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大胡庄战斗二连的实际牺牲者是83人
作者:秦九凤
字体:【  
浏览次数:

 

笔者是唯一两次去过河南安阳市、见过大胡庄战斗幸存者刘本成和他妻子杨秀萍的人,第一次是1982年,第二次是2011年。至今我还收藏着刘本成同志写给我的一封亲笔信。我们采访刘本成同志虽然过去了36年,但刘本成同志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恍若昨天。

1982年,在淮安县文教局创作组打临工的我竟然又被中共淮阴地委宣传部要去党教科帮忙编写《淮海文明花》一书。期间,奉刚刚组建的中共淮安县委党史办公室负责人尹金鹤同志之命,和淮安电影院的李寿新一起调查大胡庄战斗的始末。我们在淮城、茭陵一带走访了一些老人,还开了座谈会;又前往北京、郑州等地作了调查,特别令人高兴的是,在河南省安阳市找到了一位大胡庄战斗的唯一幸存者——刚刚从国防部所属安阳锻压设备厂副厂长任上离休的刘本成同志,因而得知了许多鲜为人知的战斗事迹。

据刘本成老人回忆,他所在的新四军三师八旅二十四团一营二连原来共有99人,1941年春,接受旅部命令、担任主力部队的前哨警戒任务后,把其中的15名老弱病残者留在了后方苏家嘴;当时,该连指导员去盐城抗大九分校学习了,所以全连剩下83人。团首长为了加强该连的领导力量,特命一营副营长巩殿坤随二连行动,以弥补指导员不在的责任。这样,二连出发时共有84人。在大胡庄战斗打响的头一天晚上,连长晋志云为了便于展开地方活动,特意在宿营地吸收了一名胡姓地主家的长工,和刘本成编在一个班,连军装也发给了这位新战士,也就是现在被人们称为“大勇子”的人。这样,该连在参战前共有85人。

大胡庄战斗打响前,副营长巩殿坤命令连部文书高建国到各班查看情况。高建国刚出门不久,就迎面遇上了已经杀掉我方岗哨而悄悄包围上来的鬼子和伪军。高建国当时身上没有带枪,无法报警,他只好机智地转身就跑,以引诱敌人打枪,于是惊动了全连人马。小高灵活地从一条旱水沟跑出,身上未负伤。这是因为敌人想打我方一个出其不意,没有在第一时间开枪。他一直跑到团部报了警。据接受我们调查的部队同志说,高建国当时身上没有带枪,他不是临阵逃跑,也不算参战人员,故参战人员是84人。

战斗结束的当天晚上,我二十四团政治处主任李少元(一说“李少院”)等人带领二十多名化装成农民的战士及部分地方群众在打扫战场时,发现阵地上一共留有82具英烈的遗体和两位侥幸活着的人。一排二班年仅17岁的小战士刘本成因被敌人的毒瓦斯熏倒,又因头部、胸部严重灼伤而昏迷不醒,被送到后方医院抢救脱险(据刘本成本人说,他醒过来后自己还能走)。他是这场战斗的唯一幸存者。另有一位负了重伤被压在两屋巷口战友尸体下的战士,在李少元等人发现他时,他还能断断续续地说话,没说两句就昏迷过去了。李少元当即让当地群众把他抬走送往三师后方医院,并派有一名打扫战场的战士陪护。然而不幸的是,这位负重伤的战士在途中就已牺牲。因此,准确地说,大胡庄战斗的实际牺牲者是83人。

鉴于上述几个人员的变动,当年任新四军三师政治部宣传干事的朱鸿同志曾于1982年在北京西交民巷他的家中对笔者说,因为战斗前二连增加了一人(长工),组织上还没来得及掌握,而另一位牺牲者的遗体又未留在战场上,就被误认为牺牲了82人。所以,连请原新四军三师八旅政治部主任、后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员的吴信泉将军为大胡庄战斗纪念碑题写碑名时,也题为“八十二烈士”。

大胡庄战斗已经过去77年了,英烈们的血已经流过了77年,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为民族、为祖国献出宝贵生命的人,所以特撰此文,以正视听。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转载须注明出处)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上一篇: 返回列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