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战争对淮扬人文的影响
作者:陈凤雏
字体:【  
浏览次数:

每个地区的文化都植根于所在地域的地理自然条件,同时受社会变化发展的影响,也不断的和周边地区文化进行交流和互补。淮安、扬州处于淮河和长江下游之间,中国历史上凡发生大规模战乱,或南北政权对峙,或群雄割据,淮河和长江往往成为敌对双方的天然分界线,成为反复争夺的焦点,“中国(指中原地区)得之可以制江表;江表得之亦以患中国” (《舆地纪胜》)。故淮安被称为“南北之咽喉,天下之控扼”,“形势之险,甲乎天下”;扬州被称为“江北门户”,“防江控海”,“重江复关之区”;盱眙被称为“控两淮(淮东、淮西)之要,据三口(清河口、汝河口、颍河口)之险”、“系淮南、江左之本”。地理位置决定淮扬地区必然为“兵家必争之地”,有史以来发生过无数次战争,战争对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产生深远的影响。

淮扬地区战事的特点

首先,由于淮扬地区地处冲要,且有淮河、长江的天然屏障,自公元前486年,吴城邗、沟通江淮后,淮扬地区战事日趋频繁,战况之惨烈亦非他处可比。几乎中国每一次改朝换代,淮扬地区都要打几场恶仗。特别是南北分裂、群雄割据时,淮扬地区几乎没有几年太平日子。元代后期的淮安,号称“大小战事以百计”。现代抗日战争中,淮扬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及反对国民党军队制造“摩擦”的斗争,可以说难以计数。就对日战事而言,载入史册的有:扬州“八二一”空战,扬州保卫战、昭关坝阻击战、大胡庄战斗、郑潭口战斗、刘老庄战斗、车桥战役、高扬战役、三垛河口伏击战、兴化城战斗、泰兴城战斗、解放淮阴城和淮安城战斗、高邮战役及各地反清乡反扫荡斗争等。在此后的解放战争中,淮扬地区发生了壮烈的涟水保卫战和著名的“七战七捷”。在支援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中,淮扬人民都担负了重大的军事任务。这是淮扬地区战事的第一个特点。

其二,淮扬地处平原,邗沟相连,运输方便,历史上一旦发生战事,总是命运相连,唇齿相依,首尾响应,同仇敌忾。秦二世元年(前209),陈胜吴广起义,扬州人召平率先响应,举兵攻广陵城,久攻不克,闻陈王败,乃渡江见项梁,矫陈王命,封项梁为楚国上柱国,西向击秦。时淮安东阳人聚众二万,杀死秦县令,推陈婴为主,举兵响应项梁义军。淮阴人韩信亦参加义军。项梁义军由八千人迅速扩大至数万人,成为最终消灭秦政权的骨干力量。初次显示淮扬人民团结一致、反抗封建暴力统治的壮举。

刘宋元嘉二十七年(450),北魏拓跋焘举兵南犯,越过山阳、盱眙直下扬州,掳广陵万余家北行。返至盱眙,被臧质、沈璞击败,拓跋焘归途为部下所杀。被掳广陵居民得以获救。

陈太建五年(573),徐敬成随吴明彻北伐,自高邮湖入淮,围淮阴城,号召淮泗人民支援,淮泗义兵相率响应,聚众数万,遂克淮阴、山阳、盐城。这是淮扬地区较早的大规模民兵活动。

有些战事,发起于扬州,终止于淮安,如吴王刘濞发动“吴楚七国之乱”,徐敬业举事反对武则天的统治。

南宋时期,淮扬地区的战事频发,宋、金在淮扬地区经过几次决战。建炎四年(1129)二月,宋大将韩世忠在镇江大战金兵,其夫人梁红玉(淮安人)登楼船亲操桴鼓,金兵大败,被困黄天荡(今仪征境),后掘通老鹳河而遁。宋军又取得“大仪之捷”,终于维护了淮扬地区的安宁。南宋末年,李全乱楚州20年,城池残破,后李全被宋守将歼于扬州新塘泥淖中,淮城始安。

