的运河中埂处。虽然当年抢救及时,但他还是将自己三十多岁的年轻生命,贡献在了大运河上,和运河中埂一起,留在了运河两岸人民的心中。

当年,邻家大哥和他的同乡们,对运河倾心的付出,是数万河工,集体奉献精神的一个缩写。正是他们的付出和奉献,苏北运河才改变了它的沧桑历史,焕发出改革开放的“美好青春”。从此,苏北运河正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了世人面前。古老的,似“羊肠小道”的邗沟(历史上苏北运河淮杨段最早称邗沟),在数万河工三个月的奋战下,转眼间变成了苏北运河中,河面最宽,河道最直,航行条件最好,沿岸景色最美的河道,黄金水道也从那一刻起,终于实至名归。而再看那阻碍运河畅通和发展的中埂,也在当年“变废为宝”,成了加固运河两岸河堤,加宽运河东岸公路的宝贵财富。

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运河新貌。印象中的运河中埂虽已成为历史和记忆,但遥望今天的大运河,确无比的骄傲。大运河确实大的实在,大的可爱,看着她申遗的成功,千舟的竞发,风光的无限,人民的富足,真让咱淮安人感到欣慰和自豪。现如今,京杭运河正加快发展和现代化的步伐,用它那灿烂的笑容,宽阔的胸怀,崭新的身姿,迎接那更加美好的明天。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上一篇: 返回列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