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在枝头有几分 ——周本淳先生琐忆
作者:胡健
字体:【  
浏览次数:

 

周本淳夫妇

 

我把《中国审美意识简史》写完,不知为何想起已逝的周本淳先生,随手写下一些随想。现偶然见到,把它拿出来,以怀念我的老师周本淳先生。

2018年3月清明前

 

 

不觉周本淳先生离开我们已经10周年了,有人约我写点文章,然而写些什么呢?

1

1、最初见到周本淳先生是在1977年春天的中国古代文学的课堂上。当时的周先生50来岁,平板头稍有些花白,长方脸,目光有神,中等身材,身板结实,衣着朴素,很有精神……他讲古代文学有着鲜明的个人特色,一是总爱指出教材的错误——这使我懂得不必过于迷信书本;二是爱自编讲义,讲屈原的《离骚》,他编了一本厚厚的讲义,我一直保存着。
若干若干年后,周先生忽然问我可有他当年编的《离骚》的讲义,我说有,便给了他。后来,他把这本讲义编入了他的一本集子中。

我后来做老师也爱自编教材。

 

2

 

2、先生布置作业最有意思:“你们自己做,但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据。”
于是,我们就翻书找“据”,动脑寻“理”。

 

3

 

3、我文革中初中毕业,后来是最后一届工农兵大学生,我在师专读三年级时就被留在学校教书了。我一直不知道是谁对我作了这样的安排。冥冥中谁主宰着我的命运?
2000年的一天,周本淳先生与我闲谈时才说出,当年是他与程中原老师提议让我留校的,并说当时也有人反对,理由是说我骄傲,可周本淳先生与程中原老师却“以他爱看书学习,怎么好说人家骄傲”加以反驳……多少年后,当我知道自己竟是这样被留校时,颇多感慨。如果说周本淳先生与程中原老师是伯乐,而我却不是马或至多是只驴,但每念及周本淳先生与程中原老师,我心中便会不敢懈怠,所以虽是只驴也要努力学着马的样,以不辜负先生们的好意与期望。

周先生是不是安慰我呢,别人瞧不起“工农兵大学生”时,他却对我说过:“工农兵大学生中也有很优秀的。”

 

3

 

4、1979年《淮阴师专学报》创刊,当时程中原老师的宿舍就是编辑室。当时,周先生与程老师让我写篇文艺理论的论文,我写了一篇论文学典型的文章,周先生提出意见——他教过文艺理论——我遵嘱改后,此稿被发在学报创刊号的学生园地栏目中。现在想来,我多幸运,而当时的学术风气多么宽松!

 

5

 

5、因为没有什么学历,当年我考研失败后,非常自责自卑。一天,于北山先生在路上见到我,劈头盖脸地对我说:“送你一句话:蝼蛄叫,地照种!”说罢大步而去,我呆住了:何为蝼蛄?地在哪里?
一天,周本淳先生来我的宿舍,看着我书橱中几乎都是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原著时说:“你读的是最重要的书。”闲聊时我说:“我的爱好就是听交响曲。”还说:“我也没上过什么学,只记得小学时学过的儿歌‘今天事今天做,明天还有新功课’”周先生出乎我意外地说:“你受的是最好的教育,能做到‘今天事今天做’是很不容易的。”他的话让困境中的我思索再三,没上过清华北大的我,怎么可以说受的是最好的教育?我的周先生呀!

 

6

 

6、我1990年被破格升为副教授。当时是系领导主动让我填表而我却有些退却,因为当时的我认为教授都是非常……而我没做出什么,可周本淳先生与萧兵先生却为我写了热情的推荐书,我是糊里糊涂地成为副教授的。现在想来,我要衷心地感谢周本淳先生与萧兵先生当年对我的提携。谢谢你们!

 

7

 

7、周先生一生经历了不少坎坷与风浪,但他却豁达待之,试举一例:
文革中他曾被造反派批斗,他站在一个方桌上,四周都是要“打倒”他的造反派,但站在方桌上的周先生却闭目不理这一切,心中竟在背诵着美丽的唐诗。
这太绝了!我听后曾与周先生开玩笑,如果别人斗我了,我就背诵精致的宋词,谁让我是你的学生,我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8

 

8、周先生论学很有意思。只录二语:
“清儒说:‘一事不知,儒家之耻’。这话最混,因为人不可能全能全知。”
“不可以妄说‘头一次提出’,‘别人没有发现’这类大话,下这种判断时,你把该读的书都读过了吗?”

9

 

9、1993年,我应约为陈良运教授主编的《中国历代诗学论著选》撰写清代的部分,我从没校点过古籍,但我还是把任务接下了,之所以敢接主要是因为有周先生在。周先生是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的成员,在这方面造诣很深,有他做后盾,没搞过古籍整理的我也没什么可惧怕的。当稿子写好后,我把稿子送给周先生请他把关。当我去拿稿子时,师母钱煦笑着对我说:“你怎么会这套?”我说:“自己摸的。”周先生说:“搞得不错。”我说:“没周先生在,我是不敢接这种活的”——我说的完全是心里话。

10

 

10、一次,我与周先生去扬州参加一个红楼梦全国会议。我们进了会场,开幕式已经开始了。主席台的醒目处悬挂着一位全国极知名的红学家的题诗,题诗的后两句为:“人书俱老成往矣,更期宏篇待后贤。”周先生问我“诗可有错误”,我说“‘人书俱老’错了。”人书俱老”语出唐人孙过庭《书谱》,谓“书法之最高境界”,此“书”是“书法之书”,而非“书籍之书”。可会场上,与会者却在为这首诗而热烈鼓掌。

专家专家,多少人过于迷信专家!