元代,淮扬人民积极支持张士诚、芝麻李、朱元璋的反元起义斗争,并由盱眙人朱元璋最终推翻元政权。淮扬人民为结束元朝的血腥统治和统一中国作出巨大的贡献。

明清时期,淮扬人民抗击倭寇入侵、清兵进攻、英军过境,开展多次英勇战斗。

抗日战争时期,淮扬人民相互支援,奋勇杀敌,发生在淮安的车桥战斗,就是主要由驻在泰州、海安一带的华中第1军分区担任主攻任务并取得胜利的。计夺取日伪碉堡50余座,歼灭日伪军千余人,生俘日军24人,解放纵横百余里的土地,沟通苏北、苏中、淮南、淮北四大抗日根据地的联系,是抗日战争史上一次著名的战役。解放战争中,淮海军分区在解放淮阴、淮安后,又解放宝应,并在高邮与国民党军队展开激战。反映了淮扬人民在与国内外敌人的斗争中,并肩战斗,不分你我,一心为着民族和阶级的解放而奋勇前进的英姿。

第三,朝廷和相关政权对淮扬战事的掌控,都是统一指挥调度,一体化安排。东晋时北方的前秦军队南犯,由兖州刺史谢玄统一负责保卫淮扬地区,他先将兵马驻扎在淮阴清口,与秦军对峙。后秦军得彭城,势力强盛,朝廷遂调谢玄坐镇广陵指挥,后终于在三阿镇(今金湖县塔集镇一带)将秦军击溃。南宋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主完颜亮伐宋,宋江淮制置使刘錡坐镇扬州指挥抗金全局,双方对峙,完颜亮终被部下所杀,金兵溃退。明代,朝廷设漕运总督于淮安,总漕兼巡抚淮、扬、庐、凤四府,徐、和、滁三州,实际上兼管淮扬地区及皖北地区的防务。嘉靖年间,倭寇内犯,朝廷以漕督公务太忙,“无暇顾及办寇”,命李遂为淮扬巡抚,坐镇泰州,专门负责淮扬四府的防倭抗倭斗争,李遂“次第划战守计”。嘉靖三十八年(1559)四月,倭数百艘寇海门,李遂对众将说:“贼趋如皋,其众必合,合则侵犯之路有三:由泰州逼天长、凤、泗,陵寝震惊;由黄桥逼瓜、仪,以摇南都,运道梗矣;若从富安沿海东至庙湾,则绝地矣!”(光绪《淮安府志》)倭寇果沿海东掠至庙湾,李遂领导淮安军民,取得姚家荡大捷,后又取得如皋白蒲大捷,于是“江北倭患稍苏”。明末,清兵南进,大学士史可法因受马士英排斥,自请督师扬州,节制四镇官兵,加强江北防务。曾微服巡阅淮安,被刘泽清部下当苦力抓来修建王府,途遇刘泽清始得释。清代,漕督对江北防务的责权有增无减。太平天国起事,朝廷命漕督扬殿邦把守江口,扬殿邦只到瓜州口转了一圈,然后屯兵扬州五台山,再加办事昏昧,造成太平军攻克南京、扬州的事实,杨殿邦因此遭弹劾而罢职。清咸丰十一年(1861),朝廷设淮扬道于清江浦,原漕督的军事职能划归淮扬镇总兵专管。光绪末年,撤淮扬镇,设江北提督,仍管淮扬四府军务。民国初年,设淮扬镇守使,专管淮扬地区军务。

现代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新四军军部先后驻在盐城和盱眙,华中军区驻在淮安区,领导军民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

以上几个特点说明,淮扬地区在历代军事活动中,无论从行为层面来看,还是从制度层面来看,都是一个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整体。

战争造成淮扬地区的人口变化

战争,破坏淮扬人民的安定生活,造成社会经济的严重损失,城池毁坏,田园荒芜,更主要的是人民受到大规模的屠戮,离乡背井纷纷逃亡,淮扬地区几度出现无人区的惨况。

东汉末建安年间,曹操与孙权隔江对峙,曹操下令广陵至庐江一线江北沿岸居民全部北撤,并将广陵治所迁至射阳。这一带人不愿北行,十余万人渡江南下。江淮之间除沿淮南岸一线尚有城市村落外,其他地方几乎成为无人区。南朝刘宋时,广陵因北魏南侵和竞陵王刘延的叛乱,受到两次重大破坏,鲍照作《芜城赋》,称“直视千里外,唯见起黄埃”。从此,“芜城”成了扬州的别称。

