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夏商周——以徐国为中心的考察
作者:徐业龙
字体:【  
浏览次数:

摘  要:上古的江苏存在着两个文化圈,即苏北地区几与夏商周相始终的徐国为中心的徐文化圈,江南地区兴起于春秋时期的吴国为中心的吴文化圈。徐国是上古时期东夷部族极有影响的方国之一,族群庞大,疆域广阔,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历经夏商周一千五百徐国人民创造了灿烂的徐文化,谱写了民族文化的辉煌篇章,是江苏地域文化的重要源头,对汉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做出很大贡献,对以淮扬文化为代表的江苏地域文化的繁荣与进步有着深远影响。由于缺乏典籍的记载,长期以来徐文化一直不为人了解。近年来,学术界认为东夷族非炎黄族、东夷文化与炎帝黄帝所属的华夏文化亦非同源,是独立的文化体系观点比较一致,东夷方国中最古老、延续时间最长、影响力最大的徐国再次引起关注

关键词:淮安  上古时期  徐国  徐文化

中图分类号:K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作者简介:徐业龙(1967—  ),淮阴人,主要从事淮安地方历史文化研究。

 

淮安地处苏北腹地,长淮尾闾,上古时期隶属于徐国。徐国又称徐夷徐方、徐戎,是上古时期东夷集团中最大的方国聚居在淮河中下游地区,历史悠久,疆域广阔,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强盛时期,统辖鲁南、苏北、皖中、浙东,朝贡者三十六,足与中原王朝相颉颃;衰微时期,退居淮浦,仍不失为淮夷群舒当中的茕茕大国。以淮安为中心的淮河中下游地区向来是徐文化的中心地域,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在这地区生生不息,绵延不绝,影响深远。徐文化与华夏文化并驾齐驱,是独立于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的淮河文化的源头,对早期的吴文化、鲁文化、楚文化、越文化都产生过巨大影响。春秋以降,大运河的开凿促进了地域文化的融合,徐文化的仁爱思想、创造精神得到进一步的发扬,为汉文化的形成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流风所被化及千年,及至明清时期,淮扬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将江苏地域文化推向辉煌的顶峰

1、古老的方国

和黄河、长江一样,淮河也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夏商周时期,淮安是淮夷、徐戎的活动范围,淮夷是聚居在淮河中下游地区的一个土著民族,属于东夷大部族。所谓“夷”,许慎《说文解字》认为:“,东方之人也,从大,从弓。”张弓善射为夷人之长。的名称约产生于夏代,与并称,泛指居住在夏王朝统治中心以外周边的部族。夷的族称最早见于甲骨卜辞关于尸(夷)方的记录,在我国古代,人们以居住在中原地区的夏为中心,而相对于夏民族而言,边远地区就是夷蛮戎狄。夏代的东方已有众多夷人的方国部落,因夷人位居中原之东,故称东夷宏观意义上的“东夷”是北从朝鲜和我国东北地区起,沿环渤海湾向南,经今山东、江苏向南一直延伸到武夷山、南岭一线。东夷文化在华夏文明形成过程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和作用,蒙文通在《古史甄微》中指出东夷族是中国古代民族的三大族系之一,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把中国古代部族分为华夏、东夷和苗蛮三大集团,傅斯年更是把东夷文化提高到与华夏文化等同的高度,但传统的“尊夏卑夷”思想使很多人不能清楚认识到东夷文明的地位。

淮夷是东夷一支,分布于淮河下游地区的古代民族或部落联盟。《公羊·人疏》“凡淮南北近海之地皆为淮夷。淮夷是早期从东夷原居地(今山东半岛)迁移至淮河下游一带,与当地土著人融合形成的种族。徐国是淮夷盟主,也是东夷部落中最古老、延续时间最长、影响力最大的方国。徐姓出自嬴姓,始祖是五帝时代金天氏少昊。少昊氏族最早活跃在今河北盐山东南,后南迁到山东曲阜地区,少昊之孙皋陶在尧舜时为掌管刑法和司法之官,皋陶之子伯益为掌管火种和驯养兽鸟之官,佐禹治水立有大功。《史记·夏本纪》记载:“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封皋陶之后于英、六,或在许。而后举益任之政。十年,帝禹东巡狞,至于会稽而崩,以天下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1]大禹晚年准备传位于伯益,伯益淡于权位,让位给禹的儿子启。但有人考证,并不是伯益让位,而是大禹之子启据武力夺位,建立夏朝。夏王朝建立,伯益次子若木事夏后氏是始封于徐是始主淮夷。”[2]