11

 

11、1997年,我的学生周汝尧独步黄河,考察黄河的生态,并写了本《黄河纪行》。周汝尧曾应邀到母校作报告并义卖《黄河纪行》。周先生听了我的介绍对周汝尧的精神非常赞赏,并一人买了十本《黄河纪行》以示支持。

12

 

12、大约是1998年,先生应邀去日本讲学,签证有些麻烦。我知道了,主动为先生去了上海,办好了签证。我从上海回来,去先生家把情况告诉先生。先生有些感动——其实不必要,送了本外国的画册与别人刚从北京带给他的一罐“王子和臭豆腐”给我。
画册是关于后现代艺术的;“王子和臭豆腐”则不愧是北京的“老字号”产品,吃起来臭得有味,臭得香!

13

 

13、拙作《中国审美之魂》出来后,我送了本给周先生。有一天,周先生对我说:“你把历史打通了,不容易。”又说:“你对苏东坡的看法很有意思。”周先生一生最爱苏东坡,我也喜欢苏东坡。

14

 

14、淮安一诗人(也是我的老朋友)写了幅梅园长联,一些官员与文人乱起哄,竟在本市报纸上以巨大篇幅宣传“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长联在淮安出现了。”周先生在有关会上说:“这幅对联要拿下来,不要让淮安丢人。”有人竟在报纸上歪曲周先生的见解。周先生见报后,我以为他会生气,他却一笑:“不怕一万个人叫好,就怕一个人说不好。‘矮人看场何所见,都随他人说短长。’”我说我来为先生打抱不平,应对事不对人,回家后写了4000字评论此事,报社领导读到我的文章后很快地打来电话说:“周先生的意见是对的,你的文章市四套班子都看了,已经决定不再提这副对联了。”

15

 

15、晚年,医生不让周先生喝酒。那时,我与周先生同住一幢宿舍楼——他住底层,我住顶层。一天,我在楼梯口碰到他,他认真地对我说:“胡健,酒我可以不喝,诗我不可以不写。”
——先生做过老师、淮阴师院的副校长,做过淮安市政协的副主席,依我看先生本色却是诗人。

 

16

 

16、2000年,我去上海。周先生让我把刚出的《诗词蒙语》——此为国学大师小丛书中的一本——的错处表带给那套丛书的主编吴格先生。周先生在才出的《诗词蒙语》中又发现了十多处错误,请吴格先生在书再版时加以改正。吴格先生看后不解地说:“周先生怎么会有这么多错处?”我说:“周先生老了,看书都用放大镜。”以往周先生读校的精细是出了名的,我以为,就是《诗词蒙语》的错处表,也能生动地反映出周先生作为一位学者的认真负责的精神。

17

 

17、周先生与夫人钱煦老师晚年常并肩漫步于美丽的淮师校园——周先生手盘健身球从容而洒脱,钱煦老师庄重而典雅。人间重晚晴,周先生多次与我说起他的晚年是很幸福的。因为我对周先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深知校园内这道让人羡慕的人文风景是如何历经坎坷与风浪而呈现出来了。所以,周先生一逝世,我写了篇《最后的风景》,以感叹淮阴师院这道不可重复无法再现的美丽的人文风景的永远消逝。

18

 

18、周先生悼词中的主要部分是有关领导请我写的,追悼会后有的外单位的人对我说,淮阴师院的悼词写得有水平,很感人呀。

 

19

 

19、论学历我只上过10年学(小学加初中共7年,大专3年),天性又过于率直,从不愿去拉什么关系,能够在淮阴师院干上大半辈子,并在其间真正感受到教书育人的乐趣,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周本淳、于北山、程中原、萧兵这样一些前辈与老师对我的无私提携与无形影响,我越来越感到这是我人生的幸运所在。我胸无大志,只习惯与喜欢这种读书求知与教书育人的生活。

 

20

 

20、周先生,你还能听到我现在与你所说的这些闲话吗?就像我以往与你聊天时那样的随意;噢,我仿佛又听到了你像当年那样在用你那有点沙哑的安徽口音在叫着我的名字……可惜,我刚写好的《中国审美意识简史》不能听到你的意见了。

 

21

 

21、忽然想起我的身边还有一幅周先生的字,那是20多年前,我请先生为我写的:“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垄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记得那时,30多岁的我,异想天开地想搞中国美学史研究,可刚一开头就觉得困难太多,外界干扰也太大,真是“尽日寻春不见春”,以至我后来竟把这个梦给放弃了;直到十多年前,我才又生出圆这个梦的想法,当时周先生说:“你正值壮年,是做事的时候”……现在我把《中国审美意识简史》写完了,却不知“春在枝头有几分”?

写完了这些琐忆,想到教师节也快近了,仅以这些雪泥鸿爪,来纪念我的恩师周本淳先生!

2013年5月

 

 

 

 

 

 

作者简介:

胡健,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公众号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