唐上元,大历中,军阀混战,淮扬民生凋敝。上元元年(760),淮东节度使邓景山以淮南金帛女子为贿,说动平卢兵马使田神功来淮扬对付刘展侵犯,田神功“入广陵及楚州,大掠,杀商胡以千数,城中地穿掘略遍”。①唐景福年间,“江淮之间,东西千里,扫地尽矣”。

五代扬吴时,扬行密与孙儒争夺淮南,“淮南被兵六年,士民流徒皆尽”。后周显德四年(957),周世宗再夺扬州,城中只剩下老弱病残十余人而已。周世宗攻楚州,久攻始下,遂向楚州民人发泄,下令屠城。时赵匡胤率兵进东门一巷,见遍地百姓尸体,有一妇女头已断,婴儿犹噙母乳吮吸,遂制止所部杀戮行为。后人名其巷为“因子巷”,今巷名犹存,或讹称为“金子巷”。②此时,淮扬地区与无人区相差不远。

南宋建炎三年(1129)金兵南下,所过残破,扬州、真州“烟焰烛天”,“士民多战死,存者数千人”。金兵践踏楚州后,昔日都会,“今拟于穷边极塞,急则以骤戎马,缓则以宅狐免”。③后翰林学士汪藻建议在淮南屯田的奏疏中说:“淮南近经兵祸,民去本业十室而九,其不耕之田千里想望”。宋末,“楚州南北七百里内无人烟”,淮扬又一次成为无人区。

元末,淮扬战事更加频繁,主要为农民起义军与元政权之间的战争,不同派别起义军之间的战争,至正十一年(1351),芝麻李义军攻打淮安,元守将褚不华顽抗,城中断粮,“草木螺蛤、鱼蛙燕乌及靴皮马鞍、革箱弓弦皆为人食尽,父子、夫妇、老幼更相食”。至明初,淮安城里只剩下面张、裱王、槐树李、节孝徐等七家。扬州城里,剩下火、郝等姓土著十八家。基本上又是一次无人区。

清初,由于史可法率扬州军民坚决抗清,清政权得手后,制造了扬州大屠杀,据王秀楚的“扬州十日记”记载,其“兄嫂侄妇子亲共八人,今仅存三人,其内弟外姨,又不复论”,可见杀戮之惨。因厉豫攻进淮安新城,漕督库礼“遣满州兵更番四出,搜捕从贼之家,自新城内外,略无隙地”,获邱全孙、姚希和等百余家,决之于朱家营。④清顺治十年(1653),谈迁北游,至扬州,“往返吊古,益有芜城之感”;至淮安,见“新城如野,夹城如薮”,可见,战争的创伤尚难愈合。

战争,造成淮扬地区人口大量死亡和流徙,也促使外地人大量迁入淮扬地区。中国历史上有三次北人南迁的高潮,南迁的第一程,就是江淮地区。第一次高潮从公元4世纪初的晋永嘉年间至5世纪的刘宋元嘉年间,大约持续150年。迁徙人口约30余万,并在此设置了以原北方州名为名的侨州郡县。名将祖逖就是在晋永嘉初“率亲党数百家避地淮泗”。后在淮阴起冶铸兵,招募壮士,誓师北伐,几获成功。晋元帝初(317),青州侨置于广陵,明帝太宁三年(325),兖州也侨置于广陵,旋改南兖州。义熙七年(411),实行“土断”政策,中分广陵郡立山阳郡、县。刘宋永初元年(420),撤南青州并入南兖州。泰始三年(467),以淮阴为兖州镇。七年,谓之北兖州,亦单名兖州,领平阳侨郡。齐永明七年(489),立东平郡于淮阴,领寿张,淮安二县。上述兖州、青州、山阳、平阳、东平、寿张,皆为侨州郡县名。至南朝末均消失,唯山阳因与原地名山阳读同名,故保留下来。第二次人口南迁高潮发生在唐安史之乱时期,时全国陷于战争烽火,唯江淮地区是一片和平绿洲。扬州“十万人家如洞天”,淮阴“鱼盐桥上市,灯火雨中船”,盱眙“江南远鸡应,竹里闻缫丝”。韩愈称“中国(中原)新去乱,仕多避处江淮间”。⑤唐初,扬州领94347口,天宝后增加到468757口,增加近4倍;楚州唐初领16262口,天宝后增加到153000口,增加近8倍。⑥外来人口虽以北方为主,但差不多全国各地都有,乃至有新罗国人。中国历史上北人南迁第三次高潮是在北宋末年南宋初年,主要因为躲避金兵。北宋开国功臣高怀德后裔举族从洛阳南徙,一部分人定居楚州洪泽湖边,一部分人继续南进至绍兴。在楚州的人在湖边筑堰垦殖,于是就有了高家堰(今洪泽湖大堤别名),也有了高堰乡。整个南宋时期,北人渡淮南徙持续不断,南宋政权给予优待,拨给田地耕种。但由于金国的抗议,间有迁返的事件发生。其时淮扬地区无人耕种的田地仍然较多,宋廷曾劝说浙江、江西、福建一带的人民,迁往淮南垦殖,这就使淮扬居民中出现南方移民。