禹传位于子启,改变了原始部落的禅让制,开创了中国近四千年世袭王位之先河夏王朝是部落城邦联盟到封建国家的过渡期,实际上是以夏为核心的方国联合体方国是由原始氏族部落转化形成的小型国家,表现为方国状态的部族游动性极大,只有社会活动的基本范围,没有具体界定的疆域领土。夏与其他氏族部落在血缘上有宗法关系,政治上有分封关系,经济上有贡赋关系,就如同诸侯国,故仅能以势力范围来表示其影响力。启的父亲大禹划分九州,夏王朝建立后,封若木于成为淮夷的方国部落的诸侯之长徐国从此立国。

封若木于徐是夏王朝的一种安抚政策,但对徐国来说则是“国家”政体形式的出现。徐国虽然称为国,但那时国的概念尚属初起,徐国在淮河中下游并没有建立统一的政权,是互不统服的部落小方国联合体。徐国封域在今淮、泗一带,其政治活动中心为今淮河下游地区,国都于徐,故城叫大徐城,在今泗洪县半城镇,附近的挂剑台、半城、香城、龟墩、穆墩等,都是古徐国的遗址。徐国几与夏、商、周三代相始终,前后历经四十代国君,至春秋末年为吴国所灭,延续一千五百年历史。古徐国的疆域与《史记·夏本纪》所言海岱及淮徐州[1]P11大致相当,但不同历史时期徐国疆域是不尽相同的。鼎盛时期,徐国统辖鲁南、苏北、皖中、浙东,东西七百五十里,南北五百里,朝贡者三十六国。即使是退保淮水之后,犹为东方大国。

徐国是东夷族的代表,族群庞大,疆域广阔,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力量强悍,其延续时间之长即使在整个中国历史封建王朝中也是绝无仅有的,在各氏族发展史中首屈一指,在中国历史上具有很大的影响。和苏南地区的吴国相比,吴国创于公元前11世纪太伯奔吴,灭于公元前473年,共有六七百年的历史,而徐国几与夏、商、周相历史比吴国早且长约1000年。周边的齐、鲁、越、楚等国亦与吴国基本相当,皆不可与徐国相提并论。徐国在以淮安为中心的淮河中下游地区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创造出了灿烂文化,形成了具有较强影响力和辐射力徐文化圈,是江苏地域文化的最华彩篇章。

2、跌宕的历史

徐国是东夷部落最强大的部族,徐国东边是大海,西边是夏商周的统治势力。从传说时代以来一直存在的夷夏东西之争,实际上就是居住在淮河流域的徐国统领淮夷、东夷诸方国,长期以来激烈对抗来自西方的异族的统治与侵略的斗争。徐国是东方大国,堪称政治和军事上的强国,从若木统领淮夷开始,徐国一直是东方诸国的领袖,在淮夷、东夷中具有非凡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充当东方诸国的主心骨曾多次率领东方诸国与夏商周王朝相抗衡,为夷夏之争和东夷部族与华夏部族的文化融合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夏的统治中心在河南西部和山西南部一带,其势力范围东部到河南禹州一带。徐国的活动范围在淮泗流域,这里气候温暖湿润土地肥沃资源丰富,自然条件优越,这给徐国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条件和机遇。夏朝期间,徐国国君大多贤明有为,徐国与当地土著居民游动杂居迅速融合,劈荆斩棘,稼穑耕耘,将淮河中下游地区开发成为富庶的鱼米之乡。徐国不断发展,使夏对徐国一直不敢轻视,经常进行征伐,掠夺财富和人丁,以削弱徐国的实力。夏人的侵袭引起了徐国激烈的抗争,徐国和夏朝中土政权冲突不断,时战时和。夏朝末年,徐君费昌反对夏桀的暴政,去夏归商佐汤伐桀有功入为商汤的卿士,宋人乐史所著《太平寰宇记》卷十六“泗州”引《都城记》曰: “费昌去夏归商佐汤伐桀有功入为卿士……汤更封费氏之庶子于淮泗之间徐地以奉伯益之祠复命为伯使主淮夷。”[3]