到了明初,由于淮扬地区人口几近空白,明太祖朱元璋实施了著名的“洪武赶散”方略,即将以苏州为中心的南方居民,大规模迁入江淮之间。有人统计,迁往淮扬二府居民有46万人,其中陈姓的约有6万人。迁往苏北的总人口达65万人。还有一批陈友谅、方国珍、张士诚的降将降兵,也迁移到淮扬地区落户,朝廷在扬州、淮安各建三个卫所,卫所官兵最终也融合到当地社会中去。明以后淮扬地区的人口迁徙发生在清初及太平天国时间。清末及民国时期,淮扬一大批人口迁往上海。产生于淮安的“安清帮”转移到上海,变化为青帮,在中国历史上刻下痕迹。

总之,战争使淮扬地区人口经过多次局部换血乃至大换血,这里的土著居民越来越少,居民“大部分没有世代相传望族的桂冠,没有积存巨额的财富。他们饱受战争的创伤,自然的磨难,忍得各种自然和社会的打击,很少传统上安土重迁的观念,是一支生命力很强的社会群体”。⑦

战争与淮扬地区楚风的传扬

淮扬地区春秋时属吴,战国时属楚。扬州前身广陵郡即为楚怀王修葺邗沟城垣所建立,淮安从隋至宋末,一直称为楚州。司马迁称“江淮之间属东楚、南楚”。宋地方志称扬州“包络吴楚”,明人称淮安“襟吴带楚”,以上都反映了淮扬地区与楚国的关联。隋书称楚州“其俗劲悍轻剽,其士则任气节,好尚宾逊,盖楚之风焉”。⑧称“江都、弋阳、淮南`、、、人性并躁动,风气果决,包藏祸害(指军事谋略),视死如归,战而贵诈,此则其旧风焉”。⑨此反映淮扬人传承了楚风,并在长期和战争及与自然灾害斗争中锻炼发展,使楚文化发扬光大。今人评论楚文化,以“爱国、忠君、念祖、尚武和富于献身精神、浪漫而善于创造神话”为特征,这也正是淮扬人文的特征。

淮扬的自然和社会环境,数千年来,培养和造就一大批军事有名人物,主要有召平、陈婴、熊心、韩信、张婴、臧洪、步骘、徐敬业、杨行密、张彦卿、刘仁赡、赵师旦、韩世忠、梁红玉、赵立、魏胜、扈再兴、李庭芝、姜才、陆秀夫、曾铣、史可法、关天培、熊成基、周宾、盛白沙、萧鲁生、江上青、周恩来等,他们中多数人的名字,都能在中华史册中找到。他们的身上,集中体现了楚人的风格。

秦建国后,楚南公就预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秦末,最先发动起义的是楚人陈胜、吴广,而淮扬人召平、陈婴、熊心等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召平的矫召动员了项梁八千人西向击秦,陈婴的加入扩大了项梁的声势,流落盱眙的熊心被立为楚怀王,使项梁的义军成为民望所归,于是一举亡秦。印证了楚南公的预言。