商王朝统治徐人和商王结盟,成为商朝嫡系方国,徐君与商王关系一直比较密切。商人原本是东夷族的一支,其与东夷的同源系,使徐国受征伐的情况大大减少了。徐对殷商王室敬重殷商王室也对徐夷政权特别予以照顾中就有“惟夷方受佑”的祝福之词。商朝下半叶,徐国与商朝也曾多次兵戎相见商王对东夷人采取压迫和歧视政策,对东夷不断征伐,东夷人则坚决抵抗,顽强地捍卫自己的家园和文化。《吕氏春秋·古乐篇》载“商人服象,为虐东夷”《左传·昭公四年》云:“商纣为黎之搜,东夷叛之”商纣与东夷大规模的战争是商朝灭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左传·昭公十一年》曰:“纣克东夷而殒其身”。据《后汉书·东夷传》载:武乙衰敝,东夷浸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4]商朝后期武乙王时国力衰微,诸方国举兵,把武乙赶到邢地(今河北邢台)。

商末周,徐国力量强盛起来,甚至超过以任何一个时期徐国第二十九世国君徐彦与诸侯会同周武王伐纣,武王义之,封忠义侯。徐国第三十世国君徐训周武王封为东平侯。周武王崩,周成王即位。成王年幼,周公摄政,商纣之子武庚联合管、蔡、徐、奄等方国发动复国之战史记·鲁周公世家》说:管、蔡、武庚等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兴师东伐……宁淮夷东土,二年而毕定。[5]周公平定复国之战,把徐国商人六族封给鲁国作种族奴隶,放逐奄国君主到蒲姑(今睢宁县北),赶徐人到海滨(今淮阴、涟水一带)。

图片1.jpg

在整个西周时期,以徐国为首的东方诸夷一直是周王朝的劲敌。徐国不仅是疆域上的大国,而且是政治和军事上的强国,在当时还是东方诸国的领袖,曾多次率领东方诸国与西周王朝相抗衡。西周中叶,徐国经过长期经营,逐渐恢复国力,徐君诞在周穆王时率东方诸侯平乱有功,被周天子赐命为伯,继则自行僭号称徐偃王,为九夷盟主。《后汉书·东夷传》:“后徐夷僭号,乃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穆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候,命徐偃王主之。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4]P287周穆王不敢与挟庞大军队而来的徐国交战,承认徐君为诸侯的盟主。可以说,徐国是周王朝第一个名正言顺的霸主,比春秋五霸的兴起要早得多。偃王国势强大,北抵鲁南、南至江北、东至大海、西达皖西,俨然可以与周王室分庭抗礼。穆王不愿看到东方有一个强大的侯国,遂密谋令楚乘徐国兵将远徙洛邑国内无备之机大举伐徐。“偃王仁而无权,不忍斗其人,故至于败。乃北走彭城武原县东山上,百姓随之者以万数,因名其山为徐山。”[4]P287徐偃王败死,徐国又臣服于周王朝。周穆王见徐偃王在当地很得人心不得不封他的儿子宗于徐称为“徐子”继续管理徐国。经周穆王与楚夹击而受到严重打击,徐国的实力遭受削弱,但直到春秋时期徐国仍不失为淮夷群舒中的茕茕大国。

春秋时期,随着南方楚国、吴国的强盛和北方齐、鲁等大国势力的南下,徐与齐、鲁、楚、吴等国之间不断发生战事,徐国逐渐由盛而衰。公元前515年,楚君亡,吴借楚国国丧之机派公子掩徐、公子烛庸率兵伐楚。不久吴国内乱,公子光弑吴王僚自立,史称吴王阖闾。僚的儿子掩徐、烛庸担心被阖闾诛杀,分别投奔徐国和钟吾(今宿豫县东北)。阖闾要求徐国拘捕掩徐,钟吾拘捕烛庸,徐与钟吾却暗中怂恿二人投奔楚国。吴王阖闾大怒,出兵先灭掉钟吾,然后伐徐。徐章羽坚守都城,阖闾令军士堰蓄淮河,放水灌徐都。《左传·昭公三十年》曰:“徐子章禹断其发,携其夫人,以逆吴子。吴子唁而送之,使其迩臣从之。遂奔楚。楚沈尹戌帅师救徐,弗及,遂城夷,使徐子处之。”徐都城破,徐君章羽被迫按照吴国的风俗“断发文身”,带着夫人一起向吴军投降,阖闾对章羽一番假意安慰后,将章羽一行“礼送出境”,于是章羽只好投奔楚国,徐国从此灭亡。《后汉书·东夷传》曰:“秦并六国,其淮、泗夷皆散为民户。”[4]P287秦统一六国后,东夷各支已不再以独立的实体存在,成了秦的编户融入了中华民族的大家庭。