淮阴人韩信在建立统一的汉朝中,作出了大贡献。他被刘邦拜为大将,平赵下齐,最终打败项羽,被称为“兴汉三杰”。韩信是古代中国最杰出的军事家,也是淮扬人民的骄傲。

汉吴王刘濞发动“吴楚七国之乱”,淮阴人枚乘两次上书劝其罢兵,反映淮扬人民尚武但热爱和平的一面。

南宋初年,金兵南侵,知楚州赵立英勇战死,城破时,楚州“虽妇人女子亦挽敌共沉于水”,反映淮扬人民的不屈精神。当时,各地人民主动抗金,绍兴四年(1134),胡松年报告宋高宗:“承(高邮)、楚、泰州各有水寨民社,团聚邀击敌马”。高宗很是感动,称“淮甸遗民,未能安业,又遭此铁骑,乃能力奋忠义,不忘国家,实我祖宗涵养之力”。⑩当时淮扬地区主要水寨民社有:张荣泰州缩头湖水寨、张荣楚州鼍潭湖水寨、卞宁楚州五湖岿北里水寨、徐康和仲谅承州水寨、刘位父子盱眙横山水寨、冯定泰州陵亭水寨等。水寨之设,反映淮扬人民普遍的爱国壮举。

宋末,李庭芝、姜才在泰州困守孤城,宋谢太后两次下绍,要李降元,李称:“奉诏守城,未闻奉诏谕降也!”遂用箭射杀来使。后二人被俘,均不屈死。宋丞相盐城人陆秀夫在福建崖州坚持抗元,势穷力竭,先趋妻子入海,然后身负8岁的小皇帝赵昺投海,为大宋王朝划上哀婉的句号。宋亡后,淮安人张孝忠仍投谢枋得继续抗元,战死于江西安仁团湖坪,元军佩服其勇敢,以衾复其遗体。

元末,泰州人张士诚,盱眙人朱元璋先后发动反元起义,声势浩大。后朱元璋终于推翻元朝,建立大明王朝,成为淮扬地区走出的第一个皇帝。

明代,倭寇侵扰淮扬地区,受到官民的奋起打击,狼狈败逃。清兵攻打扬州,史可法带领军民坚决抵抗,被捕后大呼:“吾头可断,身不可辱!”遂从容就义。他的门人张屿若,在淮安写了一篇《祭史阁部文》,洋洋洒洒千余言,将史可法比之屈原,肯定其行为是楚风的体现。晚清鸦片战争爆发时,淮安人关天培任广东水师提督,力主抗英,筹划海防。后受投降派阻挠破坏,不得已孤军抗敌,壮烈殉国,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阵亡的民族英雄。以后,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成为淮扬人民革命斗争的主旋律,抗日战争中出现刘老庄八十二烈士,抗美援朝战争中出现杨根思等多位闻名全国、彪炳千秋的人物和集体。

当然,我们不能忘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总理周恩来也是淮安人,还是一名杰出的军事家,他的丰功伟绩、精神品质,是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楷模。

淮扬人民为历代英雄人物修建祠墓和纪念馆,作为追思和凭吊的场所。扬州有双忠祠、史公祠 、熊成基烈士墓、扬州革命烈士墓。泰州有岳王庙、杨根思烈士陵园。淮安有韩侯祠、梁红玉祠、关天培祠、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淮安革命烈士陵园及周恩来故居、纪念馆等。此外,各地还对历代军事机关、战场遗址进行保护并建立纪念性建筑。如今,这些都成为淮扬文化的组成部分,并作为旅游资源每年吸引境内外大批参观者。

与惨烈战争相表里,淮扬地区还诞生了脍炙人口的军事文学,这里,我们且不说枚乘的两篇《谏吴王书》、陈琳的《为袁绍檄豫州》、骆宾王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也不说鲍照的《芜城赋》、姜白石的《扬州慢》、文天祥的《发淮安》,我们只说中国的“四大名著”,其中有两部就诞生于淮扬地区,那就是《水浒传》和《西游记》。《水浒传》直白的描写大量的战事,弘扬忠义精神。《西游记》看似神话小说,其实通篇写战事,大闹天宫是战事,取经路上降妖捉怪是战事。萧娴先生为吴承恩故居题联云:“伏怪以力,取经唯诚”,这真是说到点子上。孙悟空功成后,被封为斗战胜佛,比西方国家的战神还高一辈,这正是淮扬人尚武观念的集中体现。两部小说从题材到创作方法,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一个写人间,一个写神怪,一个是现实主义,一个是浪漫主义,其实有一个共通的东西,那就是颂扬忠诚,崇尚武力,这正是楚文化的精髓,是楚文化成就了两部世界名著,也成就了两位世界文学巨匠。

战争对淮扬社会经济文化的影响

淮扬地区历来战事频发,然而战争也有停歇的时候,并且停歇的时间还比较长。这时候,淮扬人就积极医治战争创伤,发展社会经济文化。就在淮扬地区和平发展时期,战争的阴影也随时可见,长期影响淮扬人的创业勇气和业绩。

大家都知道,淮扬人在明清时期各有一个别称,淮安人叫“淮瓶子”,扬州人叫“扬虚子”,过去人们都不懂是什么意思,笔者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将这两个别称和战争联系起来,才豁然贯通,并且了解二者之间的联系。所谓“淮瓶子”,是指容量小且出口亦小,隐喻淮安人经过长期的战争到了和平时期,虽有几个钱但舍不得用,更不敢大批用来投资生产经营,总是留着以备再有战争发生。所谓“扬虚子”,按朱自清的解释,一为大惊小怪,这当然是长期战争环境造成的产物;二是以少报多,即是花少的钱说成花多的钱,总之是舍不得投入而又要营造投入很多、规模很大的商业形象,以利经营发展。“淮瓶子”和“扬虚子”看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其实一脉相通,都是频繁战乱造成的心态和行为文化定势。这种定势较长时间阻碍了淮扬人发展致富的道路,使淮扬地区很少诞生土著豪富。古称“淮扬繁华甲天下”,盛唐时期,扬州是全国除京城外最繁华的城市,号称“扬一益二”,楚州也被排为全国“十紧”之一。北宋熙宁十年(1077),楚州商税排名全国第三,扬州排名第四。⑾明朝淮安被排列为全国第九大城市,扬州排名第十。⑿清代,淮、扬在全国排名更要靠前,可是我们惊奇的发现,在淮扬地区经营漕、河、盐行业的大多是外地人,扬州的盐商以安徽人为主,至今在扬州保留一大批住宅和园林。淮安的盐商以程姓、汪姓为主,另有晋商和陕商。淮安的河工和漕船材料,亦多为徽人经营,乾隆中淮安有句名谣:“南城方、北城汪,中间夹个陶木桩”,除陶木桩是依赖方、汪二家投机致富的当地人外,方、汪均为徽人,经营木材生意。又,淮安号称“南船北马,舍舟登陆”,王家营设有众多的马(骡)车厂,也都由外地人经营,当地人只出租房地产,得些零头钱。其实,淮扬人并没有在城市发展中分得多少红利,故清末漕、河、盐利消失时,扬州和淮安都一下子从高空跌下来,凄凉冷落,艰苦备尝。扬州还多少保留几处珍贵的园林,淮安河下盐商建造的园林则早就变成瓦砾场。说到园林,想到吴文化和淮扬文化的关系。唐朝刘禹锡就说过:“地在江淮,俗参吴楚”。事实正是如此,淮扬文化除受到楚文化影响外,其次就是吴文化,主要体现在稻作文化、水利文化、科举文化、饮食文化、宗教文化、文学艺术和园林文化诸多方面。就园林来说,扬州的园林具备典型的江南园林风格,与苏州园林相比并不逊色。淮安曾经有一本《河下园亭记》,记载主要是盐商建筑的60余座园林,幽曲回环,山重水复。可惜自纲盐改票后,日形破败,至今竟未能保留一座,然其吴文化的烙印,仍保留在文献中。对于淮扬文化,我们不妨说一句,就是淮扬地区特殊的地域文化和楚风吴韵高度融合。

综上所述,淮扬地区无论从地理历史,还是从方言、风俗及人文各方面来看,都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淮扬文化是江淮文化的分支,或可说是江淮文化的代表。淮扬,不妨解释为淮河与扬子江之间,这样比较贴切,人们也容易接受。当今某些学者,人为的将淮安从江淮地区剥离出来,列入以徐州为中心的楚汉文化区中去,或有将淮安文化边缘化的倾向,无论怎么说都是人们不能接受的。

注释:

① 民国《江苏通志稿·大事志》引《旧唐书》。

② 宋张邦基《墨庄漫录》。

③ 南宋《新编方舆胜览》。

④ 清同治《山阳县志》。

⑤ 唐韩愈《考功员外郎卢君墓铭》。

⑥ 当代彭安玉《明清苏北水灾研究》。

⑦ 当代邹逸麟《椿庐史地论稿》。

⑧ 南宋《新编方舆胜览》。

⑨ 《隋书·地理志》。

⑩ 民国《江苏通志稿·大事志》。

11 (日)池田静夫《关于中国商税的统计》。

12 (日)滕井宏《明代盐商之考察》。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