3、发达的经济

历史已然昭示,任何一条大河流域必然孕育一段古老文明。人类原生文明都兴起在降雨量充沛、水网密布的大河中下游地区,淮安地处淮河三角洲地区,淮河流域和黄河流域、长江流域一样,是中华原生文明的摇篮。徐国经济发达得益于淮河流域优越的自然条件,武同举《淮系年表·叙例》称,淮河中下游地区“交通灌溉之利甲于全国。”[6]郭沫若先生《历史人物》指出:“徐人的文明并不比周人初起的文明落后。徐是夏、商就存在的古国,具有相当的经济基础,文化十分先进。”[7]上古时期,徐国在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等方面和中原地区并驾齐驱。

从诸多的徐文化遗址得知,以淮安地区为中心的徐文化区域早期即有发达的农牧渔业,农作物种植有稻、麦、粟等,并开始饲养狗、牛、马、羊、猪等家畜,农牧渔猎工具用料有石器、骨器、铜器等,在制陶、建筑和骨雕、牙雕技术方面以及玉文化发展水平方面,甚至处于领先地位。制陶业发达,陶器种类繁多,还创造了色彩斑斓的彩陶,其图案有水波纹、鱼网纹、贝壳纹等。纺织业也开始兴起,在当时远近闻名。徐国因此成为西周王朝赋税的主要提供地区,所以“征东夷”、“征东国”成为西周立国之后的主要战事,周穆王时期有十五器上的铭文有和淮夷特别是徐国有关的战争记录。《兮甲盘》有铭文曰:“淮夷旧我帛畮(贿)人,毋敢不出其帛、其责(积)、其进人,其贾,毋敢不即次即市,敢不用命,则即刑扑伐。”[3]P39西周青铜器金文中还几次提到周朝淮夷孚吉金,“孚”的意思是获取、掠夺,“吉金”则代表优良的青铜器

水是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说大禹治水锁镇淮涡水怪无支邪于淮阴龟山之足,至今龟山还有“支邪井”遗迹。相传伯益是还凿井发明人,助大禹治水过程中伯益发明打井技术,从此人们可以不必缘水而居,《水经·济水注》云徐偃王欲舟行上国乃沟通陈、蔡之间。”《徐氏宗谱》亦记载:“畅仕梦为司楫,主航运之事。周昭王南征,使畅操舟事之,行之汉泽,舟失其底,昭王死之,逸于南昌,报父仇也。”“司辑”是管理航运和船舶的官员,这些历史事实都说明掌握了先进的航运技术。《尚书·禹贡》中记述九州贡道,扬州贡道是“沿于江海,达于淮泗”;徐州贡道则是“浮于淮泗,达于河。”二州贡道都以淮安境内淮泗交汇处的泗口为中转站,这就奠定了淮安早期的交通枢纽地位。淮安河网交错,水运发达使商品大规模商品交易成为可能,在金湖、盱眙、洪泽等地陆续出土了大量的郢爱、蚁鼻钱和“郢爱”金板,也说明淮安地区商贸业也很兴旺。

春秋战国时期,江淮之间有一条重要的陆上交通干道——善道。这条干道大致从今南京江北岸至天长汊涧、盱眙旧铺、穆店以达古善道(盱眙县城北),然后过淮河经今泗洪半城、青阳等地北上。盱眙向东南还有一家经东阳城(今盱眙东阳乡)达扬州的辅线。诸侯国常在这一线会盟、争战。如周襄王七年(前645),“楚人败徐于娄林”[8];周灵王四年(前568),“鲁仲孙蔑、卫、孙林父会吴于善道”[8]P9。周景王十九年(前526),“徐子及郯人、莒人会齐侯,盟于蒲隧”[8]P9。娄林(今睢宁境)、蒲隧(约当今宿迁、睢宁境)、善道、穆店、旧铺都在这一条古交通干道上。1978年,在淮阴故城以东数里的高庄战国墓中,出土了大型铜饰马车,从其制作的精美分析,墓主人生前地位很高,应为王侯。同时也表明,这一带在战国时期就有相当宽阔的驰道,是舟车通达的重要都会。

周敬王三十四年(前486),吴王夫差为了北上的需要,开通了从扬州到淮安的邗沟,把长江和淮河连结起来,这条邗沟便是后来中国大运河的一部分,是一条重要的水上通道。邗沟开凿以前,南船北上系由长江入黄海,由云梯关溯淮而上,至淮阴故城。向北可由泗水而达齐鲁,向西可由涡、颍等直达皖豫而入中原。在以自然河道作为交通主动脉的上古时代,控扼淮水、泗水咽喉的淮阴城最早兴起并繁荣起来,同时兴起的还有位于泗水入淮处大清口的泗水镇。邗沟开凿后,其入淮处末口迅速兴起了一个重要城镇——北辰镇。淮阴城、泗口镇和北辰镇各据冲要,同为南达长江、北达河济、西出中原、东出黄海之绾榖,而淮阴最为繁华,成为淮河中下游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和经济文化中心。

4、先进的文化

徐文化是中国古代先进文化之一,渊源有自,传之久远,在中国古代文化中具有很高的历史地位。在浩浩茫茫的历史文献资料中,我们很少见到徐国经济、文化、生产方面的文字,但从出土文物特别是青铜器铭文中可以获得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从各个时期的考古资料来看,徐文化圈形成了一套风格独特的青铜器。徐国的青铜器制作在当时是很先进的,出土的有铭徐器不仅种类繁多而且技艺高超。徐国青铜器上的云纹鼎、弦纹鼎、兽首鼎、鬲形等器物与中原的周系统器物形态差异极大,风格怪异,青铜铸造技术与铭文都比较成熟。一些有铭文的青铜器记录了战争、祭祀等重要事件。徐国青铜乐器尤具特色,钟与磬音色优美造型独特纹饰繁复堪称同时代的最高技艺。

徐国相当发达的物质文明为其精神文明和制度文化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无论在文字的创制,还是礼制、宗教的形成上,都走在了时代的前列。文字的创制是古代文明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是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之一,《潜夫论•五德志》有“少皞始作书契”的说法。徐国的出土青铜器非常多可以确认的徐国铜器都是有铭文的已经出土但因为没有明确标志而不能判定为徐器的尚不知有多少。徐器制式及花纹新颖独特,文字纤细柔媚。春秋之世,文字丕变,即由徐淮初肇其端。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秦朝,统一文字,就是在这些文字的基础上做了系统的整理,然后形成了规范的文字。文字的发明,是以徐国为代表的东夷族对中国古代文明发展做出的伟大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在徐国已产生了原始的宗教文化,《左传·成公十三年》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在中国的传统思想里,军事和祭祀历来就是最为重要的两个部分,当时的徐国已经有了完整的国家形态和宗教意识。《管子•五行》篇曾说:“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天道”之学实际上是一种原始宗教与原始自然科学的混杂,其中还包括历法之学和阴阳、八卦之学,徐国宗教主神东皇太一是上古神裔东夷族主要成员,传说是东夷族的英雄人物后羿。“在盱眙六郎墩遗址中发现有占卜用的龟板,其他徐活动的地区的遗址发掘中,亦发现有卜筮的遗物”[3]P77绍兴出土有徐肴尹汤鼎,“肴尹”是商朝、徐国、楚国设有管理祭祀的官员。《逸周书·王会解》中有:“祝,淮氏、荣氏。”淮、荣,二祝之氏也,淮氏当系淮夷,居然当上了周王朝的巫祝,可见淮夷经济的发达带来文化的进步,不然周王朝不可能把祭祀这一神圣的职务轻易地授给一个夷人。

徐文化与华夏文化并驾齐驱,对鲁文化、楚文化、吴文化、越文化都产生过巨大影响,是独立于黄河文化和长江文化的淮河文化的源头,对中华民族文化体系的形成均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淮南子·地形训》中说:“东方有君子之国。”《山海经·海外东经》中也说:“君子国……其民好让不争。”徐文化的核心内容“仁、义、德、礼、信、道”,“君子之国”其民好让不争其实就是仁,徐国历史之漫长在中国古代诸侯国中应该说是凤毛麟角的,徐国所创造的文化也是一般诸侯国无法相比的,尤其是三十二代国君徐偃王行仁义,重慈惠,去刑事,功及于民,古代思想家荀子在《非相篇》称 “(徐偃王乃冠于仲尼(孔子)、周公、皋陶、闳夭、傅说、伊尹、禹、汤、尧、舜。[9]特别是徐偃王的仁义思想因孔子而流传,对后世影响很大。孔子时代礼崩乐坏,而以徐国为中心的“九地区的某些传统风俗还是很好的所以孔子曾经到徐国的土地上考察和学习,以徐偃王为代表的徐文化的“爱”思想经过孔子终身倡导,最终升华为中华民族普遍推崇的核心价值和共同理想。

考古发现和古史传说都证明,在黄河和长江两大文明之外,在淮河流域确实存在一个自有源头、自有文化特征、自有文化发展道路、相对独立的淮夷族群和淮文化大系。淮河中下游地区上古时期是东夷大国徐国的疆域,是徐文化的发源地。李白凤先生指出“这种徐淮文化,在古老中国文化系统中应属于独立的一支,它的影响不仅成为春秋以后的吴、越、荆、楚文化的重要来源,而且也直接影响到春秋时代的齐晋文化,并且在秦始皇统一文字的系统中发挥很大的作用。”[10]以徐国为代表的东夷与淮夷族群与华夏和苗蛮集团三分天下,成为创造中国上古史的主要族群之一。徐文化和中原地区的夏文化、商文化、周文化相互竞争,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并对周边的吴文化、越文化、鲁文化、齐文化、楚文化等产生很大影响,为中国文明的起源、发展和多样性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根据人文事项的空间分布与空间差别,有学者指出:“江苏地区汇集了多种文化渊源其中又以江北淮扬文化和江南吴文化为主导。”[11]徐文化对江苏地域文化的影响极其深远,以吴王夫差开凿邗沟滥觞,徐文化的仁爱思想、创造精神随着运河文化的发展得到进一步的传承与弘扬,流风余韵绵延千载,及于明清,淮安、扬州等运河城市空前繁荣,以漕运文化、盐文化、饮食文化、文学艺术为标志的淮扬文化臻于顶峰,谱写了江苏地域文化最华彩篇章。

 

注释

中国古史分期问题到现在还没有最后确定,白寿彝在《中国通史》题记中归纳为:远古时代:五帝;上古时代:夏商,西周,春秋战国;中古时代:秦汉至清。上古和中古史的划分是以秦皇朝为界的,即先秦史就是上古史。中古就是满清皇朝1840年以前,直至秦皇朝。

方国或方国部落是指中国之际时的诸侯部落与国家。现今学者对这些方国的认识主要来源于商朝晚期的殷墟遗址出土的甲骨卜辞,卜文中多以“X方”的形式称呼这些部落国家,所以称作“方国”。

淮浦是古代对淮河沿线一带地域的概称,这里指以淮安为中心的淮河中下游地区。

④“九”是众多之意。

⑤指徐国第三十八世国君徐畅。

 

参考文献

[1](汉)司马迁.夏本纪[M]//二十五史·史记.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13.

[2](清徐时栋.徐偃王志卷一记事第一上[M]//张寿镛.四明丛书.刻本.1945(民国三十四年).

[3]李世源.古徐国小史[M]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89:24.

[4](南朝·范晔撰撰.东夷传[M]//二十五史·后汉书.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287.

[5](汉)司马迁.鲁周公世家[M]//二十五史·史记.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书店,1986:187.

[6] 武同举.淮系年表·叙例//范成泰.淮安水文化三大特色[N].淮海晚报,2008-12-14(A8).

[7]蒋岚宇.徐文化的核心内容及影响[DB/OL].(2009-10-11)[2013-9-15].http://www.xzsz.gov.cn.

[8]荀德麟.淮安史略[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9.

[9](清徐时栋.徐偃王志六)论说五[M]//张寿镛.四明丛书.刻本.1945(民国三十四年).

[10]李白凤.汉族形成的前奏[M]//东夷杂考.济南齐鲁书社198113—14.

[11]朱黎霞等.浅谈江苏南北区域文化与区域经济的发展[J].商场现代化2006(3):198-199